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抓捕毒贩时被顶到引擎盖上 他滚地起身后继续猛追

  抓捕毒贩的时候被车顶到引擎盖上;曾创下至今无人能破的8小时出警25次的纪录;为了保障民警出警时的各项后勤和警民良好沟通,他总是顶在第一线:回到办公室的他,其实还是负责着一个派出所大小运行事宜的“总管”,又整理出了一套自己的队伍管理工作法。

  江东公安分局明楼派出所教导员崔毅就是这样一个警察。

  抓捕毒贩时

  他被顶到引擎盖上

  寸头上零星冒出白发,上唇和下巴的胡茬看上去也没有打理过,办公桌上的物件却规制得整整齐齐,近1个小时的采访中,电话不断响起,他的眉毛不时微皱。

  这是第一次见到崔毅的印象。崔毅今年35岁,是江东公安分局明楼派出所教导员。

  2015年1月,明楼所刑侦中队通过线索排摸,得到了一伙四川籍毒贩将在镇海进行毒品交易的线索。这伙毒贩的反侦查意识很强,总是开着一辆马六交易,车子不熄火,交易完成之后直接离开。

  而他们即将交易的时间和位置,正好在镇海一个繁华路段,到了晚上都是宵夜摊,人来人往。

  经过反复确认,崔毅和同事们把抓捕时间定在夜宵摊将收未收、群众最少的时候,而且,准备了一辆大车和一辆小车,准备用最快的时间堵截马六。

  1月14日深夜,大部分人已经钻进被窝睡觉,崔毅和同事们全副武装,在交易地点附近埋伏。

  崔毅坐在大车副驾驶座,这个位置其实有些讲究,大车是准备到马六的车头去拦截的,一旦拦截开始,副驾驶一侧很有可能发生撞击,崔毅想了想,让同事都坐到其他位置,而自己坐上副驾驶座。

  良久,马六出现了,慢慢滑行停靠在路边之后,车子没再移动,也没有熄火,车门紧闭。

  过了一会儿,车门打开一条缝,停顿几秒后,一男子闪身下车,走进旁边的一家宾馆。

  就在这名男子一闪而过的几秒钟时间,崔毅和同事确定,这就是他们等的那伙毒贩。

  这时候,对讲机里传来在宾馆蹲守民警的消息,上楼的那名男子已经被控制。还没来得及放下对讲机,一脚油门,大车就冲了出去,紧接着一脚刹车,大车紧贴着马六停在它前面,极限驾驶之下,崔毅紧紧抓住扶手,这时候,后面围堵的小车也跟了上来,堵住马六屁股。

  崔毅还没稳住身体,一推车门跳下去,帮助同事抓捕。

  “哄!”就在崔毅双脚刚落地,将稳未稳的时候,马六一脚油门,一把方向,正对着崔毅撞过来!来不及反应,崔毅本能地跳了一下,一下子被顶到马六引擎盖上。

  马六又一把死方向,油门到底的嘶吼声中,撞开大车挤了出去,凭着身体本能的反应,崔毅一个翻身,从引擎盖上滚到地上。

  没时间查看伤势,崔毅一骨碌翻身起来,就追着马六跑上去。

  而这时候,马六窜进一条停满车子的小巷,爆胎失控,民警上去控制住了车里的毒贩。

  后来,崔毅才想起自己的伤势,幸好并没有大碍,“当时没什么感觉,事后一阵后怕。当时幸好是我站在那里,如果是其他同事,万一出点什么问题,我怎么和他家人交待,然后我才想起自己的儿子……”

  民警家里有难事

  他当成自己的事

  崔毅2004年从浙江工业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后,考入警队。2014年,他被分配到明楼派出所做教导员,手头负责这两块工作,一块是民警队伍管理,一块是信访维稳处置。

  而这两块工作,表面上看动动嘴皮子就能完成,却需要他付出比一般民警更大的精力,甚至是勇气。

  为了能够在现场第一时间监督民警办案过程中是否合法合规,同时也能给予民警最强大的后勤、安全支持和保障,他总是尽可能地和民警一起出警。

  崔毅说,整个明楼所34个民警,一大半都是军转干部,平均年龄43岁,“他们以前都是带兵的,手下的兵蛋子,比我们所里的人多得多,转业到我们所里之后,如何更好地融入警队是一个大课题。”

  为了管理好队伍,让大家都能拧成一股绳,崔毅想出了一套队伍管理工作法——率先垂范带头法、将心比心换位法、刚柔并济调解法、粗细搭配互爱法和引进竞争激励法。

  “这五个办法相辅相成,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大家在一个所里工作,就像是一家人。”

  所里的军转干部老魏前段时间家里出了点事,妻子得病需要住院开刀,丈母娘也因为癌症去世。家庭情况并不好的老魏咬紧牙关,对所里的领导什么都没说,但崔毅在其他民警那里知道情况之后,又是联系医院,帮忙协调住院开刀,又是上门慰问。

  “其实我们民警都一样,家里的情况,再苦再难都在克服,工作被大家摆在第一位,有什么困难基本上都闷在自己肚子里,这就要求我的工作能做到多细致就要多细致。”崔毅说到这里,打了个比方,“所长经常说,他是老公我是老婆,老婆的职责,就是要照顾好‘家里人’”。

  记者 龚振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