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3日

塘溪水库神秘的水下桥竟然与这么多宁波名人有关

  (露出水面的磬裁桥)

  甬派客户端嘉宾主持李本侹

  沿梅溪水库而行,至塘溪童村时,水库中有一座桥没于其中,水位低落时,则桥面可见。此桥称为磬裁桥,而当地人则习惯地称之为东庆桥。此桥历史上曾四次重建,如追根溯源,此桥还与多位宁波近现代名人有关。

  梅溪发源于大梅山,自塘溪沙村逆流而上,经童村向西,翻越赤堇山可达奉化,而经童村向北,则可翻越大梅山到横溪,历来是交流要道。

  (水库枯水期时的磬裁桥)

  而沙村之上为群山叠嶂,未修梅溪水库之前,从沙村至童村需穿梭于梅溪两岸之间,沿途溪上有三处溪步桥。

  唯独近童村时,有一座建于清康熙年间的古桥,因位于宝庆庙之东,故名东庆桥。

  梅溪每至雨水季节,溪水瀑涨,时常发洪水。此桥即毁于一场洪水中。

  民国元年(1911),童村的十三名当地乡绅,汇聚童梅芳家以商对策。

  (磬裁桥全景)

  童梅芳即是生物学家童第德的父亲。他为之四处募款。终于在民国二年(1913)冬天,在梅溪上建成一座桥梁,并在桥旁建一座亭子,以供来往行人休息,同时,将修桥后的余款修建了沿梅溪的道路11里。

  但是好景不长,民国五年(1916)六月,梅溪又暴发了一次洪水,桥和亭均被冲走。

  童梅芳又再次和这十三位乡绅一起重修此桥。桥于第二年完工,而桥亭重建完工却在民国九年(1920),而此时,童梅芳及其中四位乡绅都已相继过世。

  (磬裁桥桥面)

  其子著名学者童第德感念先父及乡绅为民造福,却最终未能见到重建的桥亭最后完工,在其所撰、鄞县人干云衢所书的《东庆桥碑记》中,曾感慨的写到“人世之难长久如此”。

  石桥依然没有挡住梅溪的洪水,就在桥亭完工的民国九年,即第三次被大水所毁。

  童村人又将面临第四次重建此桥。

  当时,童村的童中莲在上海开设莲记管道公司,其热心家乡公益事业,曾出资修路、建亭、捐助学堂等。他听说东庆桥被冲毁后,不禁想起自已幼年过梅溪,因桥圮而涉水过溪时,突来一股急流,人被冲入水中,差点被淹死。

  (磬裁桥桥中心水泥模印的花纹)

  当他得知此时同在上海,有“水泥大王”之称的鄞县姜山人陈磬裁热心公益,想捐建十桥十亭后,就找到他,希望他能出资重建东庆桥。

  陈磬裁一听此事,当即答应下来,并认为石桥虽然坚固,但是用一块块的石料所建成,只要桥体一个地方出现松动,当遇到湍急的水流,石料就无法形成一个整体,被水流一块块冲走,最终致使整座桥体坍塌。

  因此他建议用水泥造桥,使桥体形成一个整体,而且水泥桥表面坚固,里面更有钢铁支撑,不易被水冲毁,也不易腐烂和开裂。

  于是,决定用水泥来重建东庆桥,造桥所需的桶装水泥也随即由船载至大嵩江口的老鼠山码头,再由人抬到童村。

  (磬裁桥桥额上的水泥模印的凤凰)

  东庆桥第四次重建在民国十年(1921)十二月开工,桥于次年六月完工,同时,在桥南侧重修了桥亭,并在亭前雕刻了二个石兽,以镇水护桥。

  此桥长30余米,是当时大嵩地区的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大桥。又因此桥为陈磬裁单独出资三千元所建,又适逢此桥为其所捐建的第三座桥,为感谢他的善举,于是童村人改东庆桥为“磬裁桥”,或“磬裁第三桥”。

  如果说要为此次东庆桥重建记功的话,除了陈磬裁和童中莲外,还应铭记童第德,磬裁桥新建时,其也为之四处奔波,使得磐裁桥增色不少。

  (磬裁桥桥额)

  桥名是由他请书法家钱罕所书。1922年9月,新桥举行落成仪式前,是他特意到宁波,请时居宁波宝兴巷的书法家沙孟海撰写即将在新桥落成仪式上祷告上天而宣读的告文。也是他,1923年2月,请“慈溪四才子”之一的冯君木为新落成的磬裁桥撰写《陈君造桥碑记》,又请钱罕为之书写碑文。当刻碑完工时,已是在1924年底。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沙孟海基于钱罕在浙东书法史中的地位,有意征集整理一批钱罕的书法作品捐献给博物馆。

  (通往磬裁桥的古道)

  当时,沙孟海就曾请族人去拓印磬裁桥钱罕题写的桥名,但终因桥额过高难以拓印而无果。

  1993年,梅溪上兴建梅溪水库,磬裁桥也被没于水中。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更为他取了一个略带神秘的名称“水下磬裁桥”,并将此桥列入文物保护点。

  经过了这么多年,磬裁桥除桥面和模印的钟面有损外,桥体还依然如故,一年中有大半年在水中时隐时现,只有待到每年的枯水期,才有缘一睹其大桥雄姿。

  (作者系宁波服装博物馆工作人员,宁波地方文化研究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