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防疫措施强调1米以上社交距离?专家解惑

  中新网北京1月15日电 (记者 杜燕)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所长王全意15日在发布会上提醒公众,新冠疫苗虽已开始接种,但任何疫苗的保护效果都不可能达到100%。即便接种新冠疫苗后,仍应继续做好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护措施。

  他解释疫情防控中,始终强调要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意义。

  首先,新冠、流感等病毒均可通过近距离飞沫传播,当人说话、咳嗽或者打喷嚏时,病毒会随飞沫排出到空气中。

  研究表明,在重力作用下,飞沫从人体口鼻排出、到落地面的水平距离一般在1米以内,近距离接触的人,如果吸入含有病毒的飞沫,则有导致感染的风险,所以建议在公共场合,人与人之间至少要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

  其次,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疾控中心等权威公共卫生机构均将保持社交距离,作为公众防控新冠肺炎的重要公共卫生举措。

  王全意承认,1米并非绝对的数字。研究已证明,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这种含有病毒的小颗粒可以在室内环境中扩散到更远距离。

  王全意表示,在有足够空间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保持的距离越远,风险就越低。

  他引用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的研究文章指出:当保持1米以上距离时,病毒传播风险降低82%。

  王全意强调,在室内、电梯、公共交通工具等相对密闭的空间,应保持更远的社交距离,与此同时,还应采取戴口罩、勤洗手、少聚集等措施,从而最大程度减少感染风险。(完)

王贵强:目前来看大部分新冠感染者无后遗症

  (抗击新冠肺炎)王贵强:目前来看大部分新冠感染者无后遗症

  中新社北京1月13日电 (记者 应妮)针对近期《柳叶刀》杂志发文称武汉金银潭医院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在出院6个月后仍有76%的人存在至少一个持续的症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13日在北京表示,目前来看,大部分新冠感染者都是快速康复的,没有什么后遗症,个别的需要康复时间比较长。

  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当天就近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王贵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现在很多专家都在做康复期患者工作。目前来看,大部分新冠感染者都是快速康复的,没有什么后遗症。但是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康复时间长,肌体修复需要更长时间,同时心理方面也需要进行康复。

  “比如,金银潭医院是收治比较重的新冠患者,在文章里面,第一研究对象年龄都比较大,平均年龄57岁,47-65岁人群。第二这里面70%多病人都是需要吸氧的,我们知道吸氧的话病人就比较重了,这样的人群康复时间也需要更长,康复期症状持续的时间相对比较长。从目前来看,大部分新冠患者都是可以康复的,只是个别的需要时间比较长而已。”王贵强说。

  “在去年2月份,当时疫情刚刚开始阶段,我们就颁布实施了有关的出院患者健康管理的相关指导性文件。随着经验不断积累和出院患者不断增多,我们颁布实施了有关病人康复的指导原则以及针对特殊康复患者来加大指导和支持。”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说,各地高度重视患者康复管理,有些地方确定了定点医院,专门负责对出院患者进行定期随访,有些地方开展了居家康复指导以及社区康复指导。同时,还不断丰富康复内容,比如针对新冠肺炎呼吸功能的康复,比如心脏功能监测和管理。此外,还运用中医方式以及中西医结合方法不断丰富康复手段,保证患者能够得到全程全面的健康管理,更好提升健康水平。

  郭燕红表示,新冠病毒感染是一个新型的传染病。加强后续的随访和康复指导,还能进一步深刻认识新冠肺炎疾病的全程全貌,对于更好地加强疾病干预和健康管理,提升健康水平,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完)

中国驻法国使馆发文:新冠病毒溯源呼唤科学精神

  中新网巴黎12月31日电 中国驻法国使馆31日发表题为《新冠病毒溯源呼唤科学精神》的文章。

  文章说,世卫组织专家小组将于2021年1月赴华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的消息引发关注。法国部分媒体就势以较大版面刊出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报道和评论。这些报道和文章表面上引用了大量科研论述,貌似公正客观,但在仔细阅读后会发现其评论部分带有明显的有罪推定和意识形态偏见,其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追求真相,而是通过诬蔑抹黑中国抗疫努力向中国“追责”,从而为西方国家开脱自身抗疫失误的责任。

  文章指出,关于新冠病毒的实验室起源或人为制造的阴谋论早已遭到科学界的普遍否定唾弃,但12月23日《世界报》的《新冠病毒溯源之谜》一文中,作者仍以隐晦的方式将新冠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某种关联,给读者造成病毒“可能”由实验室泄露的印象。而早在今年2月,来自8国研究机构的27名病毒学、流行病学科学家在《柳叶刀》上发表联名声明,反对新冠病毒人为制造阴谋论。近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虫媒病毒处原主任、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名誉教授Charles Calisher明确表示“即使是今天,我仍会毫不犹豫在声明书上签字”。

  文章说,《世界报》同日的社论更是充斥着对中国的恶意和歧视,完全是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凭借主观臆断对中国进行的肆意污蔑抹黑。中国最早发现并上报疫情的是张继先医生,她因此受到了政府嘉奖。作为眼科医生的李文亮先生根本不是所谓“吹哨人”,也没有被逮捕。他是中共党员、敬业的医生,不是所谓“反体制人物”。给李文亮医生贴上对抗体制的“英雄”“觉醒者”等标签,是对李医生及其家人的极大不尊重,是极不道德的政治操弄。

  文章指出,所谓“中国阻挠病毒溯源的国际合作,自行挑选世卫组织专家团成员,严密控制其在华活动”一说更是无稽之谈。中国早在今年2月和7月就先后两次接待世卫组织专家赴华实地考察,此后中国专家还与世卫组织及国际专家组举行多次视频交流,分享中国溯源成果和抗疫经验。世卫组织专家伦德茨日前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世卫组织专家与中国科研人员定期进行视频交流,沟通顺畅,卓有成效,大量的具体研究都要依靠中国专家来完成。开展病毒溯源不是为了归咎于某国,而是为了查明事情原委。我们感觉中国政府和人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章说,病毒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开展病毒溯源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同类疫情再次对人类造成伤害。病毒溯源本身是一个极其严肃的科学问题,需要立足于众多生物学信息和流行病学案例汇聚成相互印证的证据链。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具有传播性强、变异性强、分布广泛等特点,其溯源工作更非易事。因此,新冠病毒溯源更应该本着科学精神,由科学家们来研究。任何人都不应将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不能假“溯源”之名,行“污名”之实。

  文章表示,在当前疫情依旧肆虐全球的情况下,无端指责中国不仅无助于各国抗击疫情,反而会滋生敌对情绪,搅乱全球团结合作抗疫大局。正如伦德茨先生所言,“政治应该尽量远离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只有回归科学、尊重科学,才能拨开病毒起源的迷雾。而新闻媒体的责任是传播信息,不是制造信息,更不能制造假信息。我们衷心希望世卫组织专家组赴华考察取得成功,也希望其他国家能像中国一样,积极同世卫组织开展合作,邀请世卫组织专家前去调查病毒变异情况和其2019年夏秋之际出现的新冠肺炎病例的病毒起源。让我们摈弃推诿指责,团结协作,共同打赢全球抗击新冠病毒的人民战争。(完)

《柳叶刀》子刊发表中国新冠疫苗克尔来福临床试验进展

  《柳叶刀》子刊发表中国新冠疫苗克尔来福临床试验进展

  新华社伦敦11月17日电(记者张家伟)中国团队17日在英国期刊《柳叶刀·传染病》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对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开展的Ⅰ/Ⅱ期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这一候选疫苗安全并能在健康志愿者身上诱导产生免疫应答。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机构的研究人员于4月16日至5月5日对新冠灭活疫苗克尔来福进行了Ⅰ/Ⅱ期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团队在中国招募了超过700名18岁至59岁健康志愿者参与试验。

  报告说,尽管疫苗在志愿者体内诱导出的抗体水平比一些曾感染新冠病毒并已康复的人体内所观察到的抗体水平低,但研究人员认为,该疫苗已可以保护人体不被病毒感染。

  报告主要作者之一、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凤才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说,试验结果显示,两剂疫苗相隔14天分别接种能带来不错效果。团队认为,疫情期间疫苗适合在紧急情况下使用;而当病毒传播风险没那么高时,如果接种方式调整成两剂疫苗相隔一个月分别接种,或许能诱导产生更强以及持续时间更长的免疫应答。

  朱凤才还表示,两种接种方式诱导产生的免疫应答能维持多长时间仍需进一步研究验证。

  这个阶段的临床试验主要是评估疫苗安全性以及其诱导产生免疫应答的情况,还需要Ⅲ期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来确认疫苗有效性。

  此外,据《柳叶刀·传染病》介绍,疫苗还需要在其他年龄段人士以及那些健康状况不好的人士中开展试验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