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能用的都捐了!”大榭这对夫妻签下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

  赵秋飞填写了捐献登记表。通讯员供图

  “有一天,如果我不在人世了,我的器官能在最后一刻为这个世界再做一点贡献,那也不算白来一趟。”昨日,大榭疾控中心传染病防制科科长瞿昊军说。

  日前,瞿昊军和他的爱人赵秋飞做了一件事:携手来到北仑区红十字会把“自己”捐了出去,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上双双签字,准备在去世后无偿捐献器官、眼角膜。

  捐献器官的想法在瞿昊军夫妻俩心中盘旋了3年,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他们最终下定决心。

  “我们俩都是从宁波卫生学校毕业的,深知现在脏器衰竭患者对器官移植的需求越来越大。这次疫情期间,我们俩在疫情防控一线工作,随时做好了奉献的准备。去世后把器官捐出去,既能救别人的命,又等于是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瞿昊军夫妻说。

  近日,夫妻俩各自跟领导请假,悄悄来到北仑区红十字会签下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

  “也不知道死后哪些器官能用,能用的都捐了!”在登记表上,有一个选项是自愿无偿捐献“全部器官”,瞿昊军和赵秋飞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勾选“全部器官”,落款签字、按上手印,一气呵成。

  瞿昊军夫妻俩的做法得到了今年刚满18岁的女儿瞿佳羽的支持。瞿佳羽说:“等我成家后,也要和爱人一起捐赠人体器官。这件事非常有意义,对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来说,这是获得新生的机会;对捐献器官的家属来说,这是亲人生命的延续。”(宁波晚报记者石承承 通讯员徐桂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