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硬核基建” 宁波硬核企业持续发力

  5G上下游产业链宁波布局

  -如何让新基建为宁波带来产业新机遇

  最新发布的宁波市2019年统计公报,在市民的朋友圈里刷了屏。亮眼的数据充分证明,经济发展离不开新动能的培育和产业集群的建设。

  眼下,中央政治局提出的“新基建”或将成为推动全国走出疫情阴霾、快速恢复经济的新引擎。从2月3日到3月4日,仅中央层面就至少5次部署与新基建相关的任务。

  不同于以往的“铁公基”,新基建包含7个领域。我们大致可以把这7个领域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硬核基建”,包括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以硬件投入为主导;一类为“软核基建”,包括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以科研和软件为主导。当然,5G应该属于“软硬兼施”的领域。

  那么,宁波发展新基建相关产业有什么基础?如何从新基建中挖掘新机遇,化危为机,获得新的增长动能呢?

  总体上看,硬核基建,宁波有一定基础,并有了一批站得住脚的企业;而软核基建,是宁波需要大力谋划和发力的领域。今天我们先来看硬核基建。

  宁波奔向

  “5G+”应用新高地

  2月10日,鄞州区第一批复工企业中,有一家叫华瓷通信。这家企业之所以需要紧急复工,是因为深圳华为总部的强烈要求。华瓷通信是国内最专业的5G金属滤波器生产商之一,一直是华为的核心供应商。

  除了华瓷,博威合金、东睦股份等企业,也在5G产业链上供应了一些基础材料或零部件。博威合金2月17日发布公告称,其研发的5G手机专用散热材料(一种合金散热材料),目前在小米等品牌的5G手机上已经批量供货。东睦股份旗下子公司华晶于2018年成功进入华为核心供应链体系,为其手机提供MIM结构件(合金构件)、5G路由器等产品。

  此外,在5G芯片领域,宁波也有巨头正在布局。江丰电子是国内溅射靶材龙头企业,公司在与投资者互动中表示,5G的推出将有力促进溅射靶材销售规模的扩大。金瑞泓是国内领先的硅片供应商,自然也将享受5G的红利,下游还有康强电子、甬矽电子等封测企业,将同样受益。

  除了上游的零部件和材料,行业应用将是宁波发力5G的另一大重点。

  首先是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应用。无人驾驶,关键是汽车和道路、信号灯、路灯、行人、加油站、充电桩、停车位等一切事物的连接,这种技术叫做V2X。去年年底,汽车电子龙头均胜电子将旗下的宁波均胜普瑞智能车联有限公司(JPCC)与德国普瑞子公司普瑞车联公司(PCC)整合为全新的均胜车联事业部,专注于车联网技术的研发与生产。均胜电子在车联网领域的布局始于2016年,近年来积极参与基于5G技术的V2X行业标准制定及下一代应用场景定义。公司预计明年年初V2X车载单元产品商用落地,或为全球首个5G-V2X量产项目。

  此外,宁波相较全国有着绝对优势的行业应用领域,还包括港口和制造业。去年年底,宁波舟山港成为全国首个启用5G切片技术的港口;去年9月,爱柯迪股份有限公司和宁波移动合作,打造了全国汽车产业链最大的5G+数字化工厂。这些应用都有着标志性意义。

  围绕中车龙头,打造轨道交通产业

  3月11日,宏润建设董事局主席郑宏舫前往宁波市轨道交通4008标段项目部等工地,详细调研复工复产情况。

  在轨道交通建筑工程领域,宁波的宏润建设算是一个龙头,业务遍及全国18个城市,累计掘进200多公里,并在2018年成功迈入大盾构领域。郑宏舫去年表示,轨道交通建设业务占公司承接业务量的四成以上,未来会是公司营收的重要来源。

  同时,宏润投入最大成本进行技术研发,推出工程机械产品。去年9月,宏润在上海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盾构机换刀机器人,整个换刀过程仅需23分钟,而人工换刀通常需要近5小时。

  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是新基建7大领域中最接近传统基建概念的,众多宁波企业早已布局这个领域,为迎接新一轮的投资做好了准备。比如,浙江科邦铁路部件有限公司在2014年5月通过了铁路弹条产品CRCC认证,并成为宁波市内唯一进入铁路扣件行业目录的企业。

  与此同时,依靠中国中车在甬多年的培育布局,宁波在车厢制造等领域已经形成一定产业基础。

  中车在宁波已经布局了数家不同类型的分公司,形成集群效应,包括宁波中车现代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宁波中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宁波中车时代电气设备有限公司、宁波中车时代传感技术有限公司等。产品涉及地铁车厢、传感器、电气设备、零部件等领域。早在2007年,宁波中车时代公司便启动站台门的研发,自2011年“中车时代”站台门在宁波轨道交通1号线成功应用后,该公司已累计销售站台门近10亿元。

  此外,许多电工电气企业也将有机会分享城铁轨交新基建的红利。如天安电气,近年来中标了长沙地铁1号线一期工程400V、1906万元的GCT柜等多个项目;新胜中压等企业在全国也有电气设备项目中标。

  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建议,宁波企业要围绕中车这个龙头,争取“近水楼台”的优势,进入中车供应链,形成产业集群的优势。

  以模式、技术双创新抢抓充电桩机遇

  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上周的预测,2020年将新增公共充电桩15.6万台,公共充电桩保有量将达到66.7万台;预计2020年新增公共充电场站1.2万座,公共充电场站保有量达4.8万座。宁波企业如何抓住这轮增量机会呢?

  从产业链角度看,充电桩生产并不是一个技术壁垒很高的行业,宁波许多企业有能力进入产业链,包括新胜中压、宁波优能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宁波安立特电气科技有限公司等。

  另从充电桩的产业链条看,主要的零部件包括SMC(玻璃钢)复合材料、线缆料、改性塑料、铝合金材料以及相关耗材,宁波企业在这些环节上都有涉及。

  国内最大桩企特来电宁波分公司总经理刘世奇表示,充电桩行业要实现预期中的大规模增长,关键在于模式和市场端的创新。充电桩属于“粮草先行”行业,投资大,回报周期长,尽管特来电是全国最大的桩企,但如此巨大的基建投入,靠单独一家企业是无法承受的。因此,特来电想通过与各地政府或国企合作,采用PPP模式,大范围推广建桩。通过与地方政府合作,也能带动采购本地供应链企业,实现多赢。

  宁波新胜中压电器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锡波表示,充电桩未来的增长还要取决于技术的发展,比如无线充电技术的成熟将使充电桩大规模更新,电池的标准化也会催生换电站的生产。因此,企业要关注技术动态,保持研发进度,迎接市场爆发。宁波晚报记者乐骁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