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7日

小夫妻闹离婚争夺孩子抚养权 观护员向法官提建议

  “社会观护员受法院委托,认为:(一)原、被告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双方明确态度,坚持离婚。(二)……社会观护员认为,孩子由原告(女)抚养较为合适。(三)双方条件匹配,婚后并没有原则性问题……希望双方对待婚姻还是要理性、谨慎。以上呈交法院,实体的判决结果由法院作出。”昨天下午两点多,海曙法院的一起离婚案庭审现场,作为社会观护员的周老先生一字一句地宣读着观护报告。记者全程观看了庭审直播。

  小夫妻闹离婚,孩子抚养权成争议焦点

  下午1:45,开庭。坐在原、被告席上的,是一对收入、家境门当户对的小夫妻。两人工作稳定,结婚3年,去年5月生下可爱的女儿。

  看起来很美好的生活,却因婚前了解不够,感情基础薄弱,给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妻子(原告)说,丈夫性格暴躁,常因小事情砸东西、吼叫,不开心了还会实施冷暴力,要求分房睡;丈夫心里也有怨气,他称妻子性格冷淡,时常住回娘家,从小富养又有“公主病”,不懂迁就。

  “我尽了最大努力挽回、配合,但对她的各种匪夷所思的行为,已经没办法了。”丈夫面对妻子提出的离婚,表示认同。那么,争议焦点就是出生至今不到一年的女儿的抚养权问题了。

  法院委托社会观护员在开庭前进行调查

  记者了解到,抚养权的归属,是开头所提到的社会观护员在做了大量调查后,为法官提供了建设性意见,法官根据实际情况再酌情考虑之后来判决的。

  早在开庭前,为了保证双方女儿的利益最大化,海曙法院就委托社会观护员,开展社会调查。

  一共有4名社会观护员,他们分别由“银发护苗工作室”指派的两名从公检法司单位退休的具备心理学、教育学、法律知识的社会人士以及宁波大学法学院指派的两名学生(志愿者)组成,4人形成监督,在规定时间完成调查和社会观护报告的制作,并在开庭前把报告提交法院,再由法院把报告发给双方当事人,在开庭时,观护员需要出庭宣读报告,并接受当事人质询。

  “刚出生一个月期间,孩子与原告住在双方的婚房,由聘请的月嫂和被告母亲一同照料。一个月后,原告同女儿一起回娘家居住,直至现今,一直由原告及其母亲共同照料。”社会观护员周老先生继续宣读他们了解到的情况,阐述了孩子的既往被抚养状况、婚后情况、双方存在的主要矛盾、原被告对婚姻关系的分析等。综合所有调查内容,周老先生做出了开头所述的结语。

  一年来有14起案件适用社会观护制度

  拿去年4月7日开庭的第一例适用社会观护制度的家事审判来说(详见本报2015年4月8日A6版),当时也是一起离婚纠纷,当事人都是85后,双方均不要孩子的抚养权。为了给不满1周岁的孩子争取最大的权益,法院派出的观护团不仅和当事夫妻深入交谈,还赶去男方母亲家了解孩子当前的生活状况,和邻居交流,最终完成了观护报告。

  时隔一年,海曙法院已经委托社会观护案件14件,其中除两个案件法院未采纳观护意见外,其余12个判决案件均采纳了社会观护报告提出的意见。

  昨天,记者也采访了海曙法院副院长张丹丹,得知社会观护制度在一年的实践中,已并不局限于保护未成年人的权利(虽然初衷基于此)。比如,去年5月的一起离婚纠纷,原、被告在起诉前已自行达成初步的调解协议,然而被告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法定代理人是其母亲,年纪大,也不熟悉法律,怎样保证被告的权利不受损呢?“当时,我们就启动了社会观护制度,邀请观护员旁听庭审,观察这份调解协议对被告是不是公平,最后观护员还在原告给付被告经济赔偿的金额、付款时间方面为被告进行了争取。”

  社会观护员更能调和双方原本紧张的情绪

  “总体来说,这个制度应用后,时常会有承办人主动跟我反馈,效果比较好,判决下去的案子再次提起上诉的很少,几乎没有;并且在一些调解案件中,社会观护员的出现,更能调和双方原本紧张的情绪和关系,当事人能平稳地坐下来与观护员恳谈、倾诉。”张丹丹如是说。

  同时,记者也从民一庭法官罗书君处了解到,试行一年,社会观护制度对她的工作大有裨益:一方面,在案多人少的现实环境下,减轻了法官的部分工作量;另一方面,相比法官调查,社会观护员作为独立的第三方,能打消当事人对“法官过度介入家庭事务”或“法官会否偏袒对方”的顾虑。 □通讯员陶琪姜记者朱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