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7日

宁波“A&C”突然消失的影响仍在继续 涉诉金额498万元

  今年5月初,宁波“A&C”艺术儿童创意工作室10家门店陆续关闭,法人、股东失联,多名老师、员工被欠薪,数千会员家长遭遇无处退费维权困难。昨天上午,宁波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A&C”投诉处理情况的通报,表示将依法妥善处置该案,竭尽全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已收到投诉1194件,涉诉金额498万元

  5月14日凌晨,宁波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微信公众号“宁波市场监管”推送了一条新消息,内容是《关于艺畅教育(“A&C”艺术)投诉处理情况的通报》。

  从5月5日开始,宁波市消保委会同12315举报中心通过12315热线连续收到关于艺畅教育(“A&C”艺术)的投诉。截至5月13日17时,共收到投诉1194件,涉诉金额498万元,涉及海曙、江东、江北、鄞州等区域。

  事件发生后,市消保委畅通投诉渠道,及时登记分流,发布消费警示,引导理性维权。同时,努力查找到法定代表人朱某某及股东,并敦促其履行主体责任、尽快拿出解决方案;协调涉诉区域的政府部门联合处置。

  市消保委会同12315举报中心及相关成员单位,并要求江北区等属地消保委,继续保持对该事件的高度关注,依法妥善处置,竭尽全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如消费者有类似诉求的,可及时向江北、海曙、江东、鄞州区消保委反映。

  谁来管,怎么管?目前仍没有相关管理办法

  如今,五花八门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越来越多,但往往鱼龙混杂,因此,整顿规范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迫在眉睫。针对“A&C”事件,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监督管理处副处长潘玲娜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非经营性的民办培训机构由教育部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审批、民政部门登记。而经营性的民办培训机构究竟由哪些部门审批监管,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可循。”潘玲娜介绍,早在2002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其中第66条规定:“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注册的经营性的民办培训机构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然而至今,国务院仍未出台相关管理办法。

  现在,不少民办培训机构因为不具备合格的办学资质,往往仅以通过市场监管部门的企业登记,就大摇大摆地进行办学经营,事实上这是不合法的。“很多消费者认为,我们发了营业执照就应该由我们监管,但是,‘超范围经营’是指企业超出经营的内容仍在我们的可登记范围内,而擅自从事文化教育培训活动已经超出了现有的工商企业登记范畴,应该定性为非法办学更合适,根据‘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的原则,应由教育部门负责监管处置。”潘玲娜说道。

  多部门联合整治,建立分类管理机制

  记者了解到,目前,宁波市约有2000余家教育资讯类企业,其中有多少家非法办学,我们不得而知。

  近两年,宁波市教育局、宁波市市场监管局、宁波市民政局等相关部门多次联合,开展对宁波市经营性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检查行动。仅2014年暑假期间,就取缔无证培训机构77家,对401家非法违规办学机构下达整改通知书;2015年,全市检查367家培训机构,发现涉嫌虚假宣传38起,公办教育参与经营性培训活动5起,对92个非法违规办学机构进行了查处。

  “这些培训机构的蓬勃发展也说明了市场需求的客观存在,所以在监管上,我们也认为,不能完全‘一刀切’,最好能够按照相关标准,实行分类管理,同时,建立信息共享公开和诚信登记评估制度,对于经营管理不善、办学行为不端、办学条件不达标、质量低劣、严重侵犯消费者权益等的民办培训机构分别以口头警告、书面警告、停业整顿等递进监管措施予以处理,对于限期内整改仍未达标的以吊销其办学许可证等方式予以清退。”谈到如何为消费者建立起明白消费、安心消费的培训机构市场环境,潘玲娜也说了不少眼下各部门正在为之努力的工作,她告诉记者,2015年9月28日,宁波市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鼓励民间资本进行教育领域的实施意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一监管难题也会得到妥善的解决。(记者陈嫣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