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2日

27岁尿毒症女孩:妈妈的爱帮我撑过了最难的日子

  昨天是母亲节。上午,在蒙蒙细雨中,市中医院肾内科“关爱致肾”尿毒症病友联谊会在月湖景区甬商文化园举行。10名尿毒症患者齐聚一堂,分享治疗经验,也借此感谢家人一路以来的陪伴与支持。27岁的山东女孩刘静说,尿毒症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是妈妈的爱帮她撑过了最难的日子。

  大三女生被查出尿毒症

  刘静个子娇小,说话声音细细的,留着好看的波波头,时不时露出羞涩的笑容。除了气色有些晦暗,她和一般同龄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是不是化个名?记者提议,而她婉拒了:“写真名好了,没有关系,妈妈教我,不要害怕,不要回避。”

  刘静是两年前被查出尿毒症的,当时她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她和弟弟妹妹都在青岛上学,和年迈的爷爷一起生活。父母则长年在宁波打工。父亲是一名电焊工,母亲是一名宾馆服务人员。“我这么大了,算不上留守儿童了,但一直以来父母都不在身边,心里总不是滋味。所以,我那时就想好了,毕业后我要去宁波工作,我想天天看到爸爸妈妈。”刘静说。

  然而,大三下半学期,刘静突然头痛,肚子痛,治疗几天后也不见好,反而被查出肌酐很高,医生建议马上去大医院做透析。

  第一次发现母亲大气,是在医生解释病情的时候。当时,医生让刘静去外面等一会儿,他要单独跟她的父母说,“但我妈说,就让她在旁边听着吧,‘我女儿是受过教育的人,她有权知道,我们也瞒不了她多久,她会处理好这些事的’,每每回想起妈妈当时的话,我就觉得,她真了不起啊。”

  也就在那一天,刘静终于知道,自己患的是尿毒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母亲没有把她当病人

  确诊后,刘静跟着父母来到宁波治疗。最初的几个月里,她茶饭不思,人迅速消瘦,经常在夜里偷偷地哭,也一度想过轻生,“我要是走了,我爸妈怎么办啊,他们该多难过啊。尤其是我妈,从小我身体就不好,最让她费心,她也最疼我。我怎么能扔下她呢?”

  很多时候,刘静在家并没有因为是病人而得到优待,“一周3次透析,都是我自己去的。在家里我妈还是让我做饭,洗衣服,像以前寒暑假一样。她还会多派一些家务活给我。现在想来,她是教我要坚强,她也怕我闲着,胡思乱想。”

  几个月后,刘静的情绪渐渐走出了谷底,她想出去工作了。不久,刘静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做一休一。她谎称自己在医院里有一份兼职,这样才能兼顾工作和治疗。

  但几天后,母亲要求刘静把工作辞了,重新再找。理由是,公司中午不管饭,刘静每天都要回家自己做饭,母亲担心来回奔波女儿的身体会受不了。“妈妈很关心我,她永远在我不远处守护我。她希望我走出去,尽量和正常人一样,但她其实还是不放心我。”刘静说,母亲的爱很含蓄。

  之后,刘静又找到一份工作。老板很善良,知道她的病情,跟她说不必经常过来,回家好好休养,工资照发。这让刘静感动之余,又很不好意思,“妈妈说,碰上这样的好心人,是我们的福气。但只要我们还能靠自己的双手生活,就不要麻烦、连累别人。”

  或许正是因为从母亲身上继承的乐观坚强,患病一年后,刘静认识了贵州男孩小李,两个年轻人走在了一起。昨天,小李也陪着刘静来到联谊会现场。他说,小静身上有许多别的女孩没有的优点,他会一直陪伴她照顾她。

  新闻链接

  家人的爱,让他们坦然对病魔

  昨天的尿毒症病友联谊会上,市中医院肾内科主任蔡旭东表示,尿毒症虽然仍是不治之症,但患者完全有望通过科学系统的治疗,维持着良好的生活质量,他们的生存寿命也不会比正常人少,“在我们血液净化中心,有好几名80来岁的老患者患病都20多年了,但他们的精神气色都挺好的。”

  蔡旭东提醒广大尿毒症患者,将尿毒症看作慢病来管理,充分透析、维持好透析前后体重变化、防治肾性贫血、密切监测相关指标,“不要认为两天一次的透析很麻烦,一天三顿买菜做饭麻不麻烦?习惯了就好了。”

  他也呼吁广大尿毒症患者的家属,要给予患者更多理解和支持,有了家人的爱,患者的医从性会明显提高,生存率也会随之提升,“病魔固然可怕,但失去信心和希望更可怕。”蔡旭东如是说。

  □宁波晚报记者童程红 通讯员应红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