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害未成年人重大犯罪该判死刑的毫不手软

  10日举行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提出,要深入实施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坚决依法严惩各类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特别是针对未成年人的杀人、拐卖、强奸等挑战法律和社会伦理底线的重大犯罪,该判处重刑乃至死刑的要毫不手软。

  会议还提出,要深入推进家事审判改革,依法妥善审理婚姻家庭案件。加快完善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推动健全防范家庭暴力、保护人身安全的制度机制。(记者罗沙)

侵害未成年人强制报告制度如何更好落地

  侵害未成年人强制报告制度如何更好落地

  ◆ 可以发布未报告被追责典型案例

  ◆ 检察纪监配合追责不履行义务者

  ◆ 建联系人机制开辟便于报告途径

  ◆ 做好保密工作打消义务主体顾虑

  □ 本报记者 张昊 赵婕

  最高人民检察院与国家监委、教育部、公安部等部门下发《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共同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以下简称强制报告制度),被视为破解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发现难的关键举措。

  强制报告制度自5月29日建立至今已半年有余,落地情况如何?通过强制报告制度使“隐秘的线索”浮现出来还需做哪些工作?近日,《法治日报》记者走近一线医疗工作者以及从事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法律界人士,了解这项制度的相关情况。

  知晓率尚有待提高

  儿科医生作为强制报告的义务主体之一,是否已经了解未成年人保护的强制报告制度?医院有没有建立相应的规程?

  “您了解强制报告义务吗?”记者问北京市大兴区一家综合医院的儿科门诊医生。这名医生称,如果问诊时发现孩子身上有外伤并且怀疑是由家暴造成的,就会向院里报告,“如何进一步处理是不是该由医院决定?”这名医生有些疑惑地说。

  强制报告制度出台后,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六部检察官杨柳青办理的第一起案件便是由一线医疗工作者提供的线索。

  那是一条北京检察人员转发的皮肤科博士陈某某的微博。博文显示,一名长年在外打工的妈妈回家后发现7岁女儿的外阴部有病变症状,经医生诊断为性病。女孩说,自己好几次被他人脱下内裤。杨柳青了解到,疑遭性侵女童是贵州省正安县人。

  博主所在的医院就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杨柳青当即给博主留言,表明检察官身份,附上证件照片和联系方式,告知其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的相关规定。未收到回复,杨柳青联系了博主所在的医院。

  案件涉及重庆、贵州两地,经过两地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协作办理,很快以涉嫌强奸罪对犯罪嫌疑人立案侦查。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郑子殷认为,强制报告制度规定对需要报告的情形、“双报告”制度、不报告的后果等都有涉及,操作性更强。目前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宣传力度不足,教师、医护人员等基层工作者的知晓率尚未达到100%。

  2014年,郑子殷筹办了君诺未成年人保护公益服务中心。今年,服务中心开通儿童保护热线。

  强制报告制度出台不久,郑子殷接到一通来自教育部门的电话,对方表达了对强制报告制度的顾虑,“我们接到学校报告有学生疑似被家长性侵,如果报警之后发现搞错了怎么办?”

  “学校不是法律专业部门,罪与非罪、此罪还是彼罪应交由公安机关判断。强制报告制度之所以规定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行政主管机关报告的‘双报告’制度,正是这个原因。”郑子殷说。

  郑子殷的回复打消了对方的顾虑。经过教育部门同意,郑子殷当天将线索转给检察机关。随后,公安机关介入,当天晚上询问了被害人,第二天就抓获实施性侵的犯罪嫌疑人。

  “这起案件中相关部门配合协作效率非常高。”郑子殷说。不过,强制报告制度施行以来,君诺未成年人保护公益服务中心的热线电话并没有增多。郑子殷办理其他案件时也发现,存在有关单位未向公安机关报告的情形。

  郑子殷和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欧阳昆泼都认为,发布相关部门因未报告而被追责的典型案例,或可改变目前这种状况。

  收集固定证据困难

  落地查办来自网络的案件线索,通常需要多地检察、公安机关协作。记者调查发现,算法驱动的软件推送呈现出千人千面的结果,同一软件因不同的使用者、不同的喜好显示内容不同。

  记者在抖音平台随机浏览涉及未成年人的视频时发现,大多是有趣、有爱的内容。但当记者转而关注大量单亲家庭、伤害、苦难为主的视频后,系统自动推送的视频发生很大变化。

  一名来自云南的母亲发布视频称,她打工回来发现女儿被爷爷、奶奶打得脸上淤青、左眼失明;多个离异外卖骑手发布带着幼小的孩子送外卖的视频,孩子或蹲在电动车脚踏板上,或坐在后座上,并没有佩戴头盔。

  这类与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相关的内容在其他平台上也有出现。记者在动漫较多的哔哩哔哩平台上看到,仍然有“儿童邪典”动画片上架。

  而在小红书平台,记者输入关键词“打孩子”,则看到一名来自浙江温州的妈妈发布的帖文,称其两岁的女儿把玩具扔到恒温壶,本想把女儿的手放进壶里吓唬一下,没想到真的烫到了。她发布的一张图片上显示,孩子的4根手指都肿了。

  专攻互联网领域案件的欧阳昆泼说,利用网络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案件存在作案方式隐蔽、被害人分布较广等特点,导致办案机关收集固定证据困难。

  “从近两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多个涉互联网侵害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件中可以看出,未成年人判断力有限,在充斥着各种信息的网络中更容易被诱惑、误导、侵害。”欧阳昆泼说,现在的强制报告制度并未针对网络的特殊性约束相关主体,未来可以考虑扩大到平台运营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等主体。

  然而,在办理涉及互联网的未成年人案件时,欧阳昆泼注意到,各地结合现代技术开拓创新出更为便利、快捷的报告、举报途径,促进强制报告制度落实到位。比如,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与支付宝安全中心在支付宝App正式发布“检察监督线索举报—杭州”小程序未成年人保护专栏;江苏省无锡市运用信息化技术探索“微信小程序+未检”工作模式,开发“随手拍”小程序,拓展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线索来源;重庆上线全国首个侵害未成年人强制报告App。

  落地需进一步细化

  如何使强制报告义务更好落地,是法律实务工作者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检察机关可以与纪检监察机关互相配合,追责不履行强制报告义务的部门。”郑子殷说。

  “报告免责,不报告追责。”在郑子殷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惯性思维将随着强制报告义务的落实而改变,有关部门应根据新规定进行调整,将履行强制报告义务作为依法管理的重要考核指标。

  “强制报告制度的推行,重在唤起医生、教师及群众内心的责任感。”北京市西城区律师协会第二届妇女儿童法律中心研究员、北京法慈律师事务所律师牛彩红说。

  牛彩红和欧阳昆泼均认为,各地相关部门应根据强制报告制度制定更加详细、具体、可操作性的办法,例如建立联系人机制,开拓创新便于报告的途径。此外,还应做好保密工作,打消义务主体的顾虑。

  本版制图/高岳

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

  (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

  新华社北京12月26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

  (1999年6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 根据2012年10月26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决定》修正 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修订)

  目 录

  第一章 总 则

  第二章 预防犯罪的教育

  第三章 对不良行为的干预

  第四章 对严重不良行为的矫治

  第五章 对重新犯罪的预防

  第六章 法律责任

  第七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保障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培养未成年人良好品行,有效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制定本法。

  第二条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立足于教育和保护未成年人相结合,坚持预防为主、提前干预,对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和严重不良行为及时进行分级预防、干预和矫治。

  第三条 开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应当尊重未成年人人格尊严,保护未成年人的名誉权、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等合法权益。

  第四条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在各级人民政府组织下,实行综合治理。

  国家机关、人民团体、社会组织、企业事业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学校、家庭等各负其责、相互配合,共同做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及时消除滋生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的各种消极因素,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第五条 各级人民政府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工作职责是:

  (一)制定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规划;

  (二)组织公安、教育、民政、文化和旅游、市场监督管理、网信、卫生健康、新闻出版、电影、广播电视、司法行政等有关部门开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

  (三)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提供政策支持和经费保障;

  (四)对本法的实施情况和工作规划的执行情况进行检查;

  (五)组织开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宣传教育;

  (六)其他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职责。

  第六条 国家加强专门学校建设,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进行专门教育。专门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是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进行教育和矫治的重要保护处分措施。

  省级人民政府应当将专门教育发展和专门学校建设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成立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根据需要合理设置专门学校。

  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由教育、民政、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公安、司法行政、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共产主义青年团、妇女联合会、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专门学校等单位,以及律师、社会工作者等人员组成,研究确定专门学校教学、管理等相关工作。

  专门学校建设和专门教育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第七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行政部门应当由专门机构或者经过专业培训、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专门人员负责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

  第八条 共产主义青年团、妇女联合会、工会、残疾人联合会、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青年联合会、学生联合会、少年先锋队以及有关社会组织,应当协助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做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培育社会力量,提供支持服务。

  第九条 国家鼓励、支持和指导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社会组织参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相关工作,并加强监督。

  第十条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教唆、胁迫、引诱未成年人实施不良行为或者严重不良行为,以及为未成年人实施上述行为提供条件。

  第十一条 未成年人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及社会公共道德规范,树立自尊、自律、自强意识,增强辨别是非和自我保护的能力,自觉抵制各种不良行为以及违法犯罪行为的引诱和侵害。

  第十二条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应当结合未成年人不同年龄的生理、心理特点,加强青春期教育、心理关爱、心理矫治和预防犯罪对策的研究。

  第十三条 国家鼓励和支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相关学科建设、专业设置、人才培养及科学研究,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

  第十四条 国家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有显著成绩的组织和个人,给予表彰和奖励。

  第二章 预防犯罪的教育

  第十五条 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当对未成年人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开展预防犯罪教育,增强未成年人的法治观念,使未成年人树立遵纪守法和防范违法犯罪的意识,提高自我管控能力。

  第十六条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的预防犯罪教育负有直接责任,应当依法履行监护职责,树立优良家风,培养未成年人良好品行;发现未成年人心理或者行为异常的,应当及时了解情况并进行教育、引导和劝诫,不得拒绝或者怠于履行监护职责。

  第十七条 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将预防犯罪教育纳入学校教学计划,指导教职员工结合未成年人的特点,采取多种方式对未成年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犯罪教育。

  第十八条 学校应当聘任从事法治教育的专职或者兼职教师,并可以从司法和执法机关、法学教育和法律服务机构等单位聘请法治副校长、校外法治辅导员。

  第十九条 学校应当配备专职或者兼职的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学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与专业心理健康机构合作,建立心理健康筛查和早期干预机制,预防和解决学生心理、行为异常问题。

  学校应当与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加强沟通,共同做好未成年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发现未成年学生可能患有精神障碍的,应当立即告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送相关专业机构诊治。

  第二十条 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学生欺凌防控制度。学校应当加强日常安全管理,完善学生欺凌发现和处置的工作流程,严格排查并及时消除可能导致学生欺凌行为的各种隐患。

  第二十一条 教育行政部门鼓励和支持学校聘请社会工作者长期或者定期进驻学校,协助开展道德教育、法治教育、生命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参与预防和处理学生欺凌等行为。

  第二十二条 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通过举办讲座、座谈、培训等活动,介绍科学合理的教育方法,指导教职员工、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有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

  学校应当将预防犯罪教育计划告知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配合学校对未成年学生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犯罪教育。

  第二十三条 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将预防犯罪教育的工作效果纳入学校年度考核内容。

  第二十四条 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共产主义青年团、少年先锋队、妇女联合会、残疾人联合会、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等应当结合实际,组织、举办多种形式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宣传教育活动。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建立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对未成年人开展法治教育。

  第二十五条 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积极开展有针对性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宣传活动,协助公安机关维护学校周围治安,及时掌握本辖区内未成年人的监护、就学和就业情况,组织、引导社区社会组织参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

  第二十六条 青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等校外活动场所应当把预防犯罪教育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开展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

  第二十七条 职业培训机构、用人单位在对已满十六周岁准备就业的未成年人进行职业培训时,应当将预防犯罪教育纳入培训内容。

  第三章 对不良行为的干预

  第二十八条 本法所称不良行为,是指未成年人实施的不利于其健康成长的下列行为:

  (一)吸烟、饮酒;

  (二)多次旷课、逃学;

  (三)无故夜不归宿、离家出走;

  (四)沉迷网络;

  (五)与社会上具有不良习性的人交往,组织或者参加实施不良行为的团伙;

  (六)进入法律法规规定未成年人不宜进入的场所;

  (七)参与赌博、变相赌博,或者参加封建迷信、邪教等活动;

  (八)阅览、观看或者收听宣扬淫秽、色情、暴力、恐怖、极端等内容的读物、音像制品或者网络信息等;

  (九)其他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的不良行为。

  第二十九条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发现未成年人有不良行为的,应当及时制止并加强管教。

  第三十条 公安机关、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发现本辖区内未成年人有不良行为的,应当及时制止,并督促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职责。

  第三十一条 学校对有不良行为的未成年学生,应当加强管理教育,不得歧视;对拒不改正或者情节严重的,学校可以根据情况予以处分或者采取以下管理教育措施:

  (一)予以训导;

  (二)要求遵守特定的行为规范;

  (三)要求参加特定的专题教育;

  (四)要求参加校内服务活动;

  (五)要求接受社会工作者或者其他专业人员的心理辅导和行为干预;

  (六)其他适当的管理教育措施。

  第三十二条 学校和家庭应当加强沟通,建立家校合作机制。学校决定对未成年学生采取管理教育措施的,应当及时告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支持、配合学校进行管理教育。

  第三十三条 未成年学生偷窃少量财物,或者有殴打、辱骂、恐吓、强行索要财物等学生欺凌行为,情节轻微的,可以由学校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规定采取相应的管理教育措施。

  第三十四条 未成年学生旷课、逃学的,学校应当及时联系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了解有关情况;无正当理由的,学校和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督促其返校学习。

  第三十五条 未成年人无故夜不归宿、离家出走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的寄宿制学校应当及时查找,必要时向公安机关报告。

  收留夜不归宿、离家出走未成年人的,应当及时联系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学校;无法取得联系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

  第三十六条 对夜不归宿、离家出走或者流落街头的未成年人,公安机关、公共场所管理机构等发现或者接到报告后,应当及时采取有效保护措施,并通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的寄宿制学校,必要时应当护送其返回住所、学校;无法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学校取得联系的,应当护送未成年人到救助保护机构接受救助。

  第三十七条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学校发现未成年人组织或者参加实施不良行为的团伙,应当及时制止;发现该团伙有违法犯罪嫌疑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

  第四章 对严重不良行为的矫治

  第三十八条 本法所称严重不良行为,是指未成年人实施的有刑法规定、因不满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予刑事处罚的行为,以及严重危害社会的下列行为:

  (一)结伙斗殴,追逐、拦截他人,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等寻衅滋事行为;

  (二)非法携带枪支、弹药或者弩、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

  (三)殴打、辱骂、恐吓,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

  (四)盗窃、哄抢、抢夺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

  (五)传播淫秽的读物、音像制品或者信息等;

  (六)卖淫、嫖娼,或者进行淫秽表演;

  (七)吸食、注射毒品,或者向他人提供毒品;

  (八)参与赌博赌资较大;

  (九)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

  第三十九条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学校、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发现有人教唆、胁迫、引诱未成年人实施严重不良行为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公安机关接到报告或者发现有上述情形的,应当及时依法查处;对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未成年人,应当立即采取有效保护措施。

  第四十条 公安机关接到举报或者发现未成年人有严重不良行为的,应当及时制止,依法调查处理,并可以责令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消除或者减轻违法后果,采取措施严加管教。

  第四十一条 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公安机关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以下矫治教育措施:

  (一)予以训诫;

  (二)责令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三)责令具结悔过;

  (四)责令定期报告活动情况;

  (五)责令遵守特定的行为规范,不得实施特定行为、接触特定人员或者进入特定场所;

  (六)责令接受心理辅导、行为矫治;

  (七)责令参加社会服务活动;

  (八)责令接受社会观护,由社会组织、有关机构在适当场所对未成年人进行教育、监督和管束;

  (九)其他适当的矫治教育措施。

  第四十二条 公安机关在对未成年人进行矫治教育时,可以根据需要邀请学校、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社会组织参与。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积极配合矫治教育措施的实施,不得妨碍阻挠或者放任不管。

  第四十三条 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学校无力管教或者管教无效的,可以向教育行政部门提出申请,经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评估同意后,由教育行政部门决定送入专门学校接受专门教育。

  第四十四条 未成年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评估同意,教育行政部门会同公安机关可以决定将其送入专门学校接受专门教育:

  (一)实施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情节恶劣或者造成严重后果;

  (二)多次实施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

  (三)拒不接受或者配合本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矫治教育措施;

  (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十五条 未成年人实施刑法规定的行为、因不满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予刑事处罚的,经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评估同意,教育行政部门会同公安机关可以决定对其进行专门矫治教育。

  省级人民政府应当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至少确定一所专门学校按照分校区、分班级等方式设置专门场所,对前款规定的未成年人进行专门矫治教育。

  前款规定的专门场所实行闭环管理,公安机关、司法行政部门负责未成年人的矫治工作,教育行政部门承担未成年人的教育工作。

  第四十六条 专门学校应当在每个学期适时提请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对接受专门教育的未成年学生的情况进行评估。对经评估适合转回普通学校就读的,专门教育指导委员会应当向原决定机关提出书面建议,由原决定机关决定是否将未成年学生转回普通学校就读。

  原决定机关决定将未成年学生转回普通学校的,其原所在学校不得拒绝接收;因特殊情况,不适宜转回原所在学校的,由教育行政部门安排转学。

  第四十七条 专门学校应当对接受专门教育的未成年人分级分类进行教育和矫治,有针对性地开展道德教育、法治教育、心理健康教育,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职业教育;对没有完成义务教育的未成年人,应当保证其继续接受义务教育。

  专门学校的未成年学生的学籍保留在原学校,符合毕业条件的,原学校应当颁发毕业证书。

  第四十八条 专门学校应当与接受专门教育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加强联系,定期向其反馈未成年人的矫治和教育情况,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亲属等看望未成年人提供便利。

  第四十九条 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本章规定的行政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

  第五章 对重新犯罪的预防

  第五十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特点和犯罪的情况,有针对性地进行法治教育。

  对涉及刑事案件的未成年人进行教育,其法定代理人以外的成年亲属或者教师、辅导员等参与有利于感化、挽救未成年人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邀请其参加有关活动。

  第五十一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可以自行或者委托有关社会组织、机构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社会调查;根据实际需要并经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心理测评。

  社会调查和心理测评的报告可以作为办理案件和教育未成年人的参考。

  第五十二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对于无固定住所、无法提供保证人的未成年人适用取保候审的,应当指定合适成年人作为保证人,必要时可以安排取保候审的未成年人接受社会观护。

  第五十三条 对被拘留、逮捕以及在未成年犯管教所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应当与成年人分别关押、管理和教育。对未成年人的社区矫正,应当与成年人分别进行。

  对有上述情形且没有完成义务教育的未成年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司法行政部门应当与教育行政部门相互配合,保证其继续接受义务教育。

  第五十四条 未成年犯管教所、社区矫正机构应当对未成年犯、未成年社区矫正对象加强法治教育,并根据实际情况对其进行职业教育。

  第五十五条 社区矫正机构应当告知未成年社区矫正对象安置帮教的有关规定,并配合安置帮教工作部门落实或者解决未成年社区矫正对象的就学、就业等问题。

  第五十六条 对刑满释放的未成年人,未成年犯管教所应当提前通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按时接回,并协助落实安置帮教措施。没有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无法查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未成年犯管教所应当提前通知未成年人原户籍所在地或者居住地的司法行政部门安排人员按时接回,由民政部门或者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依法对其进行监护。

  第五十七条 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对接受社区矫正、刑满释放的未成年人,应当采取有效的帮教措施,协助司法机关以及有关部门做好安置帮教工作。

  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可以聘请思想品德优秀,作风正派,热心未成年人工作的离退休人员、志愿者或其他人员协助做好前款规定的安置帮教工作。

  第五十八条 刑满释放和接受社区矫正的未成年人,在复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与其他未成年人同等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

  第五十九条 未成年人的犯罪记录依法被封存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部门不得向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因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有关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对相关记录信息予以保密。

  未成年人接受专门矫治教育、专门教育的记录,以及被行政处罚、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和不起诉的记录,适用前款规定。

  第六十条 人民检察院通过依法行使检察权,对未成年人重新犯罪预防工作等进行监督。

  第六章 法律责任

  第六十一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发现实施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依法履行监护职责的,应当予以训诫,并可以责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导。

  第六十二条 学校及其教职员工违反本法规定,不履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职责,或者虐待、歧视相关未成年人的,由教育行政等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

  教职员工教唆、胁迫、引诱未成年人实施不良行为或者严重不良行为,以及品行不良、影响恶劣的,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应当依法予以解聘或者辞退。

  第六十三条 违反本法规定,在复学、升学、就业等方面歧视相关未成年人的,由所在单位或者教育、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第六十四条 有关社会组织、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虐待、歧视接受社会观护的未成年人,或者出具虚假社会调查、心理测评报告的,由民政、司法行政等部门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予以治安管理处罚。

  第六十五条 教唆、胁迫、引诱未成年人实施不良行为或者严重不良行为,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

  第六十六条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第六十七条 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七章 附 则

  第六十八条 本法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

“四步工作法”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

  □ 本报记者 申东

  □ 本报通讯员 黄雨霖

  “近年来,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呈高发态势,仅今年上半年,分局就抓获未成年人43人,涉及盗窃等侵财类案件127起。目前,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已经成为了影响辖区社会治安秩序的重要因素之一……”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分局在关于辖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分析调研报告中这样写道。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从利通分局了解到,今年以来,该局高度重视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工作,对辖区内有过违法犯罪记录的未成年人全部分类整理建档,主动协调相关职能部门,突出“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探索建立“一诉、二送、三看、四联”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四步工作法,解决未成年人“犯了抓、抓了放、放了再犯”的恶性循环问题。

  “‘诉’‘送’两个工作举措毕竟只能适用于一小部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因此,‘看’和‘联’就显得尤为重要。”利通分局未成年人犯罪预防管控专班负责人说。针对涉案多起、不愿工读、家长无力管护的未成年人,该局积极组织社区民警会同村(社区)干部定期开展家访及谈话教育工作,督促监护人履行家庭教育义务。

  10月18日,记者在利通区金花园社区小广场看到正在参加社区志愿活动的李某和王某。据社区民警介绍,这两个孩子都是曾因违法犯罪被抓过的未成年人,经过近3个月的教育引导,两人已经从起初的抵触、叛逆、抗拒,逐步变得开朗、乖巧,先前几乎荒废的学业也在民警、老师、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有了很大进步。据了解,该局实行“四步工作法”以来,从教育引导入手,积极联合社区、学校依托思想教育、社区志愿活动、社会公益活动等对未成年人进行再教育,形成部门协作、多管齐下的工作格局。

  利通分局针对有劣迹、违法轻微的未成年人,在督促家庭、学校履行相应职责的同时,积极联动区委政法委、教育局等相关部门,采取教育、感化、挽救等工作措施,对这些未成年人进行跟踪帮扶,共同探索形成未成年人长效帮扶机制。持续深入辖区各娱乐场所、网吧等场所开展检查整治行动,督促辖区网吧严格落实实名制登记等制度,张贴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的标识,压实场所业主的主体责任;加强对校园周边行业场所的清理和整治工作,排查校园周边无业人员、“霸凌”行为等情况,密切关注并严厉打击社会青年与校内问题学生相互勾结打架等违法行为,压缩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活动空间。同时,积极呼吁有关部门成立未成年人强制矫正的相关机构及场所,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矫正机制。

  “以前辖区内有很多侵财类案件都是未成年人所为,而且未成年人作案心理的盲从性,使得他们经常‘抱团’作案,肆无忌惮,有时候一晚上作案能达到十几起。自从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四步工作法’推行以后,辖区内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势头得到明显遏制。自今年4月以来,辖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连续5个月环比平均下降20%。”利通区政府副区长、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马学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