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余留芬:乡村振兴要“人才兴、产业兴”

  (两会访谈)全国政协委员余留芬:乡村振兴要“人才兴、产业兴”

  中新网盘州2月24日电 题:全国政协委员余留芬:乡村振兴要“人才兴、产业兴”

  作者 杨茜 蒲文思 瞿宏伦

  “乡村振兴,我们是要人才兴旺、产业兴旺。”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盘州市岩博村党委书记余留芬说。

  2020年11月底,贵州省66个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贵州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消除绝对贫困后,预防返贫和新的贫困群体产生,是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根本保障。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余留芬的提案始终围绕离不开“农村”。余留芬认为,一个村的发展,需要抓住特点,抓住优势,更需要凝心聚力、能够团结奋进的村组织。通过调研,余留芬上会提案围绕乡村振兴如何发展,如何抓住农村的弱点,如何让村干部凝聚力更强,让他们工作更负责任、更拼命,更加地奋斗。

  “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何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并在此基础上振兴乡村,在余留芬看来,开展好农村基层党组织工作是重要抓手。

  余留芬说:“基层组织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根,所有的工作最终都是聚焦在村里,村干部落不落实,抓不抓重点,老百姓的生活幸不幸福、满不满意的反响也在村里,所以一个村党组织的工作太重要了。”

  通过近一年来的走访调研,余留芬认为,当前在农村基层仍存在村级集体经济薄弱、村级人才匮乏等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基层收入待遇普遍较低,留不住人才;一方面是针对基层人才的培训力度不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滋生基层党组织工作软弱涣散的问题。

  “我在岩博村当了21年的党支部书记,村里的发展不是‘暂时’的,而是持续发展下去,所以我认为在村里发现人才、留住人才才是更重要的。”余留芬说。“我们要从思想觉悟,待遇水平等各方面入手,培养优秀的本土人才长久驻留家乡,这对于乡村振兴发展有着重大意义。”(完)

各地干部细化服务、强化保障 确保就地过年的群众过好年

  春节期间,各地干部细化服务、强化保障,确保就地过年的群众过好年——

  有爱的地方就是家

  编者按: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注定令人难忘。许多在外打拼一年的游子,停下回家过年的脚步,留在工作地度过节日。

  就地过年,更要就地过好年。各地区各部门细化服务,让留下来的人生活有保障、过节有气氛,让家中期盼的亲人感受到温暖、放得下牵挂。

  春节期间,本报记者探访四地,看看当地干部如何做好服务保障,让就地过年也能过出温馨,过出欢喜。

  留在福建晋江工厂的刘必军

  一份保障 过节增收

  大年初一,刘必军拨通了妻子扬广艮的视频电话。屏幕另一端,家人正在吃饭。看着满桌的菜与穿得红彤彤的妻子,刘必军内心一股暖意。“我在晋江也挺好的。”他叮嘱妻儿不要担心。

  两年前,家住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滨海港镇的刘必军来到福建晋江务工,成为信泰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名设备维护师。今年,为了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他决定留在晋江。

  “不回家,能不能多赚点钱呀?”和许多留在当地的人一样,刘必军希望能“过节增收”。于是,公司采取了“放假不停产”的政策,“留厂员工如果愿意加班,待遇按照三倍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保障大家过个富裕年!” 信泰集团人力资源副总监李巧霞介绍,留厂的外地员工还享有红包,春节期间每天给予餐补。

  机器轰隆隆不停,也让留厂过年的员工信心十足。“员工节后可以选择适当时间,错峰探亲。”李巧霞说,年后,大家还能享受到至少7天探亲假。

  为做好对就地过年外地务工人员的关怀保障,春节期间,晋江的博物馆、图书馆、体育中心、旅游景点等公共文化设施持续开放,非晋江籍来晋人员皆可免费进场,还有不少热门景点开展舞龙舞狮、高甲戏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让外来务工人员更好地融入晋江年。

  听说晋江市总工会要组织留晋过年员工开展“晋江一日游”活动,一直在厂里加班的刘必军谋划着,在元宵节约上工友,“好好地熟悉一下工作了两年的地方,舒展一下身心!”

  在江苏盐城老家的刘必军妻儿

  一次辅导 对症解题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扬广艮正陪着小儿子刘德凯温习新学的诗句。

  手机响起,丈夫刘必军打来视频电话。“今天又有一些干部送来不少东西。”扬广艮指着摆放在客厅里的年货,一一介绍,“左边三个是学校给德凯的,两袋米一桶色拉油。中间的15斤肉是镇里给的,我们娘俩要吃好长一段时间。”此外,沿渠村还给扬广艮一家送来了一次性口罩、洗手液等防疫用品,确保春节期间疫情防控用品不短缺。

  刘必军、扬广艮一家住在江苏省盐城市滨海港镇沿渠村。今年丈夫留在晋江的厂里,大儿子在上海坚守岗位,家里只剩下她与小儿子。

  丈夫外出打工,平时不在家,但春节两地相隔,这还是扬广艮结婚32年来的头一次。

  过年要操持的事不少,小儿子的功课一度让扬广艮挺发愁。不过这些天,家里却多了一位“新客人”。“阿姨,过年了,给您带些年货。”说话的年轻人名叫刘涛,是当地组织的大学生志愿者,利用寒假返乡时间,上门辅导留守儿童。起初,面对这位新老师,刘德凯还稍显拘谨。刘涛一边讲解作业,一边与他分享外面的世界,渐渐地,两人成了好朋友。送书籍、辅导功课,让留守儿童假期不掉队,这支大学生志愿者队伍一直在奔忙着。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客厅,扬广艮坐在沙发上,喝着丈夫寄来的茶叶,望着正在复习功课的刘德凯,“虽然不是团圆年,但却很充实。”扬广艮笑容洋溢。

  四川遂宁广福村第一书记吴杰

  一通电话 送来陪伴

  除夕夜,73岁的杨明义正翻看村里送来的挂历,一通电话突然打来。

  “杨大爷,给您拜年啦!春节好啊!”

  “好,好,你也好!”

  电话里热心问候的,正是四川遂宁安居区拦江镇广福村第一书记吴杰。不久前,吴杰带着村干部,给杨明义送来了米面油。“我们还一起贴了福字和对联,包了饺子,炒了菜。”杨明义回忆。

  这个春节,对杨明义来说,有些不一样。两个儿子杨红军、杨成根均在广东务工,听到儿子们响应就地过年的号召,老人在电话里连连相告,“别回来了,别回来了……”

  杨明义家里2015年脱贫,2016年住上了易地搬迁的新房子,这几年日子越过越好。“原本想着今年能过个团圆年。”

  像杨明义这种情况村里还有不少,孩子们在外务工,老人居家过年,怎样让老人们把年过得舒心,让在外的年轻人放心?吴杰早早地就想到了这些问题。

  “区里刚好出了政策,要求给留守群众特别是脱贫户,送温暖、送陪伴。”吴杰很快行动起来,召集村干部开会。大伙儿一起想办法,给留守群众送去生活用品,再陪着包顿饺子。

  1月27日,走访完其他几户,村干部们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杨明义家。“杨大爷,你好啊,咱们一起提前过个年吧!”

  屋子里顿时热闹起来。贴完对联,再把反映村里脱贫成绩的挂历挂上,杨明义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很舒坦。随后,大伙儿一起和面、调馅,包饺子。再来几盘腊肉炒菜,油炸声中,热乎的饭菜端上了桌。

  “来,杨大爷,咱们干一杯”,吴杰起身,然后拨通老人儿子杨红军的视频电话,“让我们在川粤两地,共祝杨大爷牛年大吉!”

  欢声笑语中,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的杨明义,打心眼里乐开了怀……

  广东佛山南庄镇党委书记李仕亨

  一次走访 温暖人心

  大年初一上午,广东佛山禅城区南庄镇党委书记李仕亨带队早早来到广东一鼎科技有限公司,直奔生产车间。

  “衷心感谢大家留守岗位、就地过年!我代表南庄镇委镇政府给大家拜年啦!”

  在仔细巡查安全生产后,李仕亨叮嘱公司董事长冯竞浩要加强春节疫情防控,安排好留守职工生活。“若有困难就直说,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解决。”

  听着这番暖心话,公司自动化设备车间负责人陈谋有些感动,“当地党委和政府、公司领导对我们非常关心,想得很周到,安排了过节费、加班费、年饭、开年利是……其实,说句心里话,今年就是不号召就地过年,企业如果需要加班,我也愿意加班。”

  陈谋来自湖北荆州松滋市,去年因为疫情防控需要,春节期间滞留在湖北老家,4月份才回佛山上班。其间,公司几乎天天打电话问候,还保留他的岗位和各种待遇,“这些关心我一直记在心里。”

  去年年底公司业务反弹,还有5000多万元海外订单来不及交货。今年春节,他和同事们主动加班加点。“每次打电话,老母亲都劝我别担心,安心给厂里多干点活。”陈谋说。

  每天,陈谋从早8点忙到晚11点,天天出货。“我们都吃到了工会送来的大盆菜!”陈谋说,厂子效益好,大伙儿都很开心。

  这些天,李仕亨也是从早忙到晚。春节期间,佛山全市约有四成外地务工人员就地过年,相关部门推出“暖春行动”和“暖心礼包”,派发600万元消费券、10万张景点门票,赠送年货礼包、技能培训补贴等,并做好应急处置准备。“我们请大家留在佛山过年,就要让大家过好这个年。”李仕亨说。

  本报记者 刘晓宇 白光迪 王永战 刘泰山

如何预防治理低保救助中的“关系保”问题?民政部回应

  中新网11月23日电 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司长刘喜堂23日指出,近年来,民政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整治、公开、制约、筑底”等多种方法,有效遏制社会救助兜底保障中的“人情保”“关系保”等问题,今后这类问题会越来越少。

  国新办23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脱贫攻坚兜底保障有关情况。会上有记者问;低保是社会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个别地区的低保政策在政策执行、监督管理等方面出现了漏洞,存在“人情保”“关系保”等问题。请问民政部如何从源头预防和治理这些低保乱象,提高低保救助的精准度?

  刘喜堂表示,这个问题是社会救助兜底保障中,特别是社会救助制度实施中的重要问题。民政部党组对这个问题高度重视,近年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进行整治,分为“整治、公开、制约、筑底”这八个字:

  一是整治。从2018年开始,民政部党组会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连续三年开展了农村低保专项治理,整治违规行为、通报典型案例,始终保持了零容忍的高压态势。今年专项治理就要结束了,明年就会转入常态化治理,也会建立治理的长效机制。

  二是公开。这几年,民政部一直在通过各种方法来规范低保等社会救助中的公示、评议等环节,确保低保制度、社会救助制度在阳光下运行。今年上半年,民政部公布了全国3700多个接受投诉举报的社会救助热线电话,让群众来监督社会救助工作。今年前三季度,民政部的社会救助服务热线一共接到群众来电533个,都已经转办处理了,从全国情况来看,地方各级社会救助服务热线接到群众来电33.8万个,也已经全部办结了。

  三是制约。就是在社会救助申请审批的过程中要形成制约的机制。比如说,全面实行了低保经办人员和村干部近亲属享受低保备案制度,凡属此类情况的,县级民政部门必须入户核查。通过建立社会救助家庭经济状况的核对机制,村干部在这里面如果有优亲厚友的行为,通过大数据的查询一样可以查出来。同时,和财政等相关部门在加强资金管理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现在民政部门负责认定低保对象,但是见不到资金;财政部门负责拨付资金,但不负责低保对象的认定。在县这一级,一般情况下是由民政部门认定对象、确定救助金额,然后把相应的信息发送给县级财政部门,财政部门把资金打到银行,困难群众直接到银行去领取救助金,从而形成三方相互制约的机制。

  四是筑底。加强基层经办服务能力建设,下一步要在全国设立村级社会救助协理员,困难群众较多的地方还要再设立社会救助服务站点,从而让老百姓很方便地申请救助,也能够监督救助。

  刘喜堂表示,通过这些措施,“人情保”“关系保”等问题能够得到有效遏制,今后这类问题也会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