2021年4月14日

他是优秀警察却是”失信”爸爸 女儿送上亲手做的贺卡

  又是一个加班的雨夜,周雷像平时一样接处警,空下来想想乖巧的女儿,盘算着什么时候再带女儿去玩,想来想去好像最近都没什么时间,似乎又要爽约,这让他有些郁闷,但这样的郁闷已经习惯。

  这时候,手机响了,妻子发来的微信里,是女儿亲手做的贺卡,歪歪扭扭的字夹杂着拼音,让周雷的心一下子酸楚起来。

  “爸爸,我爱你,你mei(每)天上班hen (很)xing(辛)苦,有时晚上要jia(加)班dan(但)shi(是)我爱你爸爸。”

  这段话让周雷有些温暖又有些心酸,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却想不到收到了127个赞,而这些好友,大多数都是警察,他们也有自己的孩子。

  再过两天就是父亲节了,昨天,记者跟周雷聊起女儿的这个父亲节礼物,他的语气里充满热量。

  平时陪女儿多吗

  “许诺去游乐园,一年后才兑现”

  “平时我都没时间陪她的,平时上班就不说了,还要经常出差去外地办案了。”周雷是潘火派出所巡防中队的副中队长,从警11年来,在警队待的时间比在家多得多,“其实每一个警察都会是这样子,对家人都会有一份愧疚感。”

  6月15日晚上7点半左右,周雷照计划在所里值班,突然就收到了女儿这条微信。“本来说好是我回家她要给我礼物的,但小孩子等不及了,我晚上值班不回家,她吃好饭写完作业,就缠着妈妈一定要发给我看。”

  说起来,周雷在8岁的女儿那里,是一个不守承诺的父亲,“说好要带她去家附近的游乐园玩,但说了一年,在端午节的时候才刚刚凑出时间陪她去,就在家门口的游乐园,拖了一年……”说到这里周雷笑了,但任谁都听得出来笑容里面包含的内容。

  “对女儿的愧疚感实在是太多了,想想孩子现在8岁了,但好像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她就长大了,好像我这个父亲的角色存在感不太强……”

  办案遇到哪些危险

  “太多了,你问哪件”

  周雷从警11年,之前干过刑警,而现在做巡防工作之后,还免不了要顶上去帮同事办案。“前段时间还在出差,广东青海到处跑,办案。”问起办案过程中遇到过什么样的危险,周雷有些愣住,“这样的情况太多了,你要问哪件?”

  想来想去,周雷说起了一件并不会让家人看了太担心的案子。

  2009年冬天一个深夜,周雷和同事在鄞州设卡。

  “当时那里附近发生过拦路抢劫的案件,有3个人把一个大学生砍伤了。”时间到了深夜,周雷注意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男子走过来,看看样子长得跟抢劫案嫌犯有点像,他一个人就跟了上去,同时通知同事从其它位置包抄。

  “跟着跟着,他走到一个小巷子里面去了,跟另外两个人碰头,我一看就是这3个人没错了,我就上去要盘查。”说起来轻松,而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周雷只有一个人。

  幸好,在周雷行动的同时,同事们也赶到了,面对全副武装的民警,嫌疑人并没有反抗,而周雷在他们身上搜出了3把砍刀。

  “这种事情不会像电影和电视剧演的那样啊,在行动之前脑海划过家人的画面还是什么,这些东西我们根本不会去想,也来不及想,就一心想着要控制住嫌疑人。”周雷说,在行动的时候,受点小伤在所难免,被家人发现了也只是随口应付一句就过去了,“其实他们心里都知道的啊,只是我不会去说,他们也不给我负担,不来多问……”

  周雷说,每次办案或者加班,他都是简单一句交代,而家里人也只是一句“小心一点”,再平淡不过的交流,说的人心里有多少担心和不舍,听的人心里就有多少歉意和愧疚。

  “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个警察,就要做警察该做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