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读红色经典重访革命遗址|巍峨娄山关 旧貌换新颜

  忆秦娥·娄山关(毛泽东)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娄山关的第二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2月。二渡赤水后,红军回师攻占桐梓,夺取娄山关,二占遵义城,击溃和歼灭敌人两个师、八个团。这是在毛泽东等指挥下,发挥红军运动战优势所取得的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这一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军的士气,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气焰。在红军占领娄山关后,毛泽东即兴填词《忆秦娥·娄山关》。篇幅虽短,但气势如虹。

  娄山关是大娄山山脉主峰,素有“黔北咽喉”之称,是川渝入黔的交通要塞。如今娄山关依然陡峭险要,一年四季,吸引着无数海内外游客前来忆先辈、观山景。发挥了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秀传统的重要功能,塑造了一个响亮的红色文化品牌,拓展了振兴老区、脱贫致富的途径。

  2016年,遵义市汇川区根据《忆秦娥·娄山关》诗词意境打造“娄山十景”,以及娄山关景区游客服务中心、诗词馆、《娄山关大捷》实景演出等景区配套服务项目,开启娄山关旅游全新模式。提档升级后的娄山关景区,成为红色文化教育体验基地,同时,以全方位、一站式服务满足游客“吃、住、行、游、购、娱”的旅游需求。

  娄山关景区的持续红火,也带火了附近的乡村旅游。据统计,目前,仅板桥镇就有民宿和度假村600多家,标准床位达到了3万多个,带动340多户农民脱贫致富,间接实现就业3000多人。从事乡村避暑旅游农户的年平均收入,从过去的3万元增至7万元以上,群众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从3000元增至12000元。

  如今,红色圣地娄山关通过不断创新红色文化,展示传播方式,“可触可摸”的红色文化成为旅游新名片,增强了红色文化的吸引力、趣味性和感染力,让游客在这里追寻革命遗迹,感受红色文化,尽情领略“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恢宏气势和红军拼搏的伟大精神。

  记者:刘勤兵、袁泉(报道员)

建党百年红色旅游趋势渐热:红船成春节打卡“热地”

  (新春走基层)建党百年红色旅游趋势渐热:红船成春节打卡“热地”

  中新网嘉兴2月13日电(记者 施紫楠)13日,浙江嘉兴南湖景区码头前,一排排游船画舫整装待发。湖心岛上,草木葱茏,游人如织。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党建基地、红色教育基地等成为热门旅游地点。作为红船起航地,嘉兴红色旅游资源丰富,春节期间,南湖红船成为游客打卡“热地”。

中共“一大”纪念船 臧辰庚 摄

中共“一大”纪念船 臧辰庚 摄

  正午时分,来自江西赣州的赖先生登上了湖心岛。赖先生在嘉兴工作已有6年,今年因为疫情“就地过年”。选择旅游地点时,红船成为首选。

  “来了之后发现景区免门票,只要付20元人民币的渡船票,让我们外地人感受到了嘉兴热情好客的一种姿态。”赖先生说。

南湖初心邮筒 施紫楠 摄

南湖初心邮筒 施紫楠 摄

  据悉,自2020年7月1日起,南湖景区向全社会免门票开放。数据显示,2020年国庆、中秋假期,景区游客接待量达36.34万人次,列浙江省旅游景区前三位。2021年,将有更多游客选择踏入这片红色热土,重温中国革命历史。

  “1921年8月初,11位一大代表挤在一个闷热的船舱里,共商‘开天辟地的大事变’……”站在红船前,赖先生与其他游客一起,从讲解员范斌斌口中,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程。

一比一仿制的红船内舱 施紫楠 摄

一比一仿制的红船内舱 施紫楠 摄

  当范斌斌还是个小学生时,学校便经常组织学生来南湖瞻仰红船。成为讲解员近一千个日夜,红船早已成为刻在范斌斌生命里的印记。在他看来,“船还是那艘船,但又不仅仅只是艘船。”

  如今,“红船精神”是范斌斌为参观者讲解的重要内容之一。

  “为了保证讲解内容的严谨性,讲解员需要不断学习。”平时对历史不感兴趣的他,如今办公桌上摆着《红船精神研讨会论文集》,家里长年订阅相关业务杂志,各种党史书籍摆在床头。

  范斌斌表示,时值建党百年,南湖景区游客量暴涨。其中,更有不少退伍军人前来“朝圣”。红船对于老兵来说,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意义。

  73岁的老兵钱树仁,便与老战友一起特地从上海赶来。面对红船,一群老兵无比激动,仿佛回到了17岁参军时。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尽管已经离开部队几十年,但是我们初心不改。”钱树仁说,建党百年以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这一切,都得益于中国共产党,得益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亲眼看见红船后,钱树仁更加坚定了中国以后建设发展的信心。

  秀水泱泱,红船依旧。时代变迁,精神永恒。

  近年来,嘉兴在“红船精神”引领下推动文旅高质量发展,在弘扬红色文化中助推文化和旅游消费转型升级。

  在南湖会景园入口西侧,有一家名为“烟雨楼前”的文创店。一楼“南湖初心邮局”里,“红色禾城”丝巾等文创产品琳琅满目;二楼南湖红船书苑摆满书籍,一比一仿制的红船内舱,可供游客参观、留念。

  “除了推广和加强文创品牌,我们还创建了特色文化主题酒店,延长游客逗留时间,更推出灯光演艺、‘水上党课’等,推动嘉兴红色文旅产业有效融合。”嘉兴市南湖名胜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汪志刚说。

  为提振文化和旅游市场,未来嘉兴将继续丰富文旅休闲业态功能,形成以“船游嘉兴”为特色的中心城市夜游新格局,探索红色旅游联动发展新模式。

  回望历史,一大的情景历历在目;再看今朝,南湖畔红船依旧停驻。阳光照射下,船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光晕,向来往的游客讲述着建党百年的峥嵘岁月稠。(完)

稻城香格里拉:用美丽战胜贫困

  稻城香格里拉:用美丽战胜贫困(纪实)

  10月,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山坡上的小草已经枯黄。穿着羽绒服走进香格里拉镇,却能处处见到格桑花、杜鹃花,红的、黄的、粉的,艳丽色彩在秋阳下绽放。街道干净整洁,清一色的藏式新居鳞次栉比,游客络绎不绝,浓郁的民族风情扑面而来。

  一别就是4年。那个夏天,我随采风团走进甘孜,稻城县香格里拉镇,是我奉命专程前往的地方。

  4年,一个历史的瞬间,重走香格里拉,这里变化着实令人惊叹。

  小镇华丽转身

  香格里拉镇是亚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门户,是金沙江流域大香格里拉国际精品旅游区的核心区。镇党委书记格桑说:“香格里拉镇的亮点景区是亚丁。从1998年开始,不断有外地人到亚丁村旅游。那时没有公路,游客要进去,都得找村里人牵马驼着,来回花一天时间。县里领导组织了附近片区3000村民会战,一锄一锄挖通了仁村至亚丁的‘仁亚路’,被当地人自豪地称为‘四个三’精神:3千人、干了3个月、修了30公里路、用了30万元钱。”

  正是当年干部群众千辛万苦人工修筑的这条土公路,4年前被拓宽、硬化、铺油,改造成为现在亚丁景区标准的旅游线路,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通过“仁亚路”送到他们心中神往已久的“天堂”。

  2016年2月6日,国家旅游局发布首批“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单,把甘孜州全部纳入创建范围,甘孜人欣喜若狂,奔走相告。甘孜州委书记刘成鸣万分感慨:“这是我们推进全域旅游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是我们多年来为之奋斗、梦寐以求的喜事,是甘孜发展底部突围、转型升级的希望所在!”

  香格里拉,由此揭开崭新的篇章。

  “从2016年以起,全镇围绕房屋特色化、城镇绿色化、镇容美丽化,加大投入,做了大量的工作。仅用于场镇绿化买花草的资金,每年就投入近30万元。居民房屋风貌改造、新房修建都进行了统一规划、统一布局,消灭了脏乱差,走上绿色生态发展的新路子。”格桑书记曾经是名军人,身材高大壮实。说起本镇的旅游发展,如数家珍。

  2017年7月,香格里拉镇入选第二批“国家特色小镇”,享有“国际精品旅游小镇,雪域高原璀璨明珠”之称。2018年,香格里拉在全县率先脱贫,204家农户靠房租摆脱贫困,过上富足的小康生活。

  “现在的旅游工作重心是文化的注入”,格桑说:“我们镇属于新兴的旅游特色小镇,灵魂的东西还欠缺。比如1928年欧洲人约瑟夫·洛克只身来到亚丁发现亚丁的美,这个故事还有待进一步挖掘和宣传,还有,我们藏区的农耕文化、藏族风情、音乐舞蹈等等,都很有挖掘的潜力。”

  再次走进香格里拉镇的呷拥社区。如今这里声名鹊起,热闹非凡,皆因一家名叫四季莲花的客栈。店主李雪是藏家女子,家住康定,她在情歌城和成都都开办了文化旅游投资公司,生意不错,可4年前,她一头扎进这个距离成都900多公里的偏远小镇,在场镇中心地段租了一些民房,打造出一个融藏汉风情于一体的国际化桑吉林街,开咖啡店,开商店,开客栈,一路走红,她说是香格里拉的美好前景让她动了心,给她壮了胆。

  镇上今年还与域上一家公司签订了演艺协议,明年将上演藏文化系列节目,为景区注入新的文化活力。

  重走采风路,笔者发现,从2016年起,香格里拉镇的交通发生了巨变:在原有的基础上,修通了207国道,新建香木公路(香格里拉到凉山木里县),还有云南香格里拉县到稻城香格里拉镇的公路等,形成了名副其实的香格里拉大旅游圈。

  村民是最大的受益者

  几年前,香格里拉场镇还是一个偏僻的角落,镇上只有57户居民,加上乡政府、学校等各机关工作人员,仅500余人。这些年,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全镇常住人口猛增至现在的3000多人,房租猛涨。

  受益最大的一户是洛克街道上的居民雍金一家。她家有两栋楼房,是2016年通过政府旅游扶贫贷款和亲戚家借款建成的。10多个店铺全部租给商家了,房屋一年租金收入150万元。她家原来是贫困户,现在儿子大专毕业,帮着管理店铺。

  又一次走进呷拥社区阿里呷家,让人眼睛发亮:电磁炉、智能电饭煲、大彩电、热水器、洗衣机……时尚的电器都进了他的家。客厅很大,至少有60多平方米,地板和吊顶都是带着天然木香味的实木,生态环保。四面墙壁都做有藏式落地雕花壁柜,摆放有各种藏式铜器、饰品和家庭生活用具。

  阿里呷今年55岁,他家的地被景区征用,平常和妻子赋闲于家,5月开挖虫草、松茸时,就带上帐篷、粮食到山上住两个月。两个人能挣两三万多。

  阿里呷一家现在住的这栋三层楼房,每层楼150平方米,是2016年房屋出租后,通过旅游扶持贷款50万,加上自己收到的房租10万,共花了60万元建成。现在,新房的底楼也租了出去,自己就住二三楼。他的扶持贷款在2018年已经全部还清。就4年的时间,阿里呷的家模样全变了。

  村集体腰包也鼓起来了

  仁村,一个很暖心的村名。

  去亚丁景区,要走仁村过。景区游客接待中心,就设在仁村。因此,仁村也就成为游客进入景区的最佳留宿之地。

  “亚丁景区的旅游开发,让仁村成为全县最富有的村子。”仁村村支书同扎桑登说。

  仁村过去是全县最穷的村。后来,国家启动天保工程,退耕还林,解决了村民的温饱。1997年,县上开始了对亚丁生态旅游保护的宣传,经常有外地人来村里,让养马农户带他们去亚丁里面看自然风光,给的报酬在贫穷的村民眼里丰厚得不可思议。

  仁村发生变化最大,是从打响脱贫攻坚战开始。全村有11户贫困户。这一年,政府开始给予村民贷款扶持,每户贷款20万,引导他们装修房子,开办民宿或出租。到2018年,全村有56户农户的房屋通过政府招商引资,租给外地老板开民宿。

  这一年,村上的所有土地,都被景区管委会按每亩2360元征收。

  这一年,仁村11户贫困户全部脱贫。

  依托景区发展,仁村不仅老百姓富裕了,家家都有小车,家家门口的路都通大巴车,村集体同样也富裕了。

  用美丽战胜贫困。香格里拉的旅游奔小康之路将会越走越宽广。(刘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