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罪认罚教育转化效果显著 瓦解涉黑组织“攻守同盟”

  东营垦利:瓦解涉黑组织“攻守同盟”

  本报讯(记者郭树合 通讯员王艳青 王晓晴)近日,由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耿某等20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公开宣判,涉案人员中有18人认罪认罚,认罪认罚具结书签署率达到90%。

  据了解,耿某纠集郭某、刘某等人,在东营市东营区长期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渐形成人数众多、分工明确、成员固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逞强争霸、插手纠纷、替人行凶、非法敛财、欺压残害百姓,实施违法犯罪20余起,获取巨额经济利益4000余万元,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鉴于该案影响巨大,垦利区检察院应公安机关邀请,在立案侦查、捕后诉前阶段“双提前”实质性介入,充分发挥捕诉一体优势,引导侦查取证工作。

  案件移送该院审查后,公诉团队在提审讯问、制作审查报告及起诉书的同时,积极开展认罪认罚教育转化工作,依法告知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从宽的性质后果,让其知晓在无其他从轻减轻情节的情况下、认罪认罚是获得从宽处罚的最好方法。

  庭审阶段,公诉团队通过释法说理,与辩护律师共同做好认罪认罚教育转化工作,并按照由轻到重、抓住重点的思路,从非组织成员的思想工作入手,逐步做组织成员中一般参加者、积极参加者、骨干成员、组织者、领导者的思想工作。同时,选择关键性人物作为突破重点,达到示范引领、以点带面的效果。

  经过多方努力,有18名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认罪认罚率达到90%,有效分化瓦解了该组织成员的“攻守同盟”。

  日前,该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等7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主犯耿某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数罪并罚,分别判处骨干成员郭某、卢某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13万元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4万元;其他涉案人员分别被判处八年六个月到一年四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打击行业黑恶势力 规范文旅市场秩序

  新华社北京2月19日电 题:打击行业黑恶势力 规范文旅市场秩序——文旅系统扫黑除恶行动成效显著

  新华社记者余俊杰、周文冲、周玮

  文化和旅游领域扫黑除恶专项整治工作启动以来,各地坚决铲除行业黑恶“毒瘤”,深入开展文化产品、旅游市场等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经营行为,持续规范文化和旅游市场经营秩序。

  专项整治中,各地全面排摸线索,实施精准打击,一批对娱乐行业经营者收取保护费、敲诈勒索、强行抽成的黑恶势力被依法铲除。

  在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以张某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寻衅滋事控制当地相关歌舞娱乐场所,并通过收取“保护费”、强行入股、在场所内开设赌场以及垄断场所内消费品供应等手段,攫取非法经济利益,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2020年10月,经依法审判,一审判处张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其他犯罪人员分别判处有期徒刑、罚金不等的刑罚。该黑恶犯罪团伙的覆灭,有力打击和震慑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净化了文化和旅游市场环境,保护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和财产安全。

  近年来,非法出版物的经营渠道逐步从线下转到线上,在专项整治工作中,一批犯罪方式专业化、作案工具现代化、违法经营规模化的非法“出版集团”被依法捣毁。

  去年5月12日,由安徽省亳州市扫黄办牵头,市文化旅游体育局、市公安局执法人员,对位于亳州市经开区的一处仓库开展联合执法,现场查获3500余册疑似非法出版物,后经鉴定均为非法出版物。

  经查,2018年9月至案发期间,犯罪嫌疑人孔某某等在网店销售10余种非法出版物共6万余套。经初步统计,累计销售收入1400余万元。

  据介绍,该团伙成员在非法出版物编辑、出版、转运、批售等各环节分工明确,设立“业务洽谈处”“编辑部”“销售处”和仓库,形成了编、印、发一条龙的地下“出版集团”; 该团伙拥有7家销售网店,10多名售后服务人员,以及摄影棚等现代办公设备;该团伙骨干人员有过网络销售、印刷行业经历,深谙出版物经营运作程序,还经常变换发货地址及快递公司、修改非法出版物书名和内容以逃避打击。

  该团伙被依法查处,有力打击了当地网络出版物销售市场违规经营行为,规范了网络出版物市场经营秩序。

  专项整治中,各地还集中力量,针对旅游市场加强执法检查,从严查处“不合理低价游”、未经许可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建立常态化“体检式”暗访评估机制。

  2019年3月,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厅文化市场执法监督局和长春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陆续接到群众投诉,吉林省长白山旅行社有限公司拒不返还游客出境旅游保证金。经查,该公司已于2015年5月被吊销《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但截至案发,仍以旅行社或相关联的公司名义招徕游客,开展旅行社经营业务。

  据悉,该公司实际经营者李某,故意隐瞒已被吊销经营许可的事实继续开展非法经营活动,恶意收取并非法占有游客预交的费用,涉及人员多,数额大,且面对讨要欠款的旅游者态度恶劣,影响极坏。2019年12月5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判决其他被告人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据统计,2018年至2020年,全国各级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共出动执法人员3000万余人次,检查经营单位700万余家次,办结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各类案件12.3万件,责令停业整顿4767家次,吊销许可证716家,有力规范了文化和旅游市场经营秩序。

青海:2020年依法宣判“日月山埋尸案”“血渭一号大墓”等大要案

  中新网西宁1月30日电 (记者 张添福)青海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30日下午在西宁举行。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代理院长张泽军作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时介绍,该省2020年依法宣判一批大要案。

  张泽军介绍,2020年,全省法院依法惩治刑事犯罪,审结一审刑事案件4811件,判处罪犯6640人,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

  张泽军介绍,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省法院受理涉黑涉恶案件239件,审结230件,结案率96.23%。依法审结门源“3·20”案、西宁“袁氏兄弟”案等大要案,公开宣判“日月山”埋尸案。

  据悉,门源“3.20”案即一审法院公开审理了谢某某、孔某某等2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涉及敲诈勒索、故意伤害等14个罪名,2名主犯数罪并罚分别被判处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其余2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被告人上诉后,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西宁“袁氏兄弟”案即2020年6月3日至7日,一审法院公开审理了袁某健、袁某浩、袁某、李某华等30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涉及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等13个罪名,犯罪事实多达58起,2名主犯数罪并罚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二十三年,对其他28名被告人分别依照其在组织中的地位、所起的作用及所犯罪行被判处有期徒刑。被告人上诉后,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2020年10月12日,一审法院公开审理了备受社会关注的“日月山”埋尸案,即张某虎、马某等3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该案系全国扫黑办、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公诉机关指控称,2002年4月,被告人马某等6人组织绑架杀害马某某,并将其掩埋在日月山垭口附近的路基下,逃离现场。张某虎伙同马某组织、领导人数众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且较稳定的犯罪组织,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及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二审正在审理之中。

  此外,张泽军说,全省法院还审结“血渭一号大墓”特大盗窃案。

  据悉,一审法院公开审理了孙某林等12人盗掘古墓葬一案。公诉机关指控称,2016年至2017年间,孙某林、马某选、夏某某太等人多次前往热水墓群血渭一号大墓实施盗掘古墓,涉案文物646件。被告人盗掘行为破坏了古墓葬的完整性和保存环境。经鉴定,所盗墓葬地址分别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热水墓群中的一座墓葬(时代为唐代吐蕃时期)和夏日雅玛可布西遗址,其中“血渭一号大墓”素有“东方金字塔”“九层妖塔”之称。一审法院依法判处相应刑罚和罚金,并缴纳文物修复和维护公益赔偿金40.8万元,依法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被告人上诉后,二审法院维持或部分改判刑事量刑判决,维持一审公益诉讼赔偿金和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的判决。(完)

宁夏审计厅原厅长尹全洲被判有期徒刑14年

  新华社银川1月26日电(记者张亮)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宁夏审计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尹全洲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一案一审宣判,尹全洲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法院审理查明,自2006年至2014年,尹全洲在担任宁夏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自治区审计厅党组书记、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小额贷款公司资质审批、经营范围调整、保证金解封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534.5万元。案发后,涉案赃款已全部追回。2008年至2009年,尹全洲在担任宁夏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期间,挪用公款1300万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

  法院审理认为,尹全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索取、收受他人财物534.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其中索贿200万元,应依法从重处罚;尹全洲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1300万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法院依法判处尹全洲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同时追缴其违法所得。

“剑网2020”专项行动关闭侵权盗版网站(APP)2884个

  中新网1月15日电 据国家版权局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剑网2020”专项行动期间,共删除侵权盗版链接323.94万条,关闭侵权盗版网站(APP)2884个,查办网络侵权盗版案件724件,其中查办刑事案件177件、涉案金额3.01亿元,调解网络版权纠纷案件925件。同时,遴选发布“剑网2020”专项行动十大案件,涵盖图书、影视、音乐、游戏、软件、图片等作品类型。

  消息显示,2020年6月,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联合启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20”专项行动,严厉打击视听作品、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在线教育等领域侵权盗版行为,着力规范网络文学、游戏、音乐、知识分享等平台版权传播秩序。

  专项行动期间,共删除侵权盗版链接323.94万条,关闭侵权盗版网站(APP)2884个,查办网络侵权盗版案件724件,其中查办刑事案件177件、涉案金额3.01亿元,调解网络版权纠纷案件925件,网络版权秩序进一步规范,网络版权环境进一步净化。

  近日,国家版权局等四部门遴选了“剑网2020”专项行动十大案件,涵盖图书、影视、音乐、游戏、软件、图片等作品类型。

  1、江苏淮安“2·22”销售侵权盗版图书案

  王某未经权利人许可,委托李某某印刷侵权盗版图书59种、共计929314册,运至其租赁的北京仓库和淮安仓库储存,后通过网络对外销售,涉案图书码洋9000余万元。2020年11月,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两被告单位罚金各50万元;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0万元;判处李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60万元;判处其他被告人有期徒刑缓刑并处罚金。

  2、上海“3·12”涉嫌制售侵权盗版图书案

  2020年6月,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侦破该案。经查,自2018年1月起,牛某某等购买《四五快读》《DK博物大百科》等正版图书,委托他人翻印成盗版书后销售给陈某某等,陈某某等通过微信公众号销售牟利。专案组抓获犯罪嫌疑人10人,捣毁制假窝点3处,查获侵权盗版图书20余万册,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3、河南开封谭某某等涉嫌销售侵权盗版教辅案

  2020年6月,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公安局从一条微信网络购书线索入手,深挖出一个涉及多省市的印刷、销售盗版教辅图书犯罪网络,抓获犯罪嫌疑人21名,查扣印刷生产线6条、机器设备53台、印刷纸张176吨,缴获图书7万余册,涉案价值6000余万元。目前3名主犯已被检察院批捕。

  4、广东江门杨某某等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案

  杨某某、王某未经权利人许可,将侵权影视播放链接放至网站供用户点播观看。此外,杨某某联系劳某某等到江门地区多间影院盗录最新上映的《攀登者》《零零后》等院线电影,放至网站供用户点播观看。2020年9月,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杨某某有期徒刑缓刑,并处罚金13万元;判处王某有期徒刑缓刑,并处罚金16万元;追缴二人违法所得。

  5、辽宁丹东苏某等涉嫌销售侵权盗版教学课件案

  2020年5月,根据报案线索,辽宁省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现场从苏某笔记本电脑内查获涉嫌侵权盗版教学课件1万余部。经进一步调查,发现浙江黄某通过互联网搜集、购买侵权盗版网课视频共计10万余部,通过其开设的微店将侵权盗版课件销往10多个地区,涉案价值500余万元。

  6、江西南昌“0791DJ音乐网”侵犯音乐作品著作权案

  龚某某未经权利人许可,在互联网上下载大量音乐作品,提供在线收听及下载服务,点击数1881余万次,注册会员人数640人,充值金额近3.37万元。2020年11月,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龚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6万元。

  7、安徽滁州程某某等涉嫌侵犯软件著作权案

  2020年6月,根据报案线索,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公安局对该案进行调查。经查,程某某、王某为非法牟利,购买他人拥有著作权的数控系统后将芯片拆解,聘请陈某某破解芯片内部程序,将破解后的程序植入空白芯片内,并与其他零部件组装成数控系统、伺服驱动器后在淘宝、微信等网络平台销售。2019年1月至今,共销售侵权数控系统4000余台,销售金额1000余万元,非法获利100余万元。

  8、湖南岳阳“3·25”侵犯网络游戏著作权案

  根据权利人报案,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对该案进行调查。经查,陈某、周某利用非法获取的软件源代码架设游戏私服牟利,后章某加入,3人非法运营“皇家天龙”“剑雨天龙”和“兽血天龙”等3款私服游戏,至2019年6月21日非法获利超过1000万元。2020年10月,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分别判处3名被告人三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合计954万元。

  9、北京优宇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案

  2020年9月,根据举报线索,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对该案进行调查。经查,2018年11月至2020年9月,该公司未经权利人许可,通过其经营的APP向公众传播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非法经营额5148.4元。2020年10月,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对其作出没收违法所得、罚款3万元的行政处罚。

  10、上海犀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摄影作品著作权案

  2020年7月,根据投诉线索,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执法总队对该案进行调查。经查,该公司未经权利人许可,通过其经营的网站向公众传播中超足球比赛摄影作品257张。2020年12月,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执法总队责令当事人停止侵权行为,并作出罚款15万元的行政处罚。

考试作弊依法严惩诚信应考捍卫公平

  考试作弊依法严惩诚信应考捍卫公平

  □ 本报记者  范天娇

  □ 本报实习生 汪涛

  “考试必过”“专业替考”“不过全额退款”……在一些重要考试前夕,一些不法分子利用部分考生急于求过的心理,在社交媒体以及相关网站中推送类似“考试包过”的信息。面对这样的“承诺”,有的考生铤而走险购买了作弊“服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考生会利用人情关系找亲友代替自己考试。然而,这样的路注定是走不通的,在“捷径”的尽头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法治日报》记者选取了近年来安徽省法院系统审理的涉考相关案件,提醒考生诚信应试,切勿触碰法律红线。

  代人参加资格考试

  触犯刑律双双受罚

  张某是安徽省蚌埠市某医院的职工,2018年,他准备参加当年的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但是张某自认为备考不充分,无法通过这次的考试。于是他找到了硕士研究生毕业、正在蚌埠市某高校任教的朋友刘某,希望刘某能够替自己去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起初刘某拒绝了张某的请求,但张某依旧坚持让刘某替考,并多次上门说服刘某帮助自己。碍于朋友面子,刘某答应了张某的替考请求。

  2018年8月25日,考试当天早上,张某将自己的身份证、准考证等交给刘某,随后刘某进入了位于安徽省宿州市第四小学的考场,代替张某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考试开始时,监考老师并没有发现刘某是替考考生,但是当核对证件时,监考老师发现刘某与证件上的照片差异较大,于是上报了考点考务组。此时,眼看已经掩藏不住的刘某主动说出了自己替考的事实,随后刘某被交给公安机关。刘某落网后,张某也向公安机关投案。

  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和刘某在明知违反法律的情况下,依旧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发生了替考行为,两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代替考试罪。张某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刘某归案后也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对两人从轻处罚。2019年10月,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因犯代替考试罪,张某被判处管制1年,罚金人民币1万元;刘某被判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考前承诺考研包过

  非法售题并处罚金

  熊某是安徽省铜陵市某考研辅导机构的工作人员,2016年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前夕,他打着“MBA考研包过班”的旗号向社会招收了20余名考生。在开班仪式上,熊某向报名考生作出了“考研必过”“不过全额退款”等承诺,随后收取了每名考生25000元到35000元的“辅导费”。

  随后,熊某找到了湖北省某教育信息咨询公司的工作人员彭某、梁某和程某,与他们约定以“包过”一个学生12000元或16000元的价格,由彭某、梁某和程某为其招收的考生提供考试作弊器材,并进行作弊器材的使用培训。梁某还承诺自己可以为熊某提供所谓的“考前答案”,并保证答案的准确性。考虑到将作弊器材带入考场风险较大,熊某决定让梁某为其提供“考前答案”。经过商议,他们认为湖北某市的研究生考试监考环境比安徽省宽松,又商定将这些考生安排在湖北某市参加考试。

  在研究生招生考试的前几天,熊某和程某将20名考生带至湖北省某市备考。考试当天凌晨3时,梁某通过邮箱将几个小时后将要开考的MBA综合和英语两科的试题答案发送给熊某和程某,他们收到答案后,立刻叫醒了20名参加考试的考生,随后熊某和程某将收到的答案打印出来分发给他们,并告知他们此即为“考前答案”,抓紧时间记背。当天上午研究生招生考试如期开考,在考场外,彭某和程某又将“考前答案”发到其他考研QQ群,共有两个群864名考生收到了这份流出的“考前答案”。

  2016年1月至4月期间,熊某等人因涉嫌犯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罪被铜陵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次年10月,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考试作弊案作出终审判决,熊某、彭某、梁某、程某因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到一年零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至1万元不等。熊某违法所得人民币50万元依法没收,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

  分工合作组织作弊

  当场事发悉数落网

  2016年初,蒋某通过QQ与何某认识,何某自称手上有考试作弊的电子设备。经过商谈,蒋某于当年3月份通过何某购买了两台考试作弊设备,并学习了该设备的操作方法,何某收取蒋某2000元。

  蒋某获得作弊设备后,准备用于当年的高考中,并通过互联网认识了江西省某中学高中生吕某和南昌某大学学生余某。三人商议后,决定由吕某提供当年高考试题,余某负责做题,蒋某还找到了范某等人协助作弊。高考前夕,考生包某和李某找到蒋某,要求蒋某帮助其在考场上作弊。蒋某收取了他们每科2500元的“辅助费”。

  考试期间,吕某进入考场,使用电子设备对空白试卷进行拍照,并通过QQ将试卷发送给协助作弊的范某,范某在安徽省涡阳县某酒店内将空白试卷照片发送给大学生余某,余某做完后,拍摄照片并发送给范某,范某收到余某做出的答案,将图片编辑成文字后通过电脑控制考试作弊设备发到考生秘密带入考场的“橡皮”形状的电子接收器上。然而,监考老师在考场上当场发现了两名考生手中的橡皮疑似电子作弊设备,于是上报给公安机关处理,何某、蒋某、吕某、余某、范某等很快便悉数落网。

  涡阳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何某销售考试作弊电子设备用于他人高考作弊,其行为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鉴于何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但属于罪责相对较轻的主犯,且何某自愿认罪,故可酌情从轻处罚。其非法收入应予没收。据此,法院判决何某犯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四千元;非法收入二千元,予以追缴。吕某、余某、范某等人另案处理。

  贩卖电子作弊设备

  数罪并罚多人获刑

  小卢是安徽省某高校的学生,大学期间,他参加过多次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但是均未通过,于是便通过QQ联系上了赵某,赵某向小卢承诺,自己可以在英语四级考试时为他提供完整答案,随后小卢向赵某的银行卡转账400元。考试当天,赵某与陈某取得联系,陈某通过QQ将非法获得的国家四、六级考试答案发给了赵某,随后赵某又将答案转发给了小卢,但小卢感觉答案不太合理,于是没有采用。

  除了小卢,还有十余位高校学生找到赵某,希望赵某帮助其通过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为了提高作弊考生考试通过率,赵某还通过互联网联系了从事非法销售窃听、窃照间谍专用器材的程某,并在程某处购买了多套窃听、窃照相关间谍专用器材用于协助考生作弊。每年英语四、六级考前,赵某潜入各大高校QQ群,发布自己可以帮助通过四、六级考试的信息,当有学生询问时,赵某就会推荐他们购买窃听、窃照的电子设备,用于考场作弊。截至赵某被警方控制时,他已经从中非法获利10万余元。

  2014年,赵某因涉嫌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事拘留。2015年,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该起案件。法院认为,被告人赵某以收买的方式,非法获取国家四、六级英语考试等试题答案,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同时,其行为还构成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最终赵某因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犯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陈某和程某也分别因犯非法获得国家秘密罪、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和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缓刑二年。其他案涉被告人也分别获刑。 

  刑法相关规定

  第二百八十二条 以窃取、刺探、收买方法,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八十四条 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百八十四之一 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老胡点评

  无论是找人替考还是替人考试,无论是考前非法获取答案还是非法向他人出售考试作弊器材,任何一种考试作弊手段都严重扰乱了国家考试管理秩序、损害了国家考试的公信力,同时也损害了人才选拔的公平竞争环境。

  当前,考试作弊问题之所以时有发生,一方面是由于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使考试作弊的手段更加隐蔽、便捷,一些考生经不住诱惑,企图借助高科技手段蒙混过关。另一方面,个别人法治意识淡薄、诚信观念缺乏,为了获得不法利益而不择手段,甚至不惜铤而走险,或者考前出售考试答案,或者贩卖考试作弊器材。为赚取不义之财,肆意触碰法律红线。

  因此,针对考试作弊手段越来越隐蔽、科技含量越来越高的问题,考试监管手段应当与时俱进,监考的制度措施也应当不断完善,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决不给考试作弊、心存侥幸之徒以可乘之机。与此同时,对种种扰乱国家考试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加大处罚力度,构成犯罪的,坚决定罪量刑、处以刑罚,以维护国家考试的公信力和公平性。

  胡勇  

吉林白城师范学院原党委副书记孙永利因贪污等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9年

  吉林省白城师范学院原党委副书记孙永利因贪污、受贿等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9年

  新华社长春12月30日电(记者周立权)12月29日下午,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白城师范学院原党委副书记孙永利贪污、受贿、单位受贿、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一案。对被告人孙永利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单位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5万元。对其违法所得赃款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至2007年间,孙永利利用担任白城师范学院校产处处长的职务便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擅自用单位公房同开发商置换一套价值5万元的房产,由其亲属占为己有;2012年1月至5月,孙永利利用担任白城师范学院副院长分管财务工作的职务便利,先后两次将本人和家属的个人费用在单位报销,套取公款共计2万余元。

  2006年至2016年,孙永利利用担任白城师范学院计划财务处处长、副院长、党委副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学生公寓经营管理等方面为企业或他人提供帮助,先后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61万余元。

  孙永利还利用职务便利,以顺利拨付工程欠款为条件,要求开发商陈某为单位购买公务用车。陈某先后三次购买了3辆轿车送给白城师范学院单位使用,上述车辆价值共97万余元。此外,孙永利对负责和分管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导致两次工程结算时多支付给陈某工程款400万元,至今未收回。

  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鉴于孙永利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家属退回部分违法所得,可依法从轻处罚。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

  (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

  新华社北京12月26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

  一、将刑法第十七条修改为:“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对依照前三款规定追究刑事责任的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依法进行专门矫治教育。”

  二、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二:“对行驶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人员使用暴力或者抢控驾驶操纵装置,干扰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危及公共安全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前款规定的驾驶人员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擅离职守,与他人互殴或者殴打他人,危及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三、将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修改为:“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或者明知存在重大事故隐患而不排除,仍冒险组织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四、在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四条之一:“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具有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现实危险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关闭、破坏直接关系生产安全的监控、报警、防护、救生设备、设施,或者篡改、隐瞒、销毁其相关数据、信息的;

  “(二)因存在重大事故隐患被依法责令停产停业、停止施工、停止使用有关设备、设施、场所或者立即采取排除危险的整改措施,而拒不执行的;

  “(三)涉及安全生产的事项未经依法批准或者许可,擅自从事矿山开采、金属冶炼、建筑施工,以及危险物品生产、经营、储存等高度危险的生产作业活动的。”

  五、将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修改为:“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药品使用单位的人员明知是假药而提供给他人使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六、将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修改为:“生产、销售劣药,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药品使用单位的人员明知是劣药而提供给他人使用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七、在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四十二条之一:“违反药品管理法规,有下列情形之一,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生产、销售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禁止使用的药品的;

  “(二)未取得药品相关批准证明文件生产、进口药品或者明知是上述药品而销售的;

  “(三)药品申请注册中提供虚假的证明、数据、资料、样品或者采取其他欺骗手段的;

  “(四)编造生产、检验记录的。

  “有前款行为,同时又构成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之罪或者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八、将刑法第一百六十条修改为:“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等发行文件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存托凭证或者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后果特别严重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实施前款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后果特别严重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二十以上一倍以下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九、将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修改为:“依法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前款规定的公司、企业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实施或者组织、指使实施前款行为的,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导致前款规定的情形发生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犯前款罪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单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十、将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修改为:“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十一、将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第一款修改为:“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保函等,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十二、将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修改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在提起公诉前积极退赃退赔,减少损害结果发生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十三、将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修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的;

  “(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帐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期货合约的;

  “(四)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买入、卖出证券、期货合约并撤销申报的;

  “(五)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

  “(六)对证券、证券发行人、期货交易标的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同时进行反向证券交易或者相关期货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

  十四、将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修改为:“为掩饰、隐瞒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来源和性质,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没收实施以上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提供资金帐户的;

  “(二)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

  “(三)通过转帐或者其他支付结算方式转移资金的;

  “(四)跨境转移资产的;

  “(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十五、将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修改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十六、将刑法第二百条修改为:“单位犯本节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可以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十七、将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修改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服务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十八、将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修改为:“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十九、将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修改为:“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二十、将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修改为:“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情形之一,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文字作品、音乐、美术、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的;

  “(二)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

  “(三)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制作的录音录像的;

  “(四)未经表演者许可,复制发行录有其表演的录音录像制品,或者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的;

  “(五)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美术作品的;

  “(六)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权利人为其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采取的保护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技术措施的。”

  二十一、将刑法第二百一十八条修改为:“以营利为目的,销售明知是本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二十二、将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修改为:“有下列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以盗窃、贿赂、欺诈、胁迫、电子侵入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三)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的。

  “明知前款所列行为,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该商业秘密的,以侵犯商业秘密论。

  “本条所称权利人,是指商业秘密的所有人和经商业秘密所有人许可的商业秘密使用人。”

  二十三、在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一十九条之一:“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商业秘密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二十四、将刑法第二百二十条修改为:“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一十三条至第二百一十九条之一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二十五、将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修改为:“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保荐、安全评价、环境影响评价、环境监测等职责的中介组织的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提供与证券发行相关的虚假的资产评估、会计、审计、法律服务、保荐等证明文件,情节特别严重的;

  “(二)提供与重大资产交易相关的虚假的资产评估、会计、审计等证明文件,情节特别严重的;

  “(三)在涉及公共安全的重大工程、项目中提供虚假的安全评价、环境影响评价等证明文件,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

  “有前款行为,同时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一款规定的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出具的证明文件有重大失实,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二十六、将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修改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奸淫幼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奸淫不满十周岁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伤害的;

  “(六)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二十七、在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三十六条之一:“对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监护、收养、看护、教育、医疗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该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有前款行为,同时又构成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之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二十八、将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款修改为:“猥亵儿童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猥亵儿童多人或者多次的;

  “(二)聚众猥亵儿童的,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儿童,情节恶劣的;

  “(三)造成儿童伤害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四)猥亵手段恶劣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

  二十九、将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修改为:“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三十、将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修改为:“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挪用本单位资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有第一款行为,在提起公诉前将挪用的资金退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三十一、将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修改为:“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使用枪支、管制刀具,或者以驾驶机动车撞击等手段,严重危及其人身安全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十二、在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条之二:“盗用、冒用他人身份,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组织、指使他人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国家工作人员有前两款行为,又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三十三、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二:“从建筑物或者其他高空抛掷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三十四、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九十三条之一:“有下列情形之一,催收高利放贷等产生的非法债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使用暴力、胁迫方法的;

  “(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或者侵入他人住宅的;

  “(三)恐吓、跟踪、骚扰他人的。”

  三十五、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九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九十九条之一:“侮辱、诽谤或者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三十六、将刑法第三百零三条修改为:“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开设赌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参与国(境)外赌博,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三十七、将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第一款修改为:“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以及依法确定采取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的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的;

  “(二)拒绝按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提出的卫生要求,对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场所和物品进行消毒处理的;

  “(三)准许或者纵容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从事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该传染病扩散的工作的;

  “(四)出售、运输疫区中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或者可能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物品,未进行消毒处理的;

  “(五)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

  三十八、在刑法第三百三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三十四条之一:“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采集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或者非法运送、邮寄、携带我国人类遗传资源材料出境,危害公众健康或者社会公共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三十九、在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三十六条之一:“将基因编辑、克隆的人类胚胎植入人体或者动物体内,或者将基因编辑、克隆的动物胚胎植入人体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四十、将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修改为:“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地核心保护区等依法确定的重点保护区域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情节特别严重的;

  “(二)向国家确定的重要江河、湖泊水域排放、倾倒、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情节特别严重的;

  “(三)致使大量永久基本农田基本功能丧失或者遭受永久性破坏的;

  “(四)致使多人重伤、严重疾病,或者致人严重残疾、死亡的。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四十一、在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违反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法规,以食用为目的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第一款规定以外的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四十二、在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四十二条之一:“违反自然保护地管理法规,在国家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开垦、开发活动或者修建建筑物,造成严重后果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四十三、在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四十四条之一:“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入侵物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四十四、在刑法第三百五十五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五十五条之一:“引诱、教唆、欺骗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参加国内、国际重大体育竞赛,或者明知运动员参加上述竞赛而向其提供兴奋剂,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组织、强迫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参加国内、国际重大体育竞赛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四十五、将刑法第四百零八条之一第一款修改为:“负有食品药品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严重后果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严重后果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瞒报、谎报食品安全事故、药品安全事件的;

  “(二)对发现的严重食品药品安全违法行为未按规定查处的;

  “(三)在药品和特殊食品审批审评过程中,对不符合条件的申请准予许可的;

  “(四)依法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不移交的;

  “(五)有其他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行为的。”

  四十六、将刑法第四百三十一条第二款修改为:“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军事秘密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四十七、将刑法第四百五十条修改为:“本章适用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役军官、文职干部、士兵及具有军籍的学员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现役警官、文职干部、士兵及具有军籍的学员以及文职人员、执行军事任务的预备役人员和其他人员。”

  四十八、本修正案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中国修改刑法 增加多项罪名

  中新社北京12月26日电 (记者 梁晓辉)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26日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十一),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在现行刑法基础上,修正案增加多项罪名。

  增加特殊职责人员性侵犯罪,对负有监护、收养、看护、教育、医疗等特殊职责人员,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未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的,不论未成年人是否同意,都应追究刑事责任。

  增加妨害药品管理秩序犯罪,将此前以假药论的情形以及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行为等单独规定为一类犯罪。规定:生产、销售劣药,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同时,增加药品监管渎职犯罪,进一步细化食品药品渎职犯罪情形,增强操作性和适用性。

  增加“冒名顶替”犯罪,盗用、冒用他人身份,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增加危险作业犯罪,将刑事处罚阶段适当前移,对具有导致严重后果发生的现实危险的,多发易发的安全生产违法违规情形,追究刑事责任。

  增加非法从事人类基因编辑、克隆胚胎犯罪,严重危害国家人类遗传资源安全犯罪,非法处置外来入侵物种犯罪,以维护国家安全和生物安全,防范生物威胁。

  增加规定“商业间谍”犯罪,并进一步明确单位犯罪。

  此外,刑法修正案(十一)还修改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进一步明确新冠肺炎疫情等依法确定的采取甲类传染病管理措施的传染病,属于调整范围。补充完善构成犯罪的情形,增加拒绝执行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等犯罪行为。

  对社会反映突出的高空抛物、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的犯罪作出明确规定,维护民众“头顶上的安全”和“出行安全”。

  对洗钱犯罪作了进一步修改和完善,将实施一些严重犯罪后的“自洗钱”明确规定为犯罪,同时完善有关洗钱行为方式,增加地下钱庄通过“支付”结算方式洗钱等。

  增加侵犯服务商标犯罪规定,完善侵犯著作权罪中作品种类、侵权情形、有关表演者权等邻接权,以及完善侵犯商业秘密的情形等。

  增加破坏自然保护地生态犯罪的规定。针对祁连山、秦岭等自然保护区被违规开发、利用的情况和国家关于自然保护地体系改革的有关要求,增加规定在国家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垦、开发或者修建建筑物等严重破坏自然保护地生态环境资源的犯罪。(完)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政协原副主席张志军获刑12年

  致国家损失9349万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政协原副主席张志军获刑12年

  中新网兴安盟12月25日电 (记者 张林虎)25日,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获悉,锡林郭勒盟政协原副主席张志军受贿、滥用职权一案一审公开宣判,张志军获刑12年。

  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9年,被告人张志军利用担任锡林郭勒盟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锡林郭勒盟煤炭局局长、锡林郭勒盟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经营、项目审批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送予的财物,共计折合548余万元。2010年,被告人张志军任锡林郭勒盟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期间,接受他人请托,在明知涉案煤田不符合火区治理条件的情况下,以锡林郭勒盟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名义违规签批上报,并最终获批。中森公司以实施灭火项目为名在涉案区域大肆非法开采煤炭资源并出售牟利,经内蒙古自治区价格认证中心认定,截至2016年,中森公司非法开采煤炭资源34万余吨,共造成国家资产损失9349余万元。

  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志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接受他人请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张志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明知未发生煤田火情的情况下,违规批准、上报煤田火区治理工程,致使国有权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

  最终,法院以被告人张志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60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60万元;张志军受贿所得赃款赃物及用于抵缴受贿所得的财产上缴国库,对被告人张志军受贿犯罪所得不足部分继续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宣判后,张志军表示不上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