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航运业巨子“阿德哥” 纪念虞洽卿先生诞辰150周年

  虞洽卿(前排右一)与在华的英国人合影。

  沪甬一带,有句谚语:“龙山大泥螺,三北阿德哥。”

   阿德哥是谁?

  他是中国民营航运业巨子、爱国民族资本家、慈溪龙山人虞洽卿(1867~1945)先生。

  上海曾有两条马路以宁波人的名字命名,一条是法租界的小马路———朱葆三路,一条是连跨南京路、静安寺路的南北道路,名为“虞洽卿路”。

  今天,是虞洽卿先生诞辰150周年的日子。

  昨天和今天,慈溪市乡贤研究会在上海、慈溪两地举行虞洽卿先生诞辰150周年系列活动,350多位学术界代表、商界代表、家属代表共同参与,纪念这位杰出的宁波帮人士。

  今天,由宁波出版社出版的《龙山虞洽卿与上海滩》一书也正式出版了。

  东南商报记者陈也喆

   1、摔了个“狗吃屎”

  慈溪龙山海边,有一个渔村,名叫山下村,虞洽卿就出生在这里。

  6岁时,他的父亲便过世了,他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家境贫寒,全靠母亲一个人做针线活,维持生计。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10岁那年,虞洽卿就开始在海边滩涂上,弯腰捡泥螺、黄蛤、蛤蜊,卖些钱,贴补家用。

  少年虞洽卿也渴望进学堂读书,可肚皮都填不饱,哪有钱请先生?

  每次经过私塾门口,他就站在门外,静静地听里面的老先生上课,没有纸笔,就默默记在心头。

  次数多了,先生便认识了他,见他好学,就让他下雨天来听课。

  为什么是下雨天?因为下雨天,不下海,他才有一整天的时间来听课。

  后来,母亲托同族的虞鹏九带虞洽卿去上海滩学生意。临行前,母亲对他说:“龙山有个叫虞润富的,在乡间建造了一所大屋,乡人们都很羡慕。你长大了,如果发了财,应该对家乡做点实惠的事情,不要专为自己享受。”

  虞洽卿点点头。

  船到了上海十六铺码头,偏逢倾盆大雨,虞洽卿怕母亲纳的新布鞋淋湿,干脆把布鞋揣在怀里,赤脚前往瑞康颜料行。

  店堂地上太滑,虞洽卿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就这样狼狈地第一次见到颜料行的奚老板。

  这样的事,摊上谁,都是触霉头,虞洽卿却是个例外。

  为什么呢?

  原来,前一天晚上,奚老板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赤脚财神,长面阔嘴,捧了元宝进店门,跌了一跤。

  眼前这个淳朴的少年,怀揣着鞋,摔跤的样子,手脚朝天,活像金元宝。他究竟是不是赤脚财神呢?奚老板对自己的梦也是将信将疑。

  也因此,他对眼前这个少年有了好感,处处照顾他。

  虞洽卿,字和德,奚老板便叫他“阿德”。

   2、生了锈的洋铁桶

  说是做生意,其实就是做学徒,起早落夜,样样都要做。这碗饭吃过,做人的道理也明白了。

  虞洽卿白天做学徒,晚上进夜校,学算盘,练习书法,学英语。他比别人更珍惜学习的机会,没过几年,就写得一手好字,能左右手打算盘,还为德国人办的颜料行———鲁麟洋行的经理做翻译。

  虞洽卿头脑活络,勤勤恳恳,不久便当上瑞康颜料号的跑街。跑街,顾名思义,就是跑出去,做颜料的推销工作。

  有一年十月,鲁麟洋行有一批水渍颜料,洋铁桶外面生了锈,卖相不好,虞洽卿却把这批颜料全部订购下来。

  奚老板知道后,大吃一惊:“阿德,这批颜料铁桶外面全生了锈,别的颜料行都不要,你为何全订了下来?”

  “奚老板,我自幼在海边长大,在滩涂摸爬滚打,看到过海水氽来洋铁桶,我有数。这铁桶外面发锈,里面并不进水,颜料也不会变质,而且价格低,包你赚铜钿。”虞洽卿面对奚老板的质问,侃侃而谈。

  奚老板心里还是发毛:“阿德,你有把握?有把握也不能订那么多啊。”

  “奚老板,你不要单看上海市面,更大的销路在乡下。乡下用土颜料,什么靛青啊,栲花树果啊,黄栀啊,苏木啊,颜色单调,用起来也不方便。纺土布的也欢喜用德国货的颜料了,尤其是士林蓝,很受欢迎……”

  虞洽卿话还没说完,奚老板便摆摆手,不愿听了。他怪阿德自作主张,进货太多。

  因为这件事,师徒二人有了嫌隙。虞洽卿也不想过多解释,就找了个借口,暂时回乡了。

  3、阿德哥来帮忙

  其实,虞洽卿真不是盲目为之,他与鲁麟洋行经理接触后了解到,这一批颜料卖掉后,外轮回欧洲,暂时不会到货了,这批货色吃进,价格便宜,到时货源断了,价格会大涨的。

  有一天,奚老板带着几个伙计到了虞家。虞母大惊,以为儿子在上海闯了祸,老板上门责怪。

  可是奚老板一脸喜气:“老大嬷,阿德这个后生真来事,帮了我大忙啦。”

  原来,这批货让奚老板赚了两万多两银子,他是专程上门来迎接阿德回去的。

  “阿德,你真是我的赤脚财神啊,你说说看,你是运气好呢,还是有什么窍门?”

  虞洽卿不紧不慢地说:“李鸿章、张之洞两位大人主张办洋务,我看,西洋东西,不仅船坚炮利,比如德国颜料,确实不褪色。中国土颜料一直不思改进,使用又不方便。这次我掌握了市面信息,判断准确,货色也确实好。做生意不能靠运气碰额角头。”

  那一年,虞洽卿25岁。

  他天资聪颖,办事灵活,深得奚老板信任,渐渐在同业中出名了。

  第二年,他跳槽到鲁麟洋行,做得颇有成绩,不久便升为买办。之后十年的时间里,他不仅集聚了一大笔财富,还积累了不少人脉资源,兼做房地产、进出口生意。

  他始终记得母亲的话,“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他乐于替人排忧解难,调解交际能力日益显现。

  宁波同乡被洋人欺诈,又不懂英文,他们便会想到说得一口流利英语的热心人“阿德哥”。

  阿德哥出面,事情总能摆平。他就像宁波人心中的“老娘舅”,拥有非凡的斡旋与调停能力。

  也正是因为出色的交际能力,虞洽卿后来又在华俄道胜银行和荷兰银行当买办,整日与洋人打交道。

[1] 
[2] 

下一页 
尾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