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天一阁藏品《平定回部得胜图》的前世今生






  陈青乌莹君

  今年端午小长假又逢第11个“中国文化遗产日”,天一阁博物馆推出建阁450周年系列活动重头戏之一:《天章特奖图书富———天一阁藏御赐<平定回部得胜图>特展》,首次完整展示这套18世纪的皇家巨制。

  《平定回部得胜图》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中西合璧”的战争题材铜版画,生动再现了清军平定准噶尔部及大小和卓木叛乱的恢宏战争场景,堪称18世纪欧洲铜版画制作之典范,也代表了清代宫廷铜版画的最高水平,不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更是18世纪中西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天章特奖“平回图”

  在天一阁博物馆新库房建成之前,这套保存完整、墨色如新的《平定回部得胜图》铜版画一直存于天一阁“宝书楼”中,距今已有240年。乾隆皇帝颁赏后,范钦八世孙范懋柱与族人商量,特别定制了一个雕有“双龙戏珠”图案的特大龙橱用以存放。作为一座民间的藏书楼,能够有幸拥有皇家御赐的宫廷文物,对范氏子孙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每年只有范氏家族各房子孙全部到齐,方能进入藏书楼看到御赐的“宝贝”。

  道光十二年春(1832),浙江乡试主考官何凌汉与他的儿子何绍基、学生许瀚一起登上天一阁后,留下了“天章特奖图书富,世泽长期子孙贤”的墨迹,如今这副楹联还挂在宝书楼。

  乾隆帝为什么会赐下《平定回部得胜图》?

  据天一阁工作人员介绍,自乾隆三十七年(1772),朝廷诏修《四库全书》,向天下征书,要求进呈备用。次年,乾隆帝在上谕中点名:“闻东南从前藏书最富之家,如昆山徐氏之传是楼,常熟钱氏之述古堂,嘉兴项氏之天籁阁、朱氏之曝书亭,杭州赵氏之小山堂,宁波范氏之天一阁,皆其著名者。”以范懋柱为代表的范氏后人在乾隆三十九年(1774)共进呈珍稀古籍600余种,为民间进呈之最。后来,其中96种古籍被收录在《四库全书》中,377种列入存目。无论哪个数字,都是全国藏书家之首。

  在范懋柱呈书后,乾隆帝“因闻其家藏书房屋书架造作甚佳”,特派杭州织造寅著亲往天一阁询察其房间书架布局情况制造之法,“欲仿其藏书之法,以垂久远”。是年秋,乾隆帝开始内廷四阁和江浙三阁的建设,并先后将七部手抄的《四库全书》分别藏于仿天一阁藏书楼的式样新建的文渊阁、文溯阁、文源阁、文津阁、文汇阁、文宗阁和文澜阁中,天一阁因此在全国享誉盛名。

  为此,乾隆帝相继向范氏天一阁赏赐了《古今图书集成》一万卷以及中外合制的铜版画《平定回部得胜图》《平定两金川战图》各一套,这是这位“十全武功”“稽古右文”“尊孔崇儒”的帝国统治者对藏书事业的倡导和对藏书家的褒奖。时至今日,《平定回部得胜图》仍然毫发无损地存于阁中,成为书林的一段佳话。

  “御笔”题诗咏战事

  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为统一西北地区与准噶尔贵族进行了多次战争,在清代文献中通称为平定准噶尔。这次战争,起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乾隆上台后,坚定了平定西北的决心,清军经过前后长达5年的远程奔袭,展开大小十余次战斗,两定准噶尔,再定大小和卓木回部,一直到乾隆二十二年(1757),才最终获得胜利。

  《平定回部得胜图》又称《乾隆平定准部回部战图》,是描写当时战争的组画,以图文并茂的形式真实而详细地记录了乾隆平定西域的准噶尔部达瓦齐、阿睦尔撒纳和大小和卓木的叛乱的重大战争场面。全图共19帧,16幅黑白铜版画,每幅纵50.5厘米,横88.5厘米,极为宏阔。另有封面题名一页,序、跋各一页。其中,封面题朱墨篆书“御赐平定回部得胜图”,卷前为乾隆御制序文,卷末刻有大学士傅恒、尹继善、刘统勋、协办大学士尚书公阿里衮、尚书舒赫德、于敏中等大臣的跋文。16幅铜版画每页均有乾隆皇帝的御题诗文及其钤印。

  《平定回部得胜图》上的乾隆题诗前后经历十年,这说明组画的创作经过长期的精心筹划。每一篇御题诗文,对战役的时间、地点、人物、情节及结果都有详细记述,生动地讲述了战图背后的故事。例如《格登鄂拉斫营》乾隆题诗:“我师直入定伊犁,达瓦齐聚近万人。鼓其螳臂欲借一,依山据淖为营屯。健卒抡选二十二,日阿玉锡统其群……衔枚夜袭觇贼向,如万祖父临儿孙。大声策马人敌垒,厥角披靡相躏奔。降者六千五百骑,阿玉锡手大纛搴。”不仅生动描述了阿玉锡率22人深夜突袭达瓦齐的营帐与叛军相互厮杀的场面,还准确地记录了在众多的清史文献中罕见的降兵数据,为研究清代战争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平定回部得胜图》还十分详细逼真地描绘了实战中交战双方的冷热兵器、防护装具、车马营帐等装备,可弥补文献记载之不足。以铜版画中的兵器为例,图中清军装备的冷兵器主要有弓箭、腰刀、长矛等。八旗精于骑射,弓箭是清军的必备兵器,射击速度有时比火绳枪还快,适合骑兵作战,是清军在平定准回叛乱之战中的主要武器。腰刀为清军官兵必备的用于卫体和近战的兵器,在阅兵仪式、庆功典礼的场合,清军官兵需按规定佩带腰刀。清军装备的长兵器以长矛为主,火器主要是明末清初从西方传入的西式大炮和鸟枪,在铜版画《黑水围解》《阿尔楚尔之战》《呼尔满大捷》中很直观地反映了交战双方的火器装备。

  中西文化交融的杰作

  铜版画起源于欧洲,是在金属版上用腐蚀液腐蚀或直接用针或刀刻制而成的一种版画,较常用的金属版是铜版。铜版画艺术典雅、庄重,在国际上一直被认为是一种名贵的艺术画种。清初,随着西洋传教士在清朝宫廷供职,铜版画传入中国。由于雕刻效果极为逼真,又能大量复制,利于颂扬功德,铜版画深得乾隆皇帝喜爱。

  乾隆二十七年(1762)由郎世宁等4位宫廷西洋画师奉御旨绘图,乾隆二十九年(1764)开始刊刻《平定回部得胜图》,分批将原稿寄往法国巴黎雕刻铜版,由法兰西皇家艺术学院院长侯爵马里尼命著名雕版技师柯升主事。

  18世纪的法国是欧洲文化中心。这套图在法国刻版,让更多的西方人看到了大清帝国的军功威武。直至乾隆四十二年(1777),由一流雕工、印工以特制“大卢瓦”纸和特种油墨精印的200份铜版画及16幅铜版、16张底稿全数缴齐运回国内,总共花费约20400两白银。

  在《平定回部得胜图》的绘制过程中,意大利米兰人郎世宁(1688-1766)起了“统帅”的作用。他是康熙、雍正、乾隆御用的宫廷画家。其画风大多以西画法入绢纸,略参中法,以写实为工,专注形似,颇得皇家青睐。其他三位画家分别是法国人王致诚、波西米亚人艾启蒙、意大利罗马人安得义,时称“四洋画家”。

  这套《平定回部得胜图》铜版画,每幅图均采用全景式构图,场面辽阔,结构复杂,无论是构图方法、人物造型、景色描写还是明暗凹凸、投影透视等技法,都反映出当时欧洲铜版画制作的最高水平,是中西文化融汇交流的杰作。尽管组画由多位画家所画,但仍然保持版刻匀称且艺术风格一致。郎世宁将西方绘画技法和中国绘画精神融于一体,描绘出中国古代版画特有的高雅沉静的风格。

  御赐巨作“得胜图”深藏庋阁两百年

  链接

  “天章特奖图书富———天一阁藏御赐<平定回部得胜图>特展”地点在天一阁书画馆·云在楼,展览时间至今年7月4日止。免费观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