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春莹9分钟答记者问 详解为何美国会和香港暴乱场景相似但反应不同

  中新社北京1月8日电 (李京泽)继7日对美国会暴乱作出回应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利用9分钟的时间答记者问,再次解读一些人对香港冲击立法会事件和美国会暴乱截然不同的反应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香港警方正当执法 中国内政不容干涉

  华春莹表示,香港警方依法拘捕的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颠覆国家政权罪。香港国安法对危害国家安全罪行有明确定义,并依法保护香港居民根据基本法和两个国际人权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

  “我们多次强调,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外部干涉。他们没有任何权力要求中方释放被依法拘捕的犯罪分子。”她说。

  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与民主自由无关

  华春莹援引美国白宫发言人的电视声明说,美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和平集会自由,但昨天在华盛顿看到的不是和平集会。他们破坏了第一修正案的权利。

  华春莹说,白宫发言人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暴力行为,表示触犯法律者应受到法律最严厉的惩罚。美国有些社交媒体对美国领导人也采取了限制措施。“这说明,即便在美国,言论自由也是有界限的,滥用所谓的自由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为什么在美国不可接受的事情,香港就必须接受?为什么在美国都不允许的‘自由’,要求香港必须允许?”华春莹指出,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与民主自由无关,所谓政见不同与企图严重破坏政府依法履行职能之间是存在清晰界限的。任何法治国家和法治社会都不会允许危害国家安全和严重破坏政府依法履行职能的行为。

  香港冲击立法会事件和美国会暴乱两点不同

  华春莹说,我注意到个别媒体称,在香港发生的冲击立法会事件和在美国会发生的事情是不同的,不应该作比较。如果非说两者不同的话,我想至少有两点不同:

  第一,2019年7月冲击香港立法会的那些暴徒,打砸破坏立法机构,追杀无辜民众,用汽油弹和匕首攻击警察。这样的罪行比在美国爬上国会外墙、冲进国会更严重、更恶劣,更应该被定义为“暴徒”、“恐怖分子”,更应该受到法律严惩。

  第二,在美国国会发生的事情是美国人自己组织的,而在香港发生的事情是有外部势力煽动、策划、组织、指挥和实施的,而美国有些人在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双标行为背后是西方至上的优越感和意识形态偏见

  针对一些人认为美国发生的事和香港的不同,华春莹指出,这是一种双标行为,反映的是其心中西方至上的优越感和意识形态偏见,这也涉及到怎么定义民主和自由的问题。

  她说,一个国家到底有没有民主、有没有自由,关键要看老百姓满不满意,有没有幸福感、安全感和获得感,是全体社会成员还是极少数人在真正享受自由和发展。

  华春莹指出,同一些国际学者说“美国政府属于1%,依靠1%,为了1%”不同,中国政府代表、反映和维护的是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致力于确保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命、价值和尊严。我们的民主是广泛、真实和管用的。

  华春莹称,在民主、自由问题上,对中国作出种种指责的人,要么是不了解中国,要么就是太过妄自尊大。“我们希望相关人士能努力放下身段去了解真实的中国。我们愿意向他们介绍中国的真实情况,同时也坚决反对他们以所谓的民主自由为名干涉中国内政。”(完)

同有暴乱但美方反应截然不同 华春莹称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中新网北京1月7日电 (记者 张素)一些美国官员、媒体曾将发生在中国香港的暴乱称为“美丽风景线”,如今则对冲击美国国会者形容为“暴徒”“恶棍”“耻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应询时,既表示希望美国人民尽快享有和平,同时也提出,应对上述截然不同的反应及其背后原因进行深刻反思。

  当日有记者问,中方如何看待美国正在发生的暴乱?将美国暴乱与此前在香港发生的事情进行对比,中方对此又有何评论?

  “我们都注意到美国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相信美国人民希望恢复正常的秩序。”华春莹首先说。

  华春莹说,中国民众有权利和自由在网上发表他们的看法和评论。“我想很多人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似曾相识的情景,但是美方一些人包括一些媒体作出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她说,2019年7月,激进示威者暴力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他们肆意损害立法会设施,使用有毒粉末和液体袭击和围殴警察,甚至咬断警察的手指,用刀刺伤警察,但是香港警方保持了高度克制和专业,没有一个示威者死亡。现在在华盛顿发生的事情,暴力程度和破坏程度没有当年在香港发生得那么严重,但据媒体报道已有4个人死亡。

  “大家可能还都记得,当时美国的官员、议员还有一些媒体对香港用的是什么词,现在他们对美国用的又是什么词?我也留心搜寻了一下,美国的主流媒体众口一词谴责‘这是暴力事件,暴徒、极端分子、恶棍,是耻辱’。”华春莹话锋一转,“当年他们形容香港暴力示威者的时候用的是什么词呢?‘美丽风景线’,他们把这些激进暴力示威者美化成民主英雄,说美国人民和他们站在一起。”

  华春莹说,美方一些人对2019年香港发生的事情和今天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反应和用词截然不同,这种鲜明的对比及其背后原因是令人深思的,值得大家进行严肃和深刻反思。

  “我们相信美国人民是希望安全和安宁的,特别是在当前疫情的严峻形势下,我们也希望美国人民能够尽快享有和平、稳定和安全。”华春莹说。

  她还说,包括中国媒体在内的多家媒体在华盛顿国会山的常用连线点遭到示威者袭击,好在记者还是安全的。“我们向前方记者表示慰问,同时也呼吁美方采取必要的措施保障媒体记者安全。”她说。(完)

外交部回应美国国会遭暴力冲击

  1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问:美国国会遭遇暴力冲击,已造成多人死亡。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国有些人将该事件与此前香港发生的事件相比较,并形容称这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首先我想说,我们都注意到美国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相信美国人民希望恢复正常的秩序。你刚才也问到了,有媒体报道,在这次暴力事件当中已经有4人死亡,而且注意到中国网民的一些反应。我也愿意借这个机会跟你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中国的民众有权利和自由在网上发表他们的看法和评论,同时我想,很多人在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似曾相识的情景,但是美方一些人,包括一些媒体做出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你刚才提到了香港2019年7月激进示威者暴力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他们肆意地损害立法会的设施,使用有毒的粉末和液体袭击和围殴警察,甚至咬断警察的手指,用刀刺杀警察,但是香港的警方保持了高度的克制和专业,没有一个示威者死亡。

  但是现在在华盛顿发生的事情,暴力程度和破坏程度没有当年在香港发生的那么严重,但是你提到已经有4个人死亡。大家可能还都记得,当时美国的官员议员还有一些媒体,他对香港用的是什么词?现在他们对美国用的又是什么词呢?

  我也留心搜寻了一下,美国的主流媒体都众口一词谴责“这是暴力事件”“暴徒”“极端分子”“恶棍”“是耻辱”。那么当年他们形容香港的那些暴力示威者的时候用的是什么?你刚才也提到了“亮丽的风景线”,把这些激进暴力的示威者美化成“民族英雄”,说美国人民和他们站在一起。我想,美方的一些人对2019年香港发生的事情和今天在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反应和用词截然不同,这种鲜明的对比及其背后的原因是令人深思的,值得大家都进行严肃和深刻的反思。

  我们相信美国人民是希望安全和安宁的,特别是在当前疫情的严峻形势下,我们也希望美国人民能够尽快享有和平、稳定和安全。

  另外,我还注意到,中国中央广电总台国际交流局的发言人发表了一个声明提到,包括中国媒体在内的多家媒体在华盛顿国会山的常用连线点遭到了示威者的袭击,好在记者还是安全的。我们向前方的记者表示慰问,同时也呼吁美方采取必要的措施保障媒体记者的安全。

  肖新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