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3日

冯骥才下午抵故乡 乡亲们眼中的你是这样滴

(冯骥才在祖居,资料图)

  今天,让阿拉宁波顶顶自豪的当代著名文化人冯骥才将回到宁波,出席明天在其慈城老家举行的冯骥才祖居博物馆开馆仪式。

  冯骥才对故乡一往情深地热爱着,他曾多次回故乡,并在各种题材的作品中描写他对故乡的眷恋。而家乡人也深深以冯骥才为骄傲。那么,家乡人眼中的游子大冯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为此,甬派记者特意采访了大冯在宁波的几位“知己“。

  他曾为了解惑家族“谜团”彻夜与乡人长谈,他曾为了修缮文保房而卖掉书画筹措资金,他曾为了抢救传统文化主动舍弃个人创作……听众多家乡人讲述他们眼里的冯骥才,才懂得“大冯”对故乡有着这么深的眷恋,对民族传统文化有着这么大的担当!

(冯骥才在祖居,资料图)

  《古镇慈城》主编钱文华:他关心家乡的一砖一瓦

  钱文华第一次和冯骥才接触是在1987年,那时候,冯骥才虽然已是一名著名作家,但知道他和慈城有关联的人尚不为多,钱文华可以说是第一个和冯骥才建立老乡关系的宁波人。

  上世纪80年代,钱文华是宁波市作家协会的一名成员。在1985年的一次笔会上,几位作家向同为慈城人的钱文华说起了冯骥才。“关于冯先生是慈城人这件事,我先前只知道个大概,那次笔会上的讨论让我更加确信了冯先生与我们慈城的关系。”

  1986年,钱文华专程寻访了冯骥才在慈城的祖居,并于1987年4月,给居住在天津的著名作家冯骥才写了一封信。令他大感惊喜的是,不到一个月,他就收到了冯骥才的回信。激动、开心之情也洋溢在冯骥才身上。在回信中,他用“热血沸腾”形容了自己初次收到故乡来信的心情。之后,钱文华和冯骥才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

  1992年春天,时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的冯骥才正值50岁,受宁波市政府特别邀请,他携着母亲、妻儿、兄弟姐妹首次来宁波举办了“敬乡画展”。

  “十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只有晚上稍微空一点,所以他经常会在晚上把我叫到房间里,请我讲讲慈城冯氏家族的故事,关于家乡的一切他都很想了解。”钱文华说。

(冯骥才作品《故乡》,资料图)

(冯骥才诗咏故乡,资料图)

  在钱文华的印象中,“大冯”对慈城的关心并不止于言语上的“寒暄”,而是细节上的求索。

  “有一天晚上他跟我提起一件困扰他很久的事情。‘我父亲说我们冯家以前是慈城最大的家族,曾经多次收到过清朝皇帝赐的圣旨,其中有一道圣旨上写了‘华栋雕樑’四个字,我百思不得其解,皇帝为什么会把这四个字赐给我们。’后来,我告诉冯先生,圣旨上的四个字不是‘华栋雕樑’,而是‘冯氏诰命’,冯先生听了才恍然大悟。”在连续4个晚上的聊天中,钱文华得知,冯骥才的父亲冯吉甫四五岁时就离开了慈城,但冯吉甫一直心系故乡,曾多次回乡探望,回去后也常常给儿女们讲述慈城老家的故事,“大冯”对故乡的眷恋正是受到了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

  三十年来,钱文华和冯骥才始终保持着密切联系,而冯骥才也把钱文华当成了自己故乡的老朋友。“冯先生非常重视来自家乡的朋友,同时他也一直关心着慈城。只要在网上、媒体上看到与家乡有关的事,不管工作多忙,冯先生都会立即联系我,请我帮他了解相关情况,可以说,他虽然远隔千里,却关心着家乡的一砖一瓦。”

  (冯骥才在祖居,资料图)

  冯骥才祖居博物馆专家组组长周静书:他不遗余力保护传统村落

  “冯先生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关心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是中国传统文化保护工作的倡导者、引领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中国梁祝文化研究会会长、宁波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周静书如是说,此次冯骥才祖居博物馆开馆,他被任命为专家组组长。

  1992年,冯骥才首次回到宁波,十天的行程中有一项是参观月湖边的贺秘监祠。

  周静书介绍说,贺秘监祠是宁波人为了纪念唐朝著名诗人贺知章而建的一座祠堂,贺知章在宁波为官时深得百姓拥戴,宁波有多处纪念他的祠堂,但现存的仅剩月湖边上的贺秘监祠。那次在参观贺秘监祠时,冯骥才仔仔细细看了建筑,对于建筑的破败大感痛惜。

(冯骥才为祖居博物馆题词,资料图)

  “然而当时政府的财政力量有限,保护文保建筑实为力不从心。冯先生知道后,卖了自己的书画,将所得资金交给宁波市政府,请他们好好修缮贺秘监祠。后来冯先生一直心系于此,几次来宁波考察都要去贺秘监祠走走,看到现在的保护工作,他感到很满意。”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的一首《回乡偶书》,把一位久别家园重返故园的老人之切切心、怯怯情,刻画得入木三分,我想,冯先生在故乡的贺秘监祠看到这样的诗句,多少会触动他心底的乡愁情结。”

  去年年底,冯骥才回宁波考察期间,周静书全程陪同。无论是河姆渡遗址、梁祝文化园,还是半浦村这样的古村落,冯骥才都一一实地考察,对于其中的保护工作提出了许多思考和建议。

  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半浦古村干净整洁,给冯骥才留下了深刻印象,听说村里很认真地请本地贤达人士研究家族文化,并且把最关键的建筑修复并保护下来,冯骥才大为赞赏。回去后,冯骥才在《文汇报》上发表了《半浦村记》。文中,他对半浦村保护传统文化和古建筑的做法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对古村落保护提出的思考发人深省。

(冯骥才与乡亲们交流,资料图)

  文史专家戴松岳:大冯堪称当代浙东学人的典范

  因为同乡的关系,戴松岳觉得对冯骥才有着一份天然的亲切感。很多年前,爱好文学创作的他就喜欢研究冯骥才的作品。

  戴松岳认为,冯骥才的《人类的敦煌》体现了他在世界文明背景下对人类文明的探索,展现了他对空间广度上的把握;而小说《一百个人的十年》而是一本关于普通人的“文革”受难史,体现了他从历史深度对人性的求索。这些对历史深度的思考、对空间广度的认识构成了他丰富、独特的创作观,冯骥才的这种创作道路极具文学史意义。

(1992年首次踏上故乡土地的冯骥才。资料图)

  “如果仅仅于此,那冯先生也仅是一位出色的创作工作者。”戴松岳说,冯骥才先生是作家,也是画家,但在他创作事业最辉煌的时候,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中去,为古村落、古建筑、民间文化保护到处奔走,甚至为此不惜牺牲个人创作的时间,这样的情怀,可以称之为知识分子的“民族大义”。

  多年来,冯骥才一直致力于文化保护工作,而在文化保护工程中,他强调最多的就是文化人的责任。

  在戴松岳看来,冯骥才先生舍弃个人创作上的追求,主动挑起民族文化重担的行为,正是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历史担当,而这恰恰也是王阳明先生“知行合一”、黄宗羲先生“经世致用”等浙东学派思想的实践。戴松岳表示,冯骥才先生有感于民间文化保护的迫切性,毫不犹豫地全身心投入到了保护文化遗产与抢救民间艺术的事业之中,可以说,冯骥才的作为堪称当代浙东学人的典范。(记者梅子满吴红波王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