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3日

16年收集了2万余册 他笑称“连环画是我小蜜”

  近日,记者走进吴建国20多平方米的单身公寓,除了卫生间,满眼都是各种各样的连环画。吴建国2000年从宁波铝制品总厂下岗,当时36岁的他为了生活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开了一家小小的广告公司。公司的运营走上正轨后,喜欢书法的他开始收藏连环画,只因看连环画是他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收藏之初得益于老师指点

  初涉收藏,只要是连环画吴建国都买。他的书法老师李羡唐鼓励他把连环画收藏当作一门学问、一项事业来做。

  在老师的帮助下,吴建国一步步地进入了收藏行列,从零星的没有重点的收藏到进行有系统、有计划的收藏,活动圈子也从小到大,开始去全国各地参加连环画交流大会,这期间还认识了好多连环画的创作者和资深连友们,在他们那里学到了进一步的收藏知识和鉴赏能力。如今,吴建国还悟出了自己的收藏心得:收藏应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同样一本书,不同的人可以看到不同的收藏价值。

  吴建国把他收藏的连环画分成了一个个系列,如战争系列、戏剧系列、武侠故事系列、电影版系列、外文连环画系列等。有时候社区、单位举行各种主题活动时,系列化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他能在一两天内按照主题要求选取一批连环画参加展出。

  吴建国把自己的这套单身公寓称作“聊斋”,每天晚上,只要无特殊情况,他都会在聊斋里待到八九点才回家休息。2万多册连环画,从上世纪50年代出版的到近期出版的,哪一本在书架的哪个位置,他都了如指掌。

  为缺本《阿英》寝食难安

  吴建国笑称连环画是“我的小蜜”。他的藏品一部分是从废品收购站和藏友手中收购和交换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在专业的交易网站上拍来的,其中主要是拍一些缺本。

  何谓缺本?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成语故事》系列连环画为例,这套书共45本,第一本是1979年贺友直等画的,最后一本是1983年吴大成画的。最后一本的印量特别少,很多人都想集齐这个系列的连环画,最后一本就成了稀有品,也叫“缺本”。类似的缺本还有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折叠连环画《白米饭的故事》等。

  《阿英》是越南题材系列中的一个缺本,这本1973年11月第1次印刷的连环画在全国的拍卖网站上仅有三本。去年6月,吴建国在江苏的一个网站上看到有一本《阿英》在拍卖,立即交了100元押金,点了购买按钮。5天之内,如果没有人在后面跟拍,这本书就属于他了。那几天晚上,他临睡前都要上网看看,没人跟拍后他才安心地睡觉。4天过去了,他以为自己可以得到这本书了,没想到还剩20多分钟的时候,一个网友跟拍了。他也马上跟拍,从200元报价直接跳到470元,以显示自己迫切想买到的心情,并跟那个网友沟通,说自己是如何喜欢这本书。对方也理解他的心情,没有继续跟拍。又要经过5天的等待,吴建国竟有种寝食不安的感觉。所幸再也没有人跟拍,他如愿拍得该书,为自己所藏的越南系列填补了一个空白。

  与废品收购站老板交朋友

  刚开始收藏连环画的时候,吴建国常到拆迁地块去走走,主动找废品收购站老板聊天,从他们手上买一些旧东西,这些旧东西除了连环画,还有老照片、奖状、毕业证书、画册等。时间长了,废品收购站老板也知道吴建国最需要的是连环画。

  为什么收藏连环画还要买点其他东西呢?吴建国说,这些旧物件可以和其他藏友进行交换,“交换后,大家都成了朋友,他们碰到连环画,也会帮我先收起来”。

  3年前,慈城一个旧书回收站的老板给吴建国打电话,说手头有一堆旧书,问他要不要。吴建国马上赶了过去,这堆旧书有1000多本,都是连环画。原来当地一户人家拆迁,老人已经去世,子女远在国外,委托村里人帮忙处理一下,整屋子的东西就这样卖给了旧书回收站。吴建国就花3万元“一枪打”(行话,“通吃”之意)了。回家后慢慢地分类、整理,忙了一个多月,如今这批书有藏友出价7万元,吴建国不舍得转让。

  延伸阅读

  连环画也有真伪优劣

  早些年,连环画不像其他藏品那样有很多赝品。近年来,随着连环画收藏的升温,也有人动起了歪脑筋。这使得连环画不仅有了优劣之分,还有真伪之别。

  吴建国说,识别连环画的真伪就是剔除盗版连环画。首先看价格,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的品相好、名家著作老版本连环画价格已达2000元—4000元,甚至上万元,盗版的则只要30元—50元。其次看纸张,盗版连环画的纸张质量都很好,有的是双胶纸;而上世纪出的原版连环画大多是没施胶的一般打印纸。再次看图画和文字。盗版书打印吸墨很不到位,墨色发灰,线条不连贯或模糊。最后是看新旧。盗版书脊装订针脚崭新,内页非常新,散发着纸张和油墨气,与老连环画气味完全不同。

  一本连环画珍贵与否,除了品相外,还可以从出版社、绘画作者、印刷的数量、题材等方面去看。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等在连环画出版方面有一定影响力,推出的精品较多,艺术价值比较高。连环画的作者,除了贺友直先生外,还有陈惠冠、王叔晖、胡若佛、戴宏海等名家。每本连环画一般都标有出版时间、版次和印数等,物以稀为贵,可以综合考虑后有选择地进行收集。

  工具书方面,像《浙江版连环画图录》等对初入门者比较有帮助。

  大开本连环画日益受追捧

  一般连环画是64开和60开本的,像48开、40开、32开、24开、16开等不同开本的连环画相对较少,连环画收藏者一般将40开以上的都称为大开本。如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56年出版的程十发绘制的40开本《画皮》、1979年出版的贺友直绘制的32开本《朝阳沟》等。此外,王叔晖的《西厢记》、刘继卣的《武松打虎》、刘旦宅的《木兰从军》等,除了常见的60开本外,也都出过大开本的。

  大开本连环画的发行量一般很小,这是因为当年40开以上的连环画制作成本较高,投入较大,它主要是供美术专业人士观赏交流的,有些甚至是由画家签名限量发行的,售价也相对较高。

  近年来,大开本连环画在市场上备受追捧,拍卖价格屡创新高。如在2008年的北京报国寺连环画专场拍卖会上,一本9.5品由王叔晖绘制的人民美术出版社1958年一版一印的24开本《西厢记》,以1.2万元起拍,经过激烈角逐,最终以1.85万元成交。□宁波晚报记者 陈爱红 通讯员 赵琦/文 记者 胡龙召/摄

  大开本连环画收藏正异军突起,渐入佳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