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打“宗教牌”威胁中方官员 学者指意在否定涉藏宗教事务管辖权

  中新社北京1月7日电 (记者 杨程晨)数位从事西藏研究的中国学者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美方歪曲藏传佛教和西藏历史,妄言制裁中方官员,是典型以政治偏见颠倒是非黑白的行为。

  近日获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2021财年综合拨款法案”包含涉藏内容,其中提及所谓“任何试图干预达赖喇嘛及其他藏传佛教领袖转世程序的中国官员,将被予以制裁”。

  过去一年,美方围绕涉藏议题大做文章。2020年1月,美众议院通过“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12月下旬纳入“2021财年综合拨款法案”,尔后经特朗普签署生效。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当代研究所副所长肖杰指出,“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堪称近年美国干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集大成者,不但阐述立场,还抛出制裁威胁,显示美政客别有用心,必将对中美关系构成挑战、破坏双方战略互信。

  他具体介绍,进入21世纪以来,涉藏议题在中美关系中所占权重并不大,直至特朗普上台后、尤其是2018年蓬佩奥担任国务卿以来,各种涉华人权、民族、宗教议题作为对华遏制工具被摆上桌面。

  “法案通过之后,美方下一步动作可能变成制定相关具体条款,比如藏传佛教活佛转世问题。”肖杰判断,美方常声称“活佛转世是宗教问题”,其打“宗教牌”的目的很明显,即通过所谓“政教分离”“纯宗教问题”的幌子否定中国政府对于涉藏宗教事务的管辖权。

  肖杰认为,活佛转世议题如不按程序、不按历史定制、不按相关法律法规操作,可能会出现重大争议或冲突;毫无疑问会对藏传佛教信众切身利益、西藏社会的稳定产生冲击。这种涉及广大群众利益的问题,无疑是政治问题。更大范围来讲,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宗教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宗教问题。

  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均认可西藏的历史地位和藏传佛教历史定制。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张永攀举例说,20世纪初期,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William W.Rockhill)先后多次赴西藏及涉藏省区考察,与十三世达赖喇嘛有过交往。他的许多观念长期影响美对华政策,包括承认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以及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这些内容至今保存在美国国务院的文件中。

  随着霸权主义兴起,美国后来逐渐插手西藏事务。他特别介绍,1942年美国中情局前身机构派遣军人进藏一事,西方一些出版物称当时入藏仅需西藏地方同意即可;然而,从现存台湾地区的档案可见,美方军官进藏需要当时中国政府外交部批准,蒋介石的函电清楚提到该事件,也再次证明美国政府当时奉行的政策。

  “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历史事实不容辩驳。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这句话对境外说。”肖杰认为,需要从历史、宗教、人权三个层面进行阐述,包括对学术研究做更通俗、大众化的媒体转化工作。

  张永攀指出,中央政府大力支持和西藏各族人民的团结奋斗,让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当前,美方不积极看待西藏的进步,反而不断打“宗教牌”遏制中国发展,这种行为将误导境外民众,殊为可叹、可悲。(完)

藏研学者:中国政府自古对西藏的行政管辖有据可依

  中新社拉萨11月23日电 (张伟 赵延)“近代以来,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将行政管辖作为判定某个地区是否隶属某个国家的标准。”近日,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民族与宗教教研室教授王小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中央政府自元朝开始对西藏正式行使行政管辖。

  “近代以来中国对西藏行政管辖受国际认可”

  “1247年通过凉州会谈,西藏纳入蒙古及随后的元朝行政管辖。”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张云告诉记者,大量藏、汉及外文史料记载,元朝在西藏设立行政区划,清查户口,发行货币,征收赋税,任命官员,派驻军队,建立驿站,推行法律等。

  “到了清朝时期,中央政府对西藏采取的行政管理制度形式更多,内容也更丰富。”王小彬表示,先后有蒙藏联合体制下的第巴制、世俗噶伦掌政制、驻藏大臣监政下的郡王制、政教合一的噶厦和译仓管理制度。

  “1727至1911年的185年间,清朝任命驻藏大臣和帮办大臣173人次,一改明朝到清初对西藏仅封王而不派官的间接统治政策。”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车明怀说,驻藏大臣制度是清朝管理西藏的制度创新,藉此西藏得以保持了近200年的基本稳定,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也有了制度上的保障。

  张云指出,在藏学研究上,尽管中西方存在观点区别,但一些西方学者也都承认一些重要史实和史料记载的客观性。“英国人波格尔1774年试图与西藏地方(政府)直接建立联系,被六世班禅告知,西藏属于清朝,要依照清朝大皇帝的旨意办事。”

  张云还提到被认为或是最早到西藏的美国人柔克义,在其《西藏人类学笔记——以美国国家自然博物馆收藏品为基础》一文中点明:“西藏构成中华帝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所谓民国时期‘西藏事实独立论’是伪命题”

  “中华民国时期对边疆的管理既赶不上清朝中央政府,更无法和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相比。”车明怀说,民国政府对西藏事务管理软弱、松散,致使当时动荡不止、乱局纷扰。但依然有黄慕松、刘曼卿、吴忠信等人先后受命进藏,体现民国政府对西藏的管理。

  “所谓中华民国时期‘西藏事实独立论’,本身是伪命题。”王小彬表示,从清末到中华民国,英国殖民主义者利用中国的民国肇始、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等机会,企图以“宗主权”界定中国政府与西藏地方的关系。“中国政府代表未签字并不予承认,非法的‘西姆拉会议’及‘西姆拉条约’在国际上也不被承认。”

  “在帝国主义势力侵入等客观条件下,中华民国的国家力量也不够强大。”王小彬表示,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在西藏地方的治权,相对出现了多和少,强和弱,大和小的变化。“只能说,彼时西藏地方和中国中央政府的关系极度不正常,但其从未以一个独立的国家存在过。”

  1951年5月23日,西藏实现和平解放,车明怀说,“西藏历史归属既是社会历史不断进步的体现,更是各民族对中华民族共同体由自发到自觉的历史必然。其中的主动力来自于各民族的密切联系和中国中央政府有效且强有力的管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