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为孩子拄蛋家长们费尽了心 老师:体会乐趣才重要

滨海国际幼儿园的孩子正在拄蛋。 通讯员供图

  昨天是立夏节,按照宁波老底子的习俗,拄蛋、打蛋套、称人、吃倭豆饭都是老传统。不过在校园里,拄蛋绝对是最吸睛的活动,有家长甚至提早一个月为孩子订购了鸵鸟蛋,场面十分“隆重”。不过,相比家长们费心准备各类“奇”蛋,老师们更愿意孩子在普通拄蛋游戏中体会乐趣,学会平常心看胜负。

  家长们都准备得很用心

  昨天一大早,朋友圈就被各种“蛋”新闻刷了屏。备蛋、煮蛋、做蛋套,家长们都准备得很用心。

  拄蛋作为老习俗,显然很有仪式感。今年已经86岁高龄的陈婆婆亲手为曾孙小雨准备了囫囵蛋,冷水浸上数分钟加茶叶、酱油煮熟,再套上编制好的蛋套,挂在脖子上成为“标配”。

  不过,爱新潮的年轻家长走的可是“奇巧”路线。有不少家长特意为孩子们准备了“大”蛋去斗,很多就想到了蛋中“巨无霸”———鸵鸟蛋、鸸鹋蛋,还有的则特地到饲养场购买孔雀蛋、天鹅蛋,一个比一个费心。

  海曙第二外国语学校小学部的“特殊蛋”比较多,不少小朋友都举了比脸还大的鸵鸟蛋来比赛,为此学校还特意分了鸡蛋组、鸭蛋组、鹅蛋组和特殊蛋组四个组别。

  据了解,昨日不少学校都出现了鸵鸟蛋,因为平日少见也给师生们带去了不少乐趣。不过,对大多数孩子而言,学校组织的拄蛋活动,更希望他们从朴实的小游戏中享受到各种乐趣。

  小朋友比赛输了会伤心大哭

  虽说是拄蛋小游戏,里边名堂却不少。

  “啪”的一声,蛋碎了,比赛就输了,有的幼儿园小朋友就会忍不住伤心大哭。姜山幼儿园举行的拄蛋比赛中,有个小朋友拿了鹅蛋蛋王,正开心的时候,迷你珍珠蛋来挑战了,没想到大个子不敌,败了下来。“不知道这个小朋友会不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哭。”幼儿园何老师说,往往多玩几次就不会伤心了,输掉了就和小朋友一起美美地吃蛋吧。

  拄蛋的乐趣还在于时常“反转”的结果,即便对初中生,这种游戏依然充满吸引力。鄞州实验中学707班的拄蛋大赛在课间操时间举行。根据不同的蛋型,分组进行挑战,大头小头斗起来讲究颇多,就连拄蛋手势也是家传的。“都是很普通的蛋,但是比赛特别精彩。”该班的王老师说,反而准备了“大”蛋的学生,体会不到这种势均力敌、小蛋逆袭的乐趣。事后,“蛋王”家长很兴奋地在家长QQ群里介绍挑选鸡蛋的经验,王老师觉得很有意思。

  李惠利小学没什么“特殊蛋”,但比赛过程很精彩。只10分钟时间,各班蛋王产生,进而抽签进行全校范围内开展。全校师生通过视频直播观看拄蛋晋级赛。这赛事紧张得几乎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最后,校长还给各级蛋王颁奖,羡煞了小朋友们。

  拄蛋还是多些平常乐趣好

  据了解,相比其他的传统节日,立夏拄蛋特别受欢迎。这是一个分胜负的简单游戏,可是“蛋王”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孩子必须“承受”失败的结局。

  “重参与,轻结局。”宁波新城第一幼儿园赵老师说,为了赢得关注,家长们常常会暗暗较劲,费心订购“大”蛋,提早购买“奇”蛋,想让自家孩子多出彩。她认为,创新创意的想法不错,但是千万不要“矫枉过正”。很多时候,就让孩子普普通通玩一玩也挺好。

  家长朱先生也认为,现在的孩子们更需要一颗平常心。“儿子今天带了两个鸭蛋去学校,结果一拄就碎了,小家伙也挺开心。”朱先生说,不希望有什么特殊、刻意的做法,让孩子联想到同学之间存在“攀比”。

  “今年带了鸵鸟蛋,那么明年呢?”家长陈女士说,其实拄蛋就是一项跨年龄段的好玩游戏,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快乐,家长们别想太多。

  □宁波晚报记者徐叶 通讯员曹琼寅庄承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