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人民在一起丨阿佤新歌

  蒸盖四周,水汽缭绕。炉灶前,云南腾冲市司莫拉佤族村的李发顺夫妇正在做大米粑粑。

  “司莫拉”在佤语中意为幸福的地方。2020年1月,正在云南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走进李发顺家,看房子格局、摸摸被褥厚度、掀开蒸盖儿看饭菜……总书记仔细询问家中生活状况,还和李发顺家人一起制作了大米粑粑。

  村寨广场上,总书记敲响佤族祝福木鼓,寓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海升平。

  佤寨村民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感受着人民领袖的温暖关怀。

  “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歌声传遍整个村寨。

  如今,一年过去了,司莫拉村再添新貌:游人如织,村寨成立了司莫拉幸福佤乡旅游专业合作社,村民家的小生意门庭若市……

  “司莫拉村,幸福的村更加幸福!”总书记的祝福激励着佤村人朝着幸福继续前进。

  总监制丨骆红秉

  监制丨王姗姗 张鸥

  制片人丨兴来 吴璇

  主编丨宁黎黎

  记者丨张伟浩

  编导丨张伟浩

  摄像丨周岭 张亚伟

  剪辑丨张伟浩

  编辑丨张亚楠

  视觉丨江雨航

  鸣谢丨中共腾冲市委 腾冲市人民政府 云南广播电视台

中老边境护边员的一天:用心守护边境一草一木

  中新网西双版纳1月27日电 题:中老边境护边员的一天:用心守护边境一草一木

  作者 冉茂林 周少飞

  1月19日凌晨,在中老边境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一处原始丛林中,几束灯光忽然同时亮起,王黑安和几位边境联防队员将偷渡人员团团围住,3名刚入境的偷渡人员被抓获。

  王黑安是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勐伴边境派出所的一名护边员,16年来,他带头巡边、义务护边、日夜守边,用心守护边境的一草一木,村民都称他为“若约黑(哈尼语,意为带头人)”。

  1月25日是王黑安例行巡边的时间。他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说汉语有点慢但透着真切,“茅草山距离勐伴镇42公里,距离勐腊县城90公里。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从2005年开始巡边,今年已经是第16年,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路。”

图为巡边队员们巡查边境线。 周少飞 摄

图为巡边队员们巡查边境线。 周少飞 摄

  从村寨出发前,王黑安仔细检查每个联防队员的准备情况。他介绍,茅草山村三面都是边境线,巡逻一圈至少要三个半小时。“要准备充分,原始森林不比在村寨,随时可能会遇到意外情况。”

  当车到达农田边缘,王黑安与联防队员下车,“大家要带好水,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

  队员们顺着几乎被蕨类等植物掩盖的小道,跋涉近90分钟,到达中老22-2号界碑。在界碑两侧,羊肠小道顺着山脊延伸,一边是中国,另一边是老挝。

  沿着山脊线,队员们继续准备前往下一个界碑,行走在树可环抱的原始密森深处,踩着满地落叶,带起“哗啦啦”一串响。

  傍晚时分,一路密林穿行,终于到达中老22号界碑,联防队员拿出饼干,围坐在界碑旁,嚼一口饼干喝一口水。

  “金口袋银口袋一代教一代,我是护边员,守护好边境的一草一木,也是守护好我们的家园,我们会一代接一代坚持下去。”王黑安说。

  茅草山村联防队员在王黑安的带领下,每月组织联防队伍开展两到三次巡边活动,除了巡边以外,王黑安还主动负责边防政策法规宣传、边境联合巡逻防控和社会维稳,收集上报边境一线的各类信息。

  巡逻结束,联防队员准备下山。下山的道路异常陡峭,联防队员抓着沿途的藤蔓顺着几乎垂直的山路向下滑行,即便是常走巡边路,联防队员们也是趔趔趄趄。

  到达山脚,队伍途经一个小河沟时,王黑安安排所有队员原地休息。

  “1月17日,他们就是从这个地方发现7名偷渡人员,茅草山村小组在全县边境村寨中抓疫情防输入工作做得是最好的,去年至今,茅草山村小组发现并移送勐伴边境派出所偷渡人员97人。”社区民警李卿说。

  “现在国外疫情严重,我们这里是边境村寨,守住了边境线,就守住了疫情输入的口子。我们有责任抓好疫情防控工作。”王黑安说,为了防止境外疫情输入,他将茅草山村小组4名村干部、20名联防队员和63名民兵组成多个梯队的边境巡逻队,分组日夜对边境一线进行蹲守,派人到能通行的边境路口进行埋伏,发现有偷渡入境人员,他们提前将人控制并交给边境派出所送去隔离。

  队员们回到村委会,村寨里22盏太阳能路灯照得村寨明亮如昼。另一组联防队员正在村委会门口集合,准备晚上到边境一线去蹲守,防止有人偷越国(边)境。(完)

中缅中老边境云南勐腊实行抵边村寨24小时封闭管控

  (抗击新冠肺炎)中缅中老边境云南勐腊实行抵边村寨24小时封闭管控

  中新网昆明1月7日电(缪超)近期,周边国家新冠肺炎病例快速上升,陆路边境输入威胁不断增大。记者7日从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政府新闻办获悉,西双版纳州下辖的勐腊县严格边境一线管控,抵边村寨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严格人员进出,严禁走亲访友等跨境流动。

  勐腊县位于中国西南边陲,与老挝、缅甸接壤,是中国目前防控境外疫情输入的最前沿。当前,境外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扩散蔓延,周边国家近期病例快速上升,国内散发病例时有发生,陆路边境输入威胁不断增大。

  为抓紧抓实抓细疫情防控各项措施,全力保障民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勐腊县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发布通告,要求严格口岸、通道人员出入境管控和便道、渡口封控,充分发挥党政军警民合力强边固防机制作用,广泛发动抵边村寨群防群控力量守好边境线,统筹调配护边员、民兵开展边境一线抵边巡逻管控。抵边村寨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严格人员进出,严禁走亲访友等跨境流动。

  通告还要求,非勐腊县辖区常住人口不得出入边境一线乡镇(农场),确需出入边境一线乡镇(农场)的,凭暂住证、单位出具证明、营业执照等有关能够证明其合理、合法理由的,经查验后,严格进行登记备案后方可通行。

  最后通告告诫:疫情防控期间,查实参与或协助运输偷越国(边)境人员的客运班线车辆、巡游出租车、网约车及非法营运的私家车,货运车辆等,除追究法律责任外,将被从严处罚。(完)

重庆苗族古村寨十年保护开发的“旧俗新颜”

  (中国减贫故事)重庆苗族古村寨十年保护开发的“旧俗新颜”

  中新社重庆11月14日电 题:重庆苗族古村寨十年保护开发的“旧俗新颜”

  作者 罗永皓 张燕

  52岁的苗族人罗万禄回乡创业已有十年。期间,他亲历家乡从封闭落后的苗族小山村发展成独具苗族文化特色的乡村旅游胜地,见证了“变”与“不变”。

  记者12日从重庆市彭水县城出发,驱车近1个半小时沿乌江画廊逶迤上行52公里,山峦叠翠中一片苗族聚集的古村落,便是罗万禄的家乡——罗家坨。这里因村民全都姓罗而得名,距今已有近500年的历史,是重庆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家族式苗寨,也是国家民委首批命名的“全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海拔750米的古寨,矗立着苗族牛角图腾的广场,错落有致的青瓦木吊脚楼建筑分布于山体周边缓坡,农耕地被整齐地规划在山谷内的平坦区域,干净整洁的青石道路连接着古老而富有民族风情的建筑。

  “以前只有一条黄泥土路通往镇上,出门来回一趟身上全是泥灰。”罗万禄回忆,以前村民出行全靠走路,到6公里外的鞍子镇最快也要花1个多小时。水源是寨里的一口大水缸,灌溉和饮水只能靠肩挑背扛。村间田坎和房屋周围多是半人高的杂草。

  罗万禄家里有三个孩子,为了供孩子读书,他早年一直外出打工,辗转漂泊数个城市。2014年妻子生了一场大病,沉重的医疗费和几个孩子学费让家里两次致贫。直到村里旅游发展起来,罗万禄家开起农家乐,条件才逐渐好起来。

  大山阻隔着罗家坨苗寨和外界的联系,却也保留了原汁原味的风貌和风俗。鞍子镇政府调研员任廷国告诉记者,寨子保留了苗族特有的建筑风貌,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延续着苗家人特有的民俗风情。

  2009年被国家民委、财政部纳入全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试点项目,迄今罗家坨围绕和利用民族文化资源,开启了10余年的保护性开发。

  谈及苗乡的变化,罗万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道路、饮水和人居环境的改善。据鞍子镇官员任洪介绍,试点以来,当地政府对民居建筑以及寨内的道路、院坝、自来水等基础设施进行了修葺和全面改善,完成了进寨的6.8公里道路的全面硬化。村民家里进行改厕、改厨、改灶,自来水通到了每一户。

  2016年,在中央外事办的定点帮扶和彭水县政府的支持下,罗家坨特色村寨分三期进行提档升级改造,总投资约3000万元人民币。罗家坨苗寨规划有苗族文化主题区、农耕文化主题区、田园文化主题区和稻田文化主题区四部分。截至目前,三期工程已全面完工。

  环境生活的改善和旅游的开发,并没有破环罗家坨的原有风俗习惯。罗万禄家至今仍延续着“鼎罐烧饭”“腌制腊肉”的苗族习俗,保留着火铺、石磨、草凳等生活用具。

  据介绍,为更好地传承民族文化,除对民居进行修旧如旧的改造,当地还复建近300平米的罗氏祠堂。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鞍子苗歌,寨里老人小孩都会传唱,还经常参加县城的苗歌表演,高亢的苗歌唱出了苗族人世世代代的民族风情。

  如今的罗家坨乡村旅游业发展得红红火火,八方游客络绎不绝;今年10月成功创建国家3A级旅游景区。76户317人的村子在2019年全部脱贫,人均年收入达1.4万元。

  “全面实现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中共彭水县委书记钱建超介绍,作为中国苗族人口最多的县,彭水充分发挥“民族、生态、文化”三大特色带动脱贫。罗家坨这片古老的苗族村落,通过10年的不懈努力,村容村貌和人居环境彻底换了“新颜”,民族文化和风俗得以延续,走出一条“文化+旅游”“非遗+产业”的别样脱贫路。

  罗万禄的农家乐生意也越来越兴隆,“最旺的时节,一天营业额就有1万多元。”他憧憬着未来的发展,计划再添置几间房间,扩大农家乐的规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