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部: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建设已纳入“十四五”规划

  中新网2月23日电 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23日表示,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建设已经纳入“十四五”规划,建设包括乡镇未保站在内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是各级民政部门贯彻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重要阵地和工作抓手,要切实落地落实落好。

  23日下午,国新办就民政事业改革发展情况举行发布会。会上,有记者问:今年6月1日起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将正式施行,我们也了解到该部法律要求建立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协调机制,明确了国家长期监护、临时监护的各种情形,并将监护缺失未成年人纳入保护范围。还提出在乡镇街道层面建立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站等,请问民政部将如何落实上述法律要求?

  高晓兵称,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协调机制具体工作由民政部门承担,统筹协调、督促指导这项工作的开展。对于民政部门来说,这部法律的颁布实施,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首先,要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加快国家层面未成年人保护协调机制的建立,目前正在成立过程中。同时,我们也在积极推动省、市、县各级建立未成年人保护机制。

  第二,要加强国家监护。我们要制定相关的政策,具体的措施和办法,特别是要落实民政部门的长期监护和临时监护职责。近期我们已经和发改委等多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做好因突发事件影响造成监护缺失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的意见,来加强突发情况下的未成年人的监护,取得了很好社会效果。

  第三,要加强队伍建设。这部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对基层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力量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我们将加强对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队伍的培训和指导,以及采取一些激励措施,在现有的4.8万名儿童督导员和66.3万名儿童主任的基础上,构建起适应新时期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需要的力量。

  第四,要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建设。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建设已经纳入“十四五”规划,建设包括乡镇未保站在内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是各级民政部门贯彻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重要阵地和工作抓手,要切实落地落实落好。

未来网评:奋蹄行无极,百年恰风华

  金牛的铃铛声响起,春风前哨已至,这一整年的风雨伴着年三十的太阳被收入粮仓。埋下一枚叫“年”的种子,时间洗礼后破土而出的,是新一岁浩浩荡荡。

  庚子年,中国为历史笔落新页。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达成,“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胜利,绝对贫困问题在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后终成过去;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我们所有人,都是历史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庚子年,中国为世界诗题丰碑。作为在世界上率先控制住疫情蔓延的国家,中国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通过高质量推进的开放,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力量;重大科技创新成果捷报频传,共建“一带一路”扎实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社会主义中国正以更加雄伟的身姿屹立于世界东方。

  庚子年,中国趟过荆棘,始终豪情万丈、砥砺前行。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刺破浓雾的是英勇逆行的白衣战士,是口罩遮不住的坚毅眼眸,是一声声用心喊出的“武汉加油”,是14亿中国人的共命运、同进退;当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用阳光温暖坚冰,无论抗击疫情还是经济复苏,都展现着大国的力量与担当。

  庚子年,中国为大考交上完美答卷。实践一次次证明,无论外部风云如何变幻,中国共产党始终是我们可靠的主心骨。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胜利的根本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为我们提供坚实的底气。如今的中国有着无比强大的韧性,14亿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巨大合力,讲述着这个国家的坚强与伟大。

  庚子年,为每一个普通人的“拔节”送上阳光。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用良法善治遮挡风雨,守护清朗网络空间、展开中小学欺凌专项整治、教育的素质化推进,无不织密美好童年的画卷。时代脉搏迸发强音,我们国家的战略机遇期也是广大青年的战略机遇期,基层扶贫、逆行抗疫、逐梦理想、发扬个性、挥洒才华,无不闪耀着青春光芒,风正潮平,自当扬帆起航。任重道远更需策马扬鞭。线上技术的迅猛发展将世界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尺度,视频通话、5G直播、线上支付为生活带来了更多便利与无限可能,我们用真心填满数字鸿沟,新时代不会辜负每一位热爱生活的老年人。

  庚子年,我们和光同尘,与时舒卷。安居乐业、生活改善,反映着国家发展的宏大叙事,更连接着亿万人民美好生活的切身感受,这背后,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的决定性成就,是中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的显著提升、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建成、基本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近10亿人……“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增添着我们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历史不会忘记2020年春节弥漫着怎样的焦虑与恐慌,转眼间,竟然已经过了一年。这一年里,我们经历了大规模网课、史无前例的线上办公,见证了高考推迟、奥运延期,很多人都在感慨,这一年真的“太难了”。这一年,有太多“英雄”用负重前行托起了我们的岁月静好。而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自己便是自己的英雄。也许没有“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淡泊境界,却也总是在脚踏实地的认真生活,用一点一滴的小确幸点缀着人间值得。这是对时间的敬意,是对“过年”的报告。今天是大年三十,对自己说一声“辛苦了”吧,感谢他/她在过去365个日夜的努力,新的一年,还要继续“合作愉快”。

  从万里冰封启程,走过春暖花开、夏林繁盛、秋收冬藏,又一圈年轮刻在了我们的生命中。大年三十的这一天,我们总有无限的理由相信“新年胜旧岁,明天会更好”,蒸蒸日上、安康美满的未来,藏在了我们对于节日虔诚的迎接,以及充满喜庆的忙忙碌碌中。年,是时间的根,扎根生活、心向阳光,新一年的365天,必定枝繁叶茂、迎光而上。(吕京笏)

最高法:对未成年被告人刑事审判“包容宽容但绝不纵容”

  中新网1月20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研究室主任姜启波20日表示,在刑事审判方面,对未成年被告人,要继续坚持 “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同时也要体现“包容宽容但绝不纵容”的政策精神,该惩治的要依法惩治。

  20日上午,在最高法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出台后,人民法院在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方面,如何更好发挥审判职能作用?

  姜启波回应称,最高人民法院始终高度重视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犯罪预防工作。过去一年多时间内,院党组就5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周强院长多次强调,深入研究做好新时代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的新思路、新方法。昨天上午,院党组对中央政法委《依法综合治理校园欺凌问题的报告》提出贯彻意见,要求充分发挥职能作用,采取有效举措,包括研究“双向保护”司法政策,适时出台司法解释,发布指导性案例,开展司法建议工作,加大对校园欺凌的防治力度,推动平安校园、法治校园建设。人民法院将结合“两法”及中央政法委的要求,进一步加强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犯罪预防工作。

  一是严格公正司法,妥善审理涉及未成年人的各类案件。在刑事审判方面,对未成年被告人,要继续坚持 “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同时也要体现“包容宽容但绝不纵容”的政策精神,该惩治的要依法惩治;对未成年被害人,要加大保护力度,对各类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案件,坚决依法严惩,绝不姑息。在民事审判方面,要结合民法典和“两法”修订的精神,高度重视未成年人民事权益纠纷的特点和趋势,以及案件中反映出家庭和社会保护方面存在的风险隐患,加大对未成年人民事权益的保护力度。

  二是深化司法改革,强化专业化审判。落实“两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意见》的相关要求,充实未成年人审判工作力量,加强未成年人审判机构建设,推行专门绩效考核,为未成年人审判专业化发展创造条件、提供保障。要通过加强专业化审判,提高对未成年人权益的司法保护水平。

  三是充分履行职能,做好延伸工作。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要结合案件审判,做好教育、感化、挽救工作。对遭受犯罪行为侵害的未成年人,要落实特殊、优先保护政策,协同有关方面做好心理疏导、司法救助和跟踪帮扶等工作。

  四是加强协作配合,形成有效合力。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社会工程,需要家庭、学校、社会组织、企业单位、司法和政府联动发力。人民法院将加强与有关方面的配合,积极构建分工明确、体系严密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犯罪预防体系机制,共同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最高法:积极参与社会治理 从源头预防和减少“问题少年”

  中新网1月20日电 针对《刑法修正案(十一)》部分降低了刑事责任年龄,人民法院将如何执行好刑法相关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周加海20日表示,人民法院要积极参与社会治理,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熊孩子”“问题少年”的出现。

  最高人民法院2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意见》。

  周加海指出,一段时期以来,未满十四周岁的低龄未成年人实施的杀人、伤害、强奸等恶性犯罪时有发生,引发全社会的高度关切。大连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孩案,更是将舆论关注推向顶峰。为回应社会关切,经综合考虑现阶段我国未成年人身心发育情况、违法犯罪情况等因素,经反复研究、审慎论证,立法机关在《刑法》中增加规定“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的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周加海表示,这是对我国刑事责任年龄制度所作的重要局部调整,下一步,人民法院将采取有效措施,从办好案件和做好延伸两个方面,准确执行好修改后《刑法》以及《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相关规定。

  一方面,要加强调查研究,强化对下指导。要严格、准确、全面地把握追究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刑事责任的适用条件和程序,该追究的依法追究,不能姑息轻纵;同时,也要切实贯彻好限缩、审慎的立法精神,防止不当适用。必要时,要通过出台司法解释或者指导性案例等方式,明确“特别残忍手段”“情节恶劣”等的认定标准,以及有关案件刑罚适用的具体尺度,确保法律准确、统一实施。

  另一方面,要积极参与社会治理,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熊孩子”“问题少年”的出现。这方面要做的工作更多、更难,同时也更有价值和意义。犯了罪的孩子仍然是孩子。对未成年犯罪人,特别是低龄的未成年犯罪人,不能一判了之、一关了之,而是要认真做好教育、感化、挽救工作,让他们重回人生正轨,防止他们再次危害社会。问题儿童往往出自问题家庭。人民法院要协同相关部门,督促有关家庭、家长依法履行监护、管教责任,对生活困难的儿童及时给予救助帮扶。学校是儿童的主要生活场所。人民法院要加强与中小学校的联系,协助学校开设好法治教育课程,给有问题苗头的儿童及时提供专业的心理疏导。网络有害信息对儿童身心发育的伤害很大。人民法院要通过司法建议等方式,督促、支持相关部门强化监督,为未成年人营造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

最高法重新界定少年法庭受案范围 更有针对性保护未成年人

  中新网1月20日电 在20日上午最高法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研究室主任姜启波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关于加强新时代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意见》,今天向社会公开发布。意见分7部分30条,包括重新界定少年法庭的受案范围等新特点。

  姜启波指出,人民法院始终坚持贯彻“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帮助未成年罪犯悔过自新、重返社会。未成年人审判被誉为“特殊的希望工程”。针对近年来杀害、性侵、虐待未成年人,校园欺凌以及利用网络实施的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犯罪行为,人民法院坚决依法打击,对挑战法律和社会伦理底线、性质恶劣的重大犯罪,该判处重刑乃至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绝不姑息。

  姜启波说,在少年法庭发展过程中,各地法院积极探索,创立发展了寓教于审、圆桌审判、社会调查、犯罪记录封存、心理疏导、合适成年人到场、回访帮教等一系列具有中国特色、适合未成年人特点的审判制度。全国法院涌现出尚秀云、李其宏、詹红荔、陈海仪等一批热心奉献未成年人事业、具有丰富专业审判经验的少年法官先进典型。少年法庭成为人民法院的“金字招牌”,未成年人保护成为我国司法人权保障的一大亮点。

  姜启波表示,进入新时代,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工作既面临新的发展机遇,也面临严峻挑战。为适应新时代要求,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大力推动未成年人保护事业发展,最高人民法院根据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相关精神,对2010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少年法庭工作的意见》进行了修订和完善。

  姜启波称,本次发布的《意见》分7个部分,共30条。主要有以下五个新的特点:

  一是重新界定少年法庭的受案范围。为深化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改革,厘清未成年人审判与刑事、家事审判的分工,《意见》对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受案范围作出统一、明确的规定,将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犯罪预防关系密切的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及行政诉讼案件纳入少年法庭受案范围,以保证案件数量和审判工作的平衡,更有针对性的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二是探索加强未成年人审判机构新路径。近年来,受多种因素影响,未成年人审判专门机构发展面临许多困难,为贯彻落实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关于应当确定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专门人员,办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负责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的要求,《意见》规定,坚持未成年人审判的专业化发展方向,加强组织领导和业务指导,加强审判专业化、队伍职业化建设。最高人民法院设立未成年人审判领导工作机制,加大对全国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组织领导、统筹协调、调查研究、业务指导。高级人民法院相应设立未成年人审判领导工作机制,中级人民法院和有条件的基层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况和需要,设立未成年人审判领导工作机制。地方各级人民法院要结合内设机构改革,充实未成年人审判工作力量,加强未成年人审判组织建设。从审判实践来看,未成年人案件多数在基层法院,因此,《意见》提出,探索通过对部分城区人民法庭改造或加挂牌子的方式设立少年法庭,审理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行政案件,确保未成年人依法得到特殊、优先保护。

  三是提出在少年法庭配备专门员额法官的新要求。《意见》指出,各级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未成年人审判的工作特点和需要,为少年法庭配备专门的员额法官和司法辅助人员。要选用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法官负责审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采取措施保持未成年人审判队伍的稳定性。

  四是建立新的未成年人案件司法统计指标体系。目前的司法统计指标中,部分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数据,没有从成人案件的数据中分离出来,进行专门统计。因此,《意见》明确提出,“对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实行专门统计。建立符合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特点的司法统计指标体系,掌握分析涉及未成年人案件规律,有针对性地制定和完善少年司法政策。”

  五是建立新的未成年人审判工作考核机制。由于未成年人审判工作的特殊性,审判前后大量的延伸帮教工作,对教育矫治未成年人具有重要意义,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的责任担当。为准确反映、科学评价少年法庭、少年法官的工作业绩,调动、激励工作积极性,《意见》提出,对未成年人审判进行专门的绩效考核。要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关于实行与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相适应的评价考核标准的要求,将社会调查、心理疏导、法庭教育、延伸帮教、法治宣传、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工作纳入绩效考核范围,不能仅以办案数量进行考核。

  姜启波表示,本次《意见》的发布,对提升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工作能力水平,解决未成年人审判实践中的问题,推进未成年人保护事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侵害未成年人重大犯罪该判死刑的毫不手软

  10日举行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提出,要深入实施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坚决依法严惩各类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特别是针对未成年人的杀人、拐卖、强奸等挑战法律和社会伦理底线的重大犯罪,该判处重刑乃至死刑的要毫不手软。

  会议还提出,要深入推进家事审判改革,依法妥善审理婚姻家庭案件。加快完善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推动健全防范家庭暴力、保护人身安全的制度机制。(记者罗沙)

最高法提出优先保护“少年的你”

  中国最高法提出优先保护“少年的你”

  中新社北京1月11日电 (记者 张素)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10日在北京召开。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说,要探索通过对部分城区人民法庭改造或者加挂牌子的方式设立少年法庭,确保未成年人依法得到特殊、优先保护。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将于2021年“儿童节”起施行。周强说,要坚决依法严惩各类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特别是针对未成年人的杀人、拐卖、强奸等挑战法律和社会伦理底线的重大犯罪,该判处重刑乃至死刑的要毫不手软。

  周强也表示,要贯彻实施好刑法修正案(十一),准确适用关于低龄未成年人犯罪、妨害传染病防治、非法从事人类基因编辑和克隆胚胎、规制金融市场乱象、打击药品“黑作坊”、高空抛物、抢公交车方向盘、“冒名顶替上大学”、侵犯知识产权等新规定,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

  近年来,中国司法部门推动打造未成年人全面综合司法保护格局。例如,多部委出台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共建教职员工入职前查询性侵害违法犯罪记录制度,落实依法严惩成年人拉拢、胁迫未成年人参与有组织犯罪的司法政策等。

  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也强调检察机关对涉及未成年人的诉讼活动、重新犯罪预防工作等依法进行监督。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军10日在第十五次全国检察工作会议上说:“未成年人涉罪案件该严的必须严,该宽的宽到位,重在转化。”(完)

北京警方开展“守护未来”行动 全面提升涉未成年人案件办理质效

  中新网北京1月3日电 (记者 于立霄)北京市公安局3日发布消息称,从2021年1月1日起,在加强涉未成年人案件侦办能力、规范案件办理程序、健全完善保障机制、加强社会部门协同等5个方面提出了20条具体意见,率先建立涉未成年人案件办理工作体系,深入开展“守护未来”专项行动,全面提升涉未成年人案件办理质效。

  北京警方表示,未成年人是祖国未来的建设者,做好关心关爱未成年人工作,不仅是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也是保障国家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

  从2021年1月1日起,北京市公安局出台相关工作意见,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刑法修正案(十一)》为基本遵循,从加强涉未成年人案件侦办能力、规范案件办理程序、健全完善保障机制、加强社会部门协同等5个方面提出了20条具体意见,率先建立涉未成年人案件办理工作体系,深入开展“守护未来”专项行动,全面提升涉未成年人案件办理质效。

  该工作意见全面贯彻“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积极贯彻“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准确把握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内在规律,确保首都公安机关规范办理各类涉未成年人案件,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工作中,北京市公安局充分考虑未成年人身心特点,在逐步推行“一站式”办案、相对集中办理制度、未成年人全方位立体式帮护体系建设等措施的同时,不断强化部门协同联动,主动协调政府部门、检法机关、司法机构、社会组织等多方力量,开展必要的帮教感化、心理干预、法律援助、普法教育、司法救济、矛盾化解等措施,共同做好对未成年人的挽救和帮护工作。

  北京警方表示,下一步,将深入开展“守护未来”行动,持续加强涉未成年人案件办理专业化、规范化、社会化建设,逐步固化经验,形成精品式、可复制、可推广的“北京模式”,切实承担起关心关爱未成年人的法律、社会责任,守护好祖国的未来。(完)

最高法: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不适用缓刑、不得假释

  最高法: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不适用缓刑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今天在学习贯彻《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加强新时代少年审判工作座谈会讲话中表示,对各类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违法犯罪要依法严惩。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不得适用缓刑,一般不得假释。

  最高法表示,一段时期以来,性侵害、拐卖、虐待、遗弃、校园暴力等严重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犯罪时有发生,未成年人特别是低龄未成年人实施杀人、伤害、强奸等恶性犯罪也偶有出现。

  最高法要求,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各级法院要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坚决打击损害少年儿童权益、破坏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违法行为,确保未成年人依法得到特殊保护、优先保护。

  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 贺荣:对各类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要坚决依法严惩;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不得适用缓刑,一般不得假释,认罪认罚从宽要依法从严控制,减刑要依法从严控制;对性质恶劣、危害重大者,该判处重刑乃至死刑要坚决依法判处,绝不姑息,绝不手软,形成不敢侵害少年儿童的法治氛围。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要坚持贯彻“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尽最大努力呵护少年儿童健康成长,同时注意体现“宽容包容但不纵容”的精神。(总台央视记者 李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