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3日

宁波高端家政人才紧缺 母亲为陪护女儿投身月嫂班

出窼娘保姆培训火热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以及民众生活品质的提升,家政服务业日益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是,现实生活中,家政服务行业从业人员年龄结构偏大,文化水平偏低,社会认可度不高等种种问题,制约着这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为了更好地提振家政服务业的水平,提升从业人员的士气,更好地展望该行业的前景,周二沙龙联合相关政府部门以及业内知名企业和客户代表,一起把脉这个“朝阳产业”的发展前景。

  东南商报记者 毛雷君

  通讯员沈 炜

  顾客主动投身培训学校

  沙龙现场,宁波市成功育婴职业培训学校的尤海娅校长介绍了几个特殊的学员:她们来培训不是为了找工作,而是为了更好地自我服务。王女士的女儿下半年要生产了,她觉得现在的月嫂价格太高,而且也不一定称心如意,于是索性自己来学校参加技能培训,到时候方便照顾女儿;李女士的孩子在国外,也即将迎来小宝宝。她来学习的目的就是更好地了解和掌握目前最先进的育儿方法和经验。身怀六甲的张女士是最特殊的学员,她希望多学习点育婴知识,以方便今后与月嫂沟通。多一点专业知识,让自己多一份自信。

  从这几个学员的案例,可以窥见宁波月嫂市场一斑:费用高,性价比差,好月嫂高价难觅,客户与家政服务员之间缺乏信任等等。

  市场规范亟待统一

  目前宁波家政市场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没有统一的规范和服务体系。宁波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中外来人员占了80%以上。而且绝大多数是属于中介式服务,一般的家政服务人员都是挂靠在某一个中介机构或者平台上,很少有员工制的企业。

  家政市场普遍的操作方法是,家政服务人员要从事服务的话,需要提供本人身份证、健康证明、各种培训证以及家政职业保险。

  而其中健康证明就五花八门:有的是餐饮健康证,有的是简单的体检证明,而且出具的单位也是不一而足,有的来自户籍所在地的医院或者诊所,有的来自体检机构,没有一个完整统一的标准。月嫂这类比较特殊的家政服务,客户要求的健康凭证相对较严格,很多从业者根本拿不出相关证明。

  家政业代表呼吁,希望政府出台统一的关于家政服务行业的健康标准,并且按照从事的类别制定细则。比如月嫂和打扫卫生的钟点工以及照顾老人的健康标准应该有所区别,只有统一规范,才能让这个行业有序发展。

  人才培养是核心

  服务业是以人为本的产业,拥有一批合格的从业者,才能够繁荣发展。一串红家政集团董事长吴世煌认为,服务业需要规范,其中涉及的培训先要规范。现在家政服务行业的培训机构,普遍含金量不高。有的培训机构,甚至“收钱发证”。虽然也有大专院校开设了家政服务相关的专业,但是毕业生很少从事一线服务工作,以行政或者管理岗位为主,更使这个行业缺乏人才补充,市场高端的服务人员存在巨大的缺口。

  江东开米家庭服务有限公司是专门从事医疗护理陪护的企业,负责人钟莉莉表示,目前市场上看护老人的比照顾小孩的服务人员更难找。

  现在,他们正在和钱湖医院进行合作,利用医院的现有医疗资源,开展医养结合的试点工作。

  宁波市家庭服务业协会执行秘书长王南燕认为,宁波家政服务业的性价比低,价格和服务不匹配。宁波月嫂价格甚至比上海还高,这也是由市场的供需所决定的。上海等地的家政服务市场比较规范,市场竞争充分,上海市妇联也已经联合行业协会,出台了市场指导价,对于遏制市场上的无序价格竞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政府扶持很重要

  海曙区人社局就业处余妮处长表示,目前家政服务行业和顾客之间存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情况,没有一个统一的信息平台。政府应鼓励协会建立相应的机构与组织,规范市场上的信息,更好地为企业和客户搭建服务平台。针对养老护理人员缺口比较大的现状,海曙区就管处鼓励区内培训机构,结合81890以及民政部门等的资源,开展专业的培训和就业指导。政府对于相关培训人员还有相应的补助,以求更好地完善这个市场。

  海曙区卫生计生局副局长顾继红认为,在目前家政服务市场还处于相对不规范的前提下,政府部门应该出台更多的鼓励政策,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搭建第三方的信息交流平台,采取更加规范严格的准入机制,加强监管与服务。

  海曙区妇联主席葛巧英认为,只要多方协同努力,制定统一的服务标准,通过行业监管、政府支持、客户自律、企业规范等一系列的工作,相信宁波的家政服务行业会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