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顺利唤醒 进入第27月昼工作期

  中新网2月7日电 据中国探月工程官方微博消息,​​在遥远的月球背面,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月球车分别于2月6日16时48分和4时26分结束月夜休眠,受光照自主唤醒,进入第27月昼工作期。“玉兔二号”月球车走到月面以来,累计行驶里程约628.5米,目前位于着陆点西北方向,距离着陆点直线距离约430米。​

嫦娥四号巡视路径图

嫦娥四号巡视路径图。图片来源:中国探月工程官方微博。

  第27月昼拟开展的科学探测:

  (1)全景相机择机对石块和撞击坑进行彩色图像。

计划拍摄区域,择机获取更全视角的彩色影像

计划拍摄区域,择机获取更全视角的彩色影像。中国探月工程官方微博。

  (2)向当前月球车位置西南方一直径约为18cm的岩块行驶,距离当前位置约17.8m,利用红外成像光谱仪对该石块及周边月壤进行探测。

建议探测石块位置

建议探测石块位置。中国探月工程官方微博。

  (3)中性原子探测仪开机工作,行驶过程中测月雷达同步探测。

嫦娥四号顺利唤醒进入第26月昼 已工作736个地球日

  中新社北京1月8日电 (郭超凯)记者从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获悉,伴随着月球背面新一轮曙光,嫦娥四号迎来了第26月昼。截至目前,嫦娥四号已工作736个地球日,继续刷新人类探测器在月球背面工作的纪录。

  “玉兔二号”月球车于1月7日10时29分唤醒,嫦娥四号着陆器于1月8日03时13分唤醒。在本月昼期间,“玉兔二号”月球车将继续向玄武岩分布区域或反射率较高的撞击坑区域(距离当前探测点约27m,坑南边存在一直径约160m的退化撞击坑)行进,这两个位置均位于当前探测点西北方向上。

  本月昼期间,“玉兔二号”月球车计划开展以下探测活动:一是优选在接近月午时刻进行全景相机环拍;二是红外成像光谱仪开展探测及定标;三是中性原子探测仪开机探测;四是行驶过程中测月雷达同步探测。科研团队继续对获取的探测数据进行科学分析,相关成果将及时发布。

  2019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完成“惊天一落”,成为人类首个在月球背面实现软着陆的探测器。两年来,科研人员对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20多个月昼所获得的探测数据进行研究分析,持续产出科学成果。(完)

嫦娥四号唤醒进入第26月昼工作期 已工作736个地球日

  中新网1月8日电 据中国探月工程官方微博消息,嫦娥四号迎来了第26月昼,“玉兔二号”月球车于1月7日10时29分唤醒,着陆器于1月8日03时13分唤醒。截至今天,嫦娥四号已工作736个地球日,继续刷新人类探测器在月球背面工作的记录。

  消息显示,在本月昼期间,月球车将继续向玄武岩分布区域或反射率较高的撞击坑区域(距离当前探测点约27m,坑南边存在一直径约160m的退化撞击坑)行进,这两个位置均位于当前探测点西北方向上。

距离最近反射率较高的撞击坑(紫色圆圈区域),虚线红色圈为退化撞击坑。

距离最近反射率较高的撞击坑(紫色圆圈区域),虚线红色圈为退化撞击坑。

  据悉,本月昼期间计划开展以下探测活动:

  (1) 优选在接近月午时刻进行全景相机环拍。

  (2) 红外成像光谱仪开展探测及定标。

  (3) 中性原子探测仪开机探测。

  (4) 行驶过程中测月雷达同步探测。科研团队继续对获取的探测数据进行科学分析,相关成果将及时发布。

距离最近的玄武岩分布区域(红色线条区域)

距离最近的玄武岩分布区域(红色线条区域)

嫦娥四号顺利唤醒 进入第26月昼开展多项探测活动

  嫦娥四号顺利唤醒 进入第26月昼工作期

  伴随着月球背面新一轮的曙光,嫦娥四号迎来了第26月昼,“玉兔二号”月球车于1月7日10时29分唤醒,着陆器于1月8日03时13分唤醒。截至今天(8日),嫦娥四号已工作736个地球日,继续刷新人类探测器在月球背面工作的纪录。

  在本月昼期间,月球车将继续向玄武岩分布区域或反射率较高的撞击坑区域(距离当前探测点约27m,坑南边存在一直径约160m的退化撞击坑)行进,这两个位置均位于当前探测点西北方向上。

△距离最近反射率较高的撞击坑(紫色圆圈区域),虚线红色圈为退化撞击坑

  本月昼期间计划开展以下探测活动:

  (1)优选在接近月午时刻进行全景相机环拍。

  (2)红外成像光谱仪开展探测及定标。

  (3)中性原子探测仪开机探测。

  (4)行驶过程中测月雷达同步探测。

  科研团队继续对获取的探测数据进行科学分析,相关成果将及时发布。

△距离最近的玄武岩分布区域(红色线条区域)

“玉兔二号”月球车行驶里程突破600米

  中新社北京12月22日电 (郭超凯)记者22日从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获悉,“玉兔二号”月球车行驶里程突破600米。

  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月球车分别于12月22日5时和12月21日19时22分完成第25月昼工作,按地面指令完成月夜模式设置,进入月夜休眠。截至目前,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月球车已在月面工作719天,月球车累计行驶600.55米。

  科研人员对25个月昼所获得的探测数据进行研究分析,持续产出科学成果。近期发表于国际权威学术期刊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上的一篇科学成果表明,搭载在嫦娥四号着陆器上的月球中子和辐射剂量仪在月球背面探测到了一个太阳高能粒子事件(SEP)。这是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表面探测到SEP,验证了仪器性能,也对SEP的加速机制和加速源区做了详细分析。

  嫦娥四号之前的就位观测结果表明,月球表面的辐射强度大约是地球上辐射强度的100倍左右。由于月球没有像地球一样的大气和磁场,银河宇宙线可以轻松到达月球表面,这样高强度的背景辐射会对在月球表面作业的宇航员造成损伤。此外,当太阳活动爆发时,太阳高能粒子事件还会导致成千上万倍的粒子流量增长,空间辐射也会极大增强。因此,对太阳高能粒子到达月球的观测尤其重要。

  2019年,太阳处于活动极小年,很长时间没有太阳黑子出现,观测到太阳高能粒子事件的机会更是很小。此番嫦娥四号捕捉到太阳高能粒子事件。研究发现,无论是电子还是质子都表现出很好的速度弥散,通过对数据点进行线性拟合,可以推出粒子从加速区释放的时间以及粒子到达月球前在行星际空间传输的距离。(完)

再忆“玉兔号”月球车 探月“嫦娥”张玉花这样说

  再忆“玉兔号”月球车 探月“嫦娥”张玉花:如果能登月,我想看看能不能修好它

  中新网上海12月20日电(郑莹莹)“啊……我坏掉了。”月球车玉兔2014年初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发布的这条信息曾让人揪心不已。

  本周末在上海科技馆举办的上海科普大讲坛上,探月“嫦娥”张玉花回忆起这一刻仍难掩遗憾,“有一次有人问我,如果想象一下你能到月球上去,你想干嘛?我说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看我的‘玉兔一号’(玉兔号月球车),我想看看还能不能修好它。”

  张玉花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探月工程负责人、嫦娥五号探测器副总指挥,是航天人眼里的现实版探月“嫦娥”。

  2014年初,“玉兔号”月球车在第二个月昼周期,行进时被石块磕伤,造成电缆短路,行程终止在了114.8米。

  在当天的讲坛上,张玉花说,在后来的研究中发现,“玉兔号”月球车之所以没能达到预期的结果,一是由于当时未能很好地预估月球表面温度,月球车上的电缆变软变长,电缆外的绝缘皮变得薄弱。另一原因可能是“玉兔号”月球车在往前走的时候走得太快,电缆磕在石块上被拉了出来,月表温度高,经过几次行走后电缆就破了,最终造成整个月球车短路,供不上电,也就无法行动了。

  此后玉兔依然顽强地“存活”了两年多,张玉花说,这证明当时的电源、测控功能依然良好。

  2016年7月底,“玉兔号”月球车停止工作,与它的粉丝正式道别。

  那是中国航天第一次触及月面,工程目标圆满完成,但张玉花始终憋着一口气,要让“玉兔二号”月球车弥补这个遗憾。她带领团队优化设计,尽可能减少电缆裸露在外。

  再送月球车远行,张玉花像是送孩子上大学的母亲,“我把孩子交到你们手上了,可一定得照顾好它!‘开车’的时候千万别莽撞。”

  “玉兔号”月球车的探索为“玉兔二号”月球车能够长时间稳定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如今,“玉兔二号”已圆满完成任务,并且还在超期服役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