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家里不敢开灯 干活要穿雨衣 象山花岙岛蚊子凶猛

村民不堪蚊子骚扰,每天不用蚊香和杀虫剂睡不了觉

  近日,记者接到象山县高塘乡花岙岛村民反映,岛上蚊子猖獗,家里不敢开灯,村道上不敢行走,到田里去干活,需要穿雨衣才能不受蚊子干扰。

  花岙岛的蚊子为何如此猖獗?岛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蚊子?昨天,金报记者前往花岙岛。

  □记者贺艳摄影记者贾东流

  【听岛上的人说说】

  花岙岛别名大佛岛、大佛头山,位于三门湾口东侧、石浦镇西南约14公里处,北近高塘岛,面积12.62平方公里。

  岛上目前有200多户居民,基本上是五六十岁的中年人和老年人,没有年轻人和孩子。

  村民叶彩云

  蚊香用得很快,都是十盒十盒地买

  叶彩云,今年60岁,自结婚后就一直居住花岙岛,住了近40年。

  她回忆说:“蚊子是前年逐渐多起来的。之前,每到夏天,蚊子有是有,但没这两年这么多。”

  叶彩云恨透了蚊子:“我这个人特别容易招蚊子,而且皮肤不好,被蚊子叮咬后,别人过一两个小时红肿就消退了,我要十多天才能退。皮肤一抓就破,有时候甚至溃烂。皮肤痒起来的时候,恨不得拿蚊香来烫。”

  以前,吃过晚饭,叶彩云都会和丈夫一起去村道上来回走个把小时,锻炼身体。今年4月份开始,蚊子渐渐多起来了,根本无法在外面锻炼。“人在外面,就能听到蚊子‘嗡嗡’的叫声,蚊子根本不怕人,人在走动,蚊子照样叮咬,用手赶一赶,蚊子才会飞走。”

  因为每天晚上都要点蚊香灭蚊,所以蚊香用得很快,叶彩云到高塘乡赶集,蚊香都是十盒十盒地买。

  村民金阿娥

  早晚蚊子最多,村道上根本站不住

  金阿娥在花岙岛经营一家日用品小卖部。

  以前吃过晚饭,村民都会聚集到店里打打麻将,讲讲大道。蚊子多起来了以后,店里就少有人来光顾了。

  “门口村道上全是蚊子,就在眼前飞来飞去,人根本就站不住。我观察了一下,早上六七点,下午五六点,这两个时间段蚊子是最多的。碰上阴雨天,蚊子更多。”

  村民杨文波

  去西瓜地里拔草,必须得穿上雨衣

  金阿娥小卖部门前的村道正在修绿化带,杨文波就在这里做小工,已经做了一个星期。

  “刚开始做的时候,蚊子很多,我们都是一边点着蚊香一边干活的。我们做了大半辈子农民,按道理说,一两只蚊子咬咬,我们根本就不会怕。但像前几天蚊子那么多,我们也扛不住了。”

  杨文波在地里种了西瓜。去西瓜地拔草,穿长裤长衫,根本抵挡不住蚊子叮咬,他最后被逼无奈,穿上雨衣,才能安心干活。

  景点负责人

  买来大型喷雾机,隔几天杀一次

  距离花岙岛大约1公里处,有个知名景点——花岙石林,每年都会吸引不少游客。

  昨天,景点负责人林灵聪说,从去年起,岛上蚊子也影响到了景点,为此他们专门买来大型喷雾机,隔几天趁晚上人少就杀一次蚊。

  林灵聪是土生土长的花岙岛人,快40岁了。他说,目前岛上泛滥的蚊子和平常见到的不一样:“个头偏大,‘胆子大’,战斗力也强,隔着衣服都把人咬出包,像蜜蜂那样一群群的,落在身上赶都赶不跑。”

  据林灵聪介绍,这种蚊子大约4年前出现,当时只有岛上两片海塘里有;第二年,村子里也能看到了,但并不太多;去年下半年开始,村子里多起来,景区也受到了“威胁”;今年,4月份天热后,蚊子就泛滥了,家里灯傍晚都不敢开,否则蚊子成群往屋子里冲,也不敢出门,出去就被蚊子围起来。

  “从这种蚊子最早出现的地点来看,根源可能在海塘,海塘上这两年长了不少大米草。”林灵聪说,经过前几天消杀,村里的蚊子少了些,但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村民们都希望政府和相关部门尽快找到根源,否则这些蚊子一旦出现抗药性,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以身试蚊︼

  叮在身上难赶走,这里的蚊子不怕人

  昨天中午12点左右,记者在村道上站了半个多小时,并没有见到蚊子。

  村民说,5月12日,消杀公司刚刚来杀过一次,再加上天气晴朗,空气干燥,蚊子明显减少。

  哪里蚊子最多?村民都说是不远处的海塘。

  海塘里有种植户在种植蔬菜,邵(音)女士就在那里做小工,具体哪个位置蚊子多,哪个时间段蚊子多,她很清楚。

  昨天下午,在邵女士带领下,记者来到海塘边,这里周围长满了芦苇。

  “这个位置蚊子很多。”果然,记者刚落下脚,三只蚊子就已经叮在左腿上。再看同行其他四个人,每个人都无一幸免,腿上、屁股上、手臂上都已被蚊子叮上。这些蚊子似乎不太怕人,轻轻动一动身体,根本就不会飞走,人需要蹦几下才会离开。记者蹦了几下,试图赶跑身上蚊子,以便回到车内,但后来发现,还是有蚊子跟记者混进了车内。

  邵女士说:“今天天气晴朗,空气干燥,又是中午,蚊子已经算少了。要是碰上阴雨天,蚊子是一堆一堆在空中飞舞,叮咬在身上,赶也赶不走,我们干完活之后,通常是脱下衣服,使劲甩几下才能把蚊子赶走。”

  居民去年就有反映,今年已两次消杀

  从花岙岛出来,记者来到高塘乡政府。

  副乡长纽雪霞介绍说,去年,就有花岙岛村居民反映蚊子多,乡里领导下去走访也发现了这一问题,就联系了象山县、宁波市疾控中心专家来调研,但当时已经是9月份了,后来天气一凉蚊子就没了。

  “今年一开春,我们就意识到蚊子会卷土重来,三四月份又请来疾控部门专家,已经取样检测,具体结果还没有出来,但初步怀疑和海塘有关。”

  4月份和5月份,高塘乡政府出钱,请了象山当地消杀公司杀了两次蚊子。

  4月份,消杀公司到花岙岛抽样调查,在海塘积水里取样,发现水中有大量蠕动的蚊子幼虫;5月12日,消杀公司再次到花岙岛杀蚊子,在草丛、绿化带、村道等都喷了杀蚊药。负责消杀的工作人员黄师傅介绍,如果天气好,药效能持续二十天没问题,但如果下雨,效果会受影响。

  疾控专家表示:和岛上大片海塘有关

  根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全国著名医学昆虫学家、军事医学科学院教授虞以新也曾与宁波市疾病相关专家来过花岙岛。

  当时,他们在围塘、海塘和农田沟壑里发现了大量东乡伊蚊、致倦库蚊以及另一未知蚊种的幼虫孳生地存在,且现场蚊虫密度已经大大超过一般海岛。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宁波市疾控中心消毒与生物媒介防制所的专家。

  为查清蚊子的孳生地,这位专家已到过花岙岛四五次。他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花岙岛蚊子猖獗和岛上大片海塘不无关系,疾控专家会尽快就花岙岛蚊子的种群、分布、孳生地等状况出具一份报告,再根据报告具体内容制定相关的灭蚊措施。

  纽雪霞副乡长表示,灭蚊措施确定后,高塘乡会全力支持配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