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评:别放过那个“针尖大的窟窿”

  曹 滢

  因疫情防控不力,石家庄市藁城区3名干部被问责。通报中,问责依据集中在1月3日该区刘家佐村一名核酸检测阳性村民失控外出就医问题上,从区县到乡村,3名干部存在对疫情防控的安排部署落实不到位、采取措施不及时、对外出村民行踪不掌握等问题。

  在中央对常态化疫情防控的要求从未减弱、“慎终如始、再接再厉”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的前提下,发生这样的情况,实属不该。从上述问责通报及目前公布的一些其他确诊病例轨迹来看,当地的防疫防护工作确实存在漏洞。

  针尖大的窟窿能漏过斗大的风。疫情防控稍有懈怠,疫情就有可能卷土重来。“战”疫近一年,我们积累了不少成功防控经验,有些人在抗疫成绩面前开始思想懈怠、麻痹大意,从而放松警惕。前段时间,笔者出差辗转各地,发现在人员密集场所不戴口罩、入门不扫码的现象不在少数。最近部分地区出现散发病例,溯源调查发现也跟防疫环节上未完全形成闭环或管理疏漏有关。

  防疫不能放过任何“针尖大的窟窿”。我国有广阔的国土、漫长的边界、密集的国际交往,病毒“狡猾”多变、无孔不入,情况非常复杂。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绝不可心存侥幸,容不得丝毫松懈。发现、洞察、决策,流调溯源、医疗救治、社区防控、物资保障……在这张精细化防控的大网中,每一个环节都要织牢织密,都要过筛子、量尺子,都要落到人头、落到实事上。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大考。考试能不能过关,疫情防控就是其中一把检验的“标尺”。县、乡、村是基层行政单元,是中国社会治理的基石。相比大城市、超大城市,农村疫情防控有其特殊之处和天然薄弱环节。坚决防止农村成为病毒扩散的突破口,防止在农村形成多点暴发局面。这其中,需要基层干部这些“探针”保持灵敏,也需要医院、诊所这些“哨点”保持警惕。倘若松懈大意,就可能延误战机,令“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疫苗来了,为人类最终战胜新冠病毒带来曙光。但在当下,疫情防控形势仍然严峻复杂,必须将防疫这张“大网”始终织密织牢。唯有未雨绸缪,下好先手棋,把精准防控和快速反应融入日常生产生活秩序中,才能最大限度降低影响、从容应对、避免折腾。

有了民法典为何还要有配套司法解释?

  中新社北京1月2日电 题:有了民法典为何还要有配套司法解释?

  中新社记者 张素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于1月1日施行,一大批民法典司法解释也于同日施行。

  有了民法典,为何还要有配套司法解释?这需要先厘清何为司法解释。

  法律解释是对法律规定的含义作出的说明和阐述。司法解释是法律解释的一种。在中国,有权作出司法解释的国家最高司法机关是“两高”,即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正式施行。图为位于北京市西单的北京图书大厦内设置的《民法典》推介区。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正式施行。图为位于北京市西单的北京图书大厦内设置的《民法典》推介区。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司法解释是‘准法律’,是‘两高’用于指导各级人民法院、各级人民检察院进行审判和检察的法律依据。”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知识产权学院二级教授马一德对本社记者说。

  马一德表示,法律文本对法律精神进行了高度概括,但法律在实践中需借助司法解释“落地”,比如究竟什么是“公序良俗”、谁属于“弱势群体”,要由司法解释讲清楚。更重要的是,司法解释相当于为法官、检察官等司法人员提供一把“标尺”。

  法律学者吴元中撰文称,要实现法律对所有人的统一规范、调整功能,仅仅颁布统一的法律还不够,还必须通过执法、司法等环节与途径,确保所有人对同一法律、同一法条进行统一理解。

  两位学者都提到司法解释如此受到重视也是基于中国的司法制度。不同于判例法国家是通过案例形式给法院等以具体明确的指引,中国“两高”发布权威司法解释或规范性指导,是国内确保司法统一和法律统一的最主要方式。

  不难发现,相较于高度凝练的民法典,已发布的民法典司法解释更为具体。

  例如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司法解释中,明确将持续性、经常性的家庭暴力认定为虐待。对公众普遍关心的婚姻与房产、子女改姓、人工授精生子法律地位等问题作出了相应规定。

  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王利明关注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法典时间效力的司法解释。“从以往的司法实践来看,为保障法律在人民法院得到统一正确实施,我国主要是通过发布配套司法解释的方式来解决新旧法律衔接适用的法律统一实施问题。”他撰文指出,首个系统全面规定适用民事法律时间效力的司法解释,必将有力保障民法典在人民法院的统一正确实施。

  众所周知,从“散装的民法”到形成总计逾10万字的民法典,时间跨度达数十年。配套司法解释推陈出新也不是一项小工程。

  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这次共对591件司法解释及相关规范性文件进行全面清理。清理结果有三种:364件未作修改、继续适用;111件需对名称和部分条款进行修改,经修改颁布后自2021年1月1日施行;116件被废止,自2021年1月1日失效。据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对单独制发的5件司法解释和1件与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制发的司法解释性质文件予以废止。有评论称,这是在为民法典施行“清理跑道”。

  毫无疑问,随民法典同日“起跑”的民法典司法解释将直接关乎审判。然而要使其真正发挥出“标尺”作用,还需注意若干方面。

  比如“标尺”准不准。马一德表示,根据法律程序,“两高”需将司法解释报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进行合宪性审查。

  立法法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属于审判、检察工作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应当自公布之日起三十日内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又如“标尺”新不新。马一德说,民法典施行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立法时没有涉及的新情况,比如经济活动新业态,司法解释需要根据司法实践需求适时调整,这是对立法的有益补充和完善。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贺荣日前谈及民法典部分新增制度如性骚扰、自然人声音、自然人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等涉及人格权的司法保护时说,将“适时出台相关司法解释”。

  再如“标尺”怎么用。马一德强调,应加强对法官、检察官等司法人员的培训,让他们吃透立法精神。

  贺荣称,最高人民法院将在全国法院开展学习培训,帮助广大法官不断提高司法裁判能力和水平。同时,将对民法典施行后立案、审判、执行工作通过信息化等方式进行全方位动态监测。

  学者期待通过良性互动更好地让司法因应社会发展需要,让民法典更好地落地实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