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又是一年毕业季 宁波职场新人讲述自己的入职故事

漫画 章丽珍

  又是一年毕业季,在网上晒完各种创意毕业照的学子们已经陆续开始工作了。

  据市人社局统计,去年我市共接收高校毕业生5万余人,而每年二季度是大学毕业生入职的高峰期。

  这一批“小鲜肉”基本是1993年以后出生的,他们初入职场会遇到怎样的困惑?有什么样的感受?用人单位对这些职场新人又有怎样的期待和看法呢?

  东南商报记者乐骁立 王婧

  入职表情

  关键词:迷茫 小鸽(女) 23岁 文案策划

  小鸽是宁波人,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今年4月回到宁波实习,现就职于江东一家策划公司,负责文案策划。

  “我其实不太喜欢做文案,天天码字,十分痛苦,因为高考时填写了服从志愿,就被分配到了文案策划专业。”她有些无奈地说。

  小鸽进入公司后不可谓不认真,每天例会都仔细听取领导介绍甲方需求并做好笔记,随后根据领导的分析编写文案。但因为不喜欢,始终提不起兴趣,又因琐事分心,工作效率很低,经常加班,自嘲为“拖延症晚期”。而做出来的文案也总是达不到要求,需要反复修改。

  “我现在的工作状态是自己不开心,领导不满意,简直是种折磨,但因专业和工作经验的限制,一时也找不到其他工作。就是一个字:烦!”

  关键词:任性 小范(女) 23岁 金融行业

  上午9点准时到岗,下午5点半打卡下班,随后和闺蜜逛个街,看个电影,做个SPA,从来不加班,领导不在办公室时,刷个淘宝、追个剧也是“常态”。在小范看来,工作跟生活相比,生活才更重要,生活绝不能被工作绑架。

  但他的部门经理已经对她忍无可忍:“有一次,我看她难得加一次班,还想走过去夸奖她一下,没想到她在那儿看电影。”小范的部门经理说。

  该部门经理坦言,现在的90后不太有集体意识和奉献精神,加班的都是老员工,做金融行业,如果入门的时候不沉下心,不花点功夫研究,很难出成绩。

  “其实几千元的工资我根本看不上,要不是父母帮我安排好了,逼着我来上班,我早就去周游世界了。”小范说。

  小范之所以这么任性,主要是没有后顾之忧,家境比较殷实。

  此外,她还为自己工作不积极找了个理由:“家住得远,中午时间不够回家吃饭,公司食堂的饭菜又觉得味道不好,很不合口味,所以没心情工作。”

  关键词:抑郁 小严(男) 24岁 制造业技术员

  “我要是跟同事朋友说我去看过心理医生,肯定没人相信。”小严说。

  在旁人眼中,小严是一个阳光男孩,他热爱运动,幽默风趣,但他的确曾先后三次到医院,接受过心理医生的治疗。

  小严说,他出现心理问题有一段时间了,具体表现为对工作生活完全提不起兴趣,感觉找不到自我。“就是感觉什么都没意思,医生给我的诊断是轻度抑郁。”

  为什么会抑郁呢?小严说,主要是因为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较大,曾经美好的愿望落空了。

  一年前,小严毕业于武汉大学,通过努力进入了宁波某文具制造企业。

  入职前,他考察过,发现宁波城市漂亮,房价也不算特别高,认为自己应该能很快攒够付首付的钱,立足生根。他还坚信,以自己毕业的学校及专业背景,很快就能出人头地。

  “但后来我发现很多基础的工作很烦琐,经常会出现差错,被领导批评。我从小到大都是尖子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现在很难摆正心态,过得很辛苦。”小严一脸沮丧。

  关键词:敏感 盈盈(女) 23岁 公务员

  从外表上看,盈盈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是个“女汉子”。但事实上,她内心敏感,且想法很多,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

  浙江万里学院毕业的她去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宁波市某机关刚进入单位时,她谨小慎微,总是考虑哪句话该说,哪些事能做,生怕哪里出现差池。这样让她觉得挺心累的。

  有一天,开部门会议时,讨论到一项她比较了解的话题,但领导的介绍与分析在她看来偏离了方向,她坐在底下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站起来指出了领导的错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当时,领导既没有对她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不满,而是进入了下一项议题。

  这件事,让她惴惴不安了好几天,看见领导时总觉得他对自己已经产生了看法,有些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从此得罪了领导。

  直到有一天,领导叫她到办公室,说:“看不出小姑娘对这个领域还十分了解,这项工作就交给你负责了。”这才让她长出一口气。

  “想太多实在是一个坏毛病,让自己活得很累,现在我正在努力改正。”盈盈说。

[1] 
[2] 

下一页 
尾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