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3日

踏山寻“莓”唇齿生津 这些乡间野味您还记得吗

蓬蘽

山莓果(林海伦供图)

掌叶覆盆子

  今天要跟大伙儿说一件“鸟口夺食”的事儿:

  转眼临近5月,山间的野草莓开始陆续转红,摘一把往嘴里送,红色的浆汁裹挟着野果特有的清甜和鲜味,冲击味蕾。

  只是,每年野草莓成熟季,不少鸟雀和虫子也会“赶来”分享,所以准备好“狭路相逢勇者胜”了吗?

  “请问尊姓大名?”

  野草莓这个名字,叫起来略显尴尬,既不够专业,又不够通俗。

  市植物专家林海伦说,野草莓的植物学学名叫做“悬钩子”或“覆盆子”,属于蔷薇科悬钩子属植物。

  而对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更喜欢称呼野草莓为“嘎公”、“苗子”、“阿公公”、“念佛珠珠”、“高粱泡”、“插田泡”等,举不胜举。

  野草莓会有那么多名字,除了因为各地方言不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实在是一个太过庞大的“家族”。

  林海伦说,悬钩子属植物在全国都有分布,其中长江流域以南的种类最为丰富,品种也最多,浙江地区就多达40余种,仅宁波山野间就有25种。

  虽然同属一个“家族”,但每个“家族成员”间还是有所区别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它们名字的不同。

  最常见、分布最广的野草莓叫蓬蘽,多生长在低山的路边或荒田草坡,果实相对较大,属于野草莓中的“L”号。

  山莓的植株比蓬蘽要高一些,多分布在山区的林缘或灌木丛中,但果实个头相对较小。

  至于掌叶覆盆子,叶子呈手掌状分裂,枝干长有倒刺,多分布在一定海拔高度的山上。

  此外,宁波山野间比较常见的野草莓还有空心泡、红腺悬钩子、光果悬钩子、茅莓、插田泡、高粱泡、寒莓等。

  因为“家族”太过庞大,内部出现了一些分化现象。像蓬蘽、山莓的果实,现在就可以吃;掌叶覆盆子则要晚一个月;至于高粱泡和寒莓,要等到秋天才结果。

  有“恶名”却无恶味

  野草莓陆续成熟,看到红彤彤那么一大片,是不是有种食欲大振的感觉?那么,野草莓的口感是否真的像它们的外表那般诱人呢?

  好不好吃,要吃过才知道,不过也可以给大伙儿一些建议:

  蓬蘽的口感比较甜,也比较软,适合一口气摘下十几颗,放在一起吃下去,满颊清香。

  蓬蘽的果肉中间有空心,又长在野外,难免有“调皮”的虫子钻到果肉里,所以在吃之前,最好检查一下。

  和蓬蘽相比,山莓的个头比较小,口味偏酸甜,口感有些硬。

  味道最好的恐怕要数掌叶覆盆子了,成熟的果实甜中带鲜,堪称野草莓中的极品。尽管它的成熟期要比蓬蘽和山莓晚近一个月,但美味当前,这点等待也算不得什么。

  “现在已经有人工栽种掌叶覆盆子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像摘樱桃一样去果园里体验边摘边吃的乐趣。”林海伦说。

  山野间,还有一种跟蓬蘽、山莓、掌叶覆盆子长得的很像,甚至连名字也很相似的果实也在此时结果,叫做蛇莓。

  蛇莓一般长在田边或河边。民间有种说法:蛇莓有毒,不能食用。

  “这是误解,蛇莓本身是无毒的。”林海伦纠正说,只是它的味道不好,淡而无味。

  之所以取个“蛇莓”的名字,多半是因为它是草本植物,呈匍匐状生长,跟蛇的爬行有些相似。而这也是它跟野草莓最大的区别,野草莓属木本植物,也可称为“树莓”。

  上山寻“莓”,有一点要特别提醒大家,野草莓的果实大多没有果皮包裹,常常成为鸟类、蜗牛的食物,如果看到果实的表面有被啃咬的痕迹,就不要采食了。

  至于那些长在路边、农田或附近有人工栽培等环境的野草莓,不排除沾染到农药的可能性,大家也尽量不要食用。

  还有哪些野果待采摘?

  除了野草莓,眼下山野间还有哪些果实“初长成”?

  有一种小果实,红色,呈长圆形,表面布满了细小的白色斑点。林海伦说,这是胡颓子科的木半夏,宁波人俗称“判楂”。

  顾名思义,半夏即春季的意思,这也表示木半夏是一种在春夏之交成熟的果实。

  胡颓子科的野果在宁波分布约有六七种,比较有名的除了木半夏,还有胡颓子。“这类植物的生长习性比较奇特,花期是在每年9~12月,果实则于每年4~6月成熟。”林海伦说。

  和野草莓相比,胡颓子科果实的酸味更加明显,常常是酸中带甜。

  除此之外,山间现在能见到的果实还有野樱桃、野桑葚等,“等到5月下旬,小构树果也将成熟。”林海伦说。

  这些野果看似不起眼,其中有不少都是中药材。

  就拿掌叶覆盆子来说,就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具有益肾壮阳、养肝明目的功效。一般在其成熟前,还是青果的时候,山间的农民就会将其采收。

  胡颓子也“浑身是宝”,果实具有止咳平喘的作用,根和叶也均能入药。东南商报 记者石承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