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母亲”何以感动亿万国人

  新华社北京2月5日电 题:“春运母亲”何以感动亿万国人

  新华社记者肖文峰、周科、叶前

  11年前,新华社记者在南昌火车站捕捉到的一位年轻母亲返乡的生动瞬间,让千万读者泪目。照片中,她肩背比人还高的巨大行囊,一手拎着破旧双肩包,一手抱着襁褓中熟睡的孩子,眼神刚毅坚定地望着前方……

  连日来,“感动中国的‘春运母亲’,找到了”登上各大新媒体平台热搜榜。亿万网民又一次被这位来自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瓦岩乡桃园村、名叫巴木玉布木的母亲所经历的苦痛和如今的苦尽甘来深深打动。

  “从一次喧闹车站的陌生偶遇,到远隔数千里之外的重逢,苦苦寻找了11年的一名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陌生人”,记者举重若轻的描述背后,是翻天覆地的生活巨变和穿越时空的人性光辉。

  这是爱和奋斗的暖心传递

  这个故事中有着令人心痛的情节。11年后的重逢,照片中的母女已“天涯相隔”。那本是巴木玉布木的第二个女儿,那年生病因为缺医少药,不幸夭折。

  作为母亲,巴木玉布木尽力了。她之所以做出在那时家人和乡亲们看来“大胆”的外出务工的决定,正是为了那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就是希望孩子能过上好日子,不要跟自己一样,永远走不出这座大山。”巴木玉布木至今记忆深刻。

  自那之后,很长时间,她没有再出去打工。

  母亲,从来就是一个与爱、责任密不可分的名字。

  在那一年后的2011年,她有了第3个孩子。可命运似乎又一次与这个母亲“开了玩笑”,这个孩子出生后不到10天,巴木玉布木又一次经历生死离别。

  “那时候,桃园村只有一条泥巴路通往外面,出行靠的是马车,医疗条件相对落后,不少孕妇都是在家里生产,小孩子生病很难得到及时救治。”巴木玉布木说。

  一次又一次打击,让巴木玉布木痛不欲生。那些年,她陷入悲伤,一度绝食,人一下瘦了十几斤。

  “阿依,你身体要紧,我们可以从头再来。”丈夫安慰她。

  苦痛,没有让巴木玉布木害怕再次扛起母亲的责任,在家人的劝慰下,她又振作起来。

  她后来又有了孩子,都在县城医院出生,医药费全免,如今都已健康长大。

  这是一个坚韧的奋斗故事。

  生活的变化,又一次从“全新的尝试”开始:巴木玉布木夫妇试着种烟叶。

  这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般顺利,甚至一开始就“碰了钉子”:第一年,因技术不好、经验不足,烟叶收成并不好,长出来的烟叶七零八散。

  他们并没有就此被吓倒,而是不断学习种植技术,更重要的是,把勤劳发挥到了极致。

  种植的面积从6亩增加到15亩,这是巴木玉布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她到半山腰上找荒地,也从石头缝中尝试辟出一块块试种地。

  荒地杂草丛生,夫妻俩起早摸黑除草;地里石头多了,他们敲出一块块碎石,再从泥土里分拣出来;下一场暴雨,被冲走泥巴的地里剩下的又是石头,他们又重新翻一遍。

  夫妻俩凭着这股韧劲,终于看到烟叶从半山腰的石头堆里露出头来。

  巴木玉布木和丈夫靠着双手,拼出了如今渐渐红火的日子。

  这是脱贫攻坚的生动写照

  巴木玉布木家的变化,是奋斗的结果,也和时代相连。

  看到她的故事后,有读者的留言可谓朴实:她的坚强和苦痛,属于我们的时代;她的乐观和幸福,同样属于我们的时代。

  让巴木玉布木家改变命运的烟叶种植,就是精准扶贫政策下产业扶贫埋下的种子。从扶贫干部到技术员,从提供烟叶苗到手把手技术指导……巴木玉布木家得到了各级扶贫力量的帮助,得以打开了新世界。

  这不是巴木玉布木一个人、一家人的经历,千千万万个家庭同样发生巨变。

  巴木玉布木的家乡大凉山,是我国深度贫困地区。经过8年多的精准扶贫,凉山州累计减贫105.2万人、2072个贫困村全部退出、11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区域性整体贫困和绝对贫困问题全面消除。广大贫困群众过上了“睡有床铺、衣有储柜、炊有灶台、餐有桌凳、洗有热水、烤有火炉、娱有电视、包里有钱、出门有硬化路”的新生活。

  如今的桃园村,通了路、通了电、通了网、通了自来水,和巴木玉布木一样,村里7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盖了房、增了收,孩子们上了学。

  巴木玉布木的儿女们,老大已上初一,最小的女儿今年也要入幼儿园了。二女儿成绩优异,当了班长。这次期末考试,她又考了100分。巴木玉布木笑得咧开了嘴。

  巴木玉布木的经历,正是追梦时代最有力的例证、最生动的故事。

  国务院扶贫办披露,截至2020年11月23日,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过去8年里,全国近1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最伟大的奇迹。

  千百年来困扰中华民族的绝对贫困问题在这一代人手中得到历史性解决,这之中,包括巴木玉布木和她的一家。

  这是美好生活的接续前行

  奋斗的脚步,没有停下。

  成功脱贫的“春运母亲”巴木玉布木,又有了新的梦想。过完彝族新年后,2月1日,她从四川凉山老家来到位于福建沿海的霞浦县,与丈夫巫其石且和丈夫的妹妹、妹夫会合,在那里开启渔排海参养殖的新生活。

  福建省霞浦县是海产大县,眼下正是海参生长旺季。从霞浦县溪南镇西安码头乘快艇大约5分钟就来到了巴木玉布木工作的渔排。渔排上,巴木玉布木与丈夫正俯身将一笼笼海参提起打开,然后投入海带、小鱼料,再关上盖子放入水中。

  从大山来到大海,几天下来,从未在海上生活的巴木玉布木与丈夫逐渐适应了脚下渔排的摇晃和强劲的海风,养殖海参的工作也越来越熟练。他们每天5点多起床备料,约7点开始喂养海参,喂完1400余笼海参一般要忙到中午。辛勤的劳作可以给夫妇二人每月带来一万多元的收入。

  据渔排老板介绍,巴木玉布木工作的海域有一万多名来自四川、云南、贵州的外出务工者,养殖的海参大概到清明节前后就可以收获,到那时这些人将到别处寻找其他的工作或回乡继续从事自己的农活。

  巴木玉布木说:“这里有亲人及同乡相伴,每天忙完也会给家里的父母及小孩电话报平安。现在成功脱贫了,但仍然要努力工作,让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

  奋斗的脚步,并不孤单。

  巴木玉布木的故事刷屏,正是因为和此刻正在各个岗位上兢兢业业的你、我、他产生了最强烈的情感共鸣。无论你在当地加班加点就地过年,还是为了抗疫继续坚守,无论你是经历磨难还是和顺致祥,在这个春天里,让我们又一次迈开脚步,继续坚定前行。(参与记者:李力可、姜克红)

这4张图,见证了“春运母亲”的追梦之路……

  这4张图,见证了“春运母亲”的追梦之路……

点击链接,阅读详版:

  “春运母亲”何以感动亿万国人

  记者:周科、姜克红、李思佳

  设计:赵丹阳

  编辑:王朝、赵丹惠、徐亮、魏海、张岩、任鹏飞、陈海通、张浩波、谢秀栋、黄康懿

“春运母亲”在福建打工受善待

  “春运母亲”在福建打工受善待

  本报福建霞浦2月4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强)今天上午,被称为“春运母亲”的32岁四川彝族妇女巴木玉布木在就业地——福建省霞浦县溪南镇东安海域的渔排上,高兴地收下了当地领导送来的新年红包和慰问品。

  2010年春运期间,巴木玉布木背负超高行囊,怀抱婴儿,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的画面,被新华社记者周科用镜头记录下来,感动了无数人。直到今年1月下旬,周科才找到当年抓拍的对象巴木玉布木,并在她的老家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瓦岩乡桃园村对她进行了回访,“11年前感动中国的春运母亲找到了”话题登上热搜。

  4天前,巴木玉布木从老家辗转来到位于闽东沿海的霞浦县和丈夫巫其石且会合。巫其石且和妹妹、妹夫在这里的渔排上替当地人养殖海参,每人每月保底工资6000元。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今天在现场看到,巴木玉布木一家4人穿着雨靴,戴着手套,将水里的一个个黑色塑料笼子提起打开,然后投入海带、小鱼料,再关上盖子放入水中。巴木玉布木告诉记者,他们平均每天要完成1400笼,从早晨5点半一直做到下午一两点才结束。“刚来这里时,渔排上下晃动,头有点晕。”巴木玉布木说,“现在慢慢感觉习惯了。”

  从前来采访的记者那里得知巴木玉布木就是感动中国的“春运母亲”,渔排老板陈庆兴颇为感动,今天中午特地租借了一座崭新的海上浮动管理房给巴木玉布木夫妇居住。下午收工后,巴木玉布木夫妇背着自己的小件行李住进了这座两室一厅一卫60平方米的新居。巴木玉布木笑嘻嘻地说:“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彝族新年在每年11月20日左右。今年春节巴木玉布木一家4人准备留在霞浦。老板陈庆兴对此已早有安排:春节放假3天,腊月廿九接员工到岸上和当地人一起过年。“考虑到他们不喜欢吃海鲜,我们准备了猪肉、鸭肉,让他们自己煮着吃。”陈庆兴表示,还将给员工发红包。

  巴木玉布木夫妇一同出外打工,4个孩子留在老家由外公外婆照看。巴木玉布木告诉记者,大女儿上初一,二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儿子上幼儿园,三女儿才两岁。

  她说,小时候家里穷,自己没上过一天学,一个字也不认识,连买火车票都要朋友帮忙,说普通话还是在家看电视学的。“我们出来打工,就是为了赚钱,让孩子们有条件读好书,上了大学将来好找工作,不要再像我们这么辛苦”。

  来源:中国青年报

“春运母亲”,找到你了!

  “春运母亲”,找到你了!(感人肺腑的中国故事(19))

2010年1月30日,巴木玉布木背着大包、抱着孩子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

  周 科摄

  2021年1月22日拍摄的身着彝族服饰的巴木玉布木。

  周 科摄

  这张照片,一定很多人都会记得:

  脸冻得通红的年轻母亲,左手拎着鼓鼓的双肩包,右手臂弯里抱着一个婴儿,背上是个巨大的编织袋行囊。尽管她的腰被深深压弯了,但眼神中透着坚毅……

  这是11年前的春运时节,新华社记者周科在南昌火车站抓拍到的。

  母爱无疆!这张照片,一时间传遍网络,令无数国人心灵震撼。“春运母亲”,成为那个时代的符号。

  这位年轻母亲叫什么?哪里人?如今过得怎么样?她的孩子还好吗?11年来,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周科脑际。因抓拍时仓促,周科未能留下她的联系方式。

  在江西工作期间,周科走遍全省近百个区县,一直未能找到这对母女。后来他到山东、广东工作,继续通过微信、微博等多种方式打听……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之年,他要找到这位母亲的心情更加迫切。

  转机发生在最近。根据近期网民提供的线索,经过一张张照片比对,“春运母亲”的身份确定了:巴木玉布木,彝族人,32岁,家住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瓦岩乡桃园村。

  周科马不停蹄赶赴大凉山。

  “还记得这个时候的样子吗?”1月21日,一见到巴木玉布木,周科便拿出了那张照片。

  “记得记得,这是我在南昌打工的时候。”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巴木玉布木笑了,又哭了!

  和11年前相比,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刻下多少沧桑,她反倒显得更年轻了些。

  在此后的3天时间里,巴木玉布木兴奋地向周科讲述了11年来家庭的变化:

  桃园村位于大凉山深处。全家有6亩旱地,过去一直种玉米、荞麦、土豆。肚子能吃饱,但是没有余钱花。2009年二女儿出生,家里开销加大。于是,她决定外出打工。

  因为没有文化,只能干些力气活儿——在南昌一家烧砖厂搬砖。一个月能挣五六百元。在工地上,二女儿经常生病,2010年春节前,她决定带她回家。

  当时不会讲普通话,火车票是找人代买的。背包中装满被子、衣物,手拎的双肩包里是方便面、面包、尿不湿。

  回家半年后,二女儿还是因病去世了……

  “那个年代,桃园村只有一条泥巴路通往外界,出行靠马车,孩子生病后,很难得到及时救治……”巴木玉布木说着,眼圈又红了。

  正当她和丈夫打算重新外出打工的时候,村干部告诉他们,政府推出“精准扶贫”,在家门口同样能挣到钱。她家被列为建档扶贫户。

  政府派出农技员指导村民种烟叶、果树等。她与丈夫把家里的6亩地全部改种了烟叶。第一年,因经验不足,夫妻俩仅挣了五六千元。从第二年开始,收入开始成倍增加,种植面积也从当初的6亩增加到15亩。去年,全家收入10万元。

  以前住的是土坯房。一到雨季,房子漏雨,时常打湿被子,脸盆、木桶放在床上接雨。家里没电,夜里,夫妻俩在屋里摸来摸去,寻找漏雨的地方,然后抱着孩子等着天亮。

  2018年获得国家4万元建房补贴,她自筹7万元在宅基地旁盖起了一栋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三室一厅的房屋粉刷一新,干净明亮,还贴上了地板砖。电饭煲、冰箱、洗衣机等家电齐全。

  一眨眼,大女儿巫其拉布木上初一了。孩子很懂事,学习成绩也不错。

  “孩子们上学,走的是宽宽的水泥路,十几分钟就到了。”现在的巴木玉布木,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呢。

  很显然,11年的奋斗拼搏,11年的岁月风霜,使这位彝族大姐过上了幸福生活,也多了一份满足与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