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评线】嫦娥“载土”归来,探索永不止步

  12月17日1时59分,嫦娥五号返回器携带月球样品在内蒙古四子王旗预定区域安全着陆,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取得圆满成功。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来贺电,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向探月工程任务指挥部并参加嫦娥五号任务的全体同志致以热烈的祝贺和诚挚的问候。

  当先民们创造出嫦娥奔月的故事时,一定不曾想到有一天人类真的能够登上那个高悬夜空的神秘星球;当数百年前的万户点燃身下的爆竹时,一定不曾想到有一天后人真的会利用火箭进入太空,将他对太空和月亮的浪漫想象变为触手可及的现实。

  2004年,中国正式开展月球探测工程,并将其命名为“嫦娥工程”。从那时起,在“嫦娥奔月”故事的诞生地,“奔月”的梦想一点点变成了现实——“嫦娥一号”完成绕月飞行任务后受控撞月,让我们与月球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嫦娥三号”将月球车送上月球表面,在月壤上留下了中国印迹。

  如今,“嫦娥五号”探测器在一次任务中连续实现中国航天史上首次月面采样、月面起飞、月球轨道交会对接、带样返回等多个重大突破,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发展规划画上了圆满句号。现在,我们不仅可以骄傲地对月球说一声“你好,我来了”,更可以骄傲地站在地球上对着月球说一声“我回来了”。

  从去到回,从能去到能回,我们成功实现了多方面技术创新和一系列关键技术的突破,这对于中国提升航天技术水平、完善探月工程体系、开展月球科学研究、组织后续月球及星际探测任务,具有承前启后、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探索永无止境。习近平总书记在贺电中勉励科技工作者大力弘扬追逐梦想、勇于探索、协同攻坚、合作共赢的探月精神,一步一个脚印开启星际探测新征程,为建设航天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再立新功,为人类和平利用太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的开拓性贡献。

  的确,未来,从“无人月球探测”,到“载人登月”,再到“建立月球基地”,我们可以畅想得更多,也还有更多的路要走,会有更多的困难需要克服,更有更多的科技创造有待一代又一代的科技工作者去完成。而国家的强盛、人类社会的进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正是由一点一滴的创新、创造,由不断地将梦想变为现实的努力所推动的。

  任何领域的进步都离不开探索。广大科技工作者在探月工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探索精神,不仅将在航天强国的建设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更将激励全国各族人民在朝着第二个百年目标前进的征程中,以更加强烈的探索精神,汇聚起无数人的聪明才智,不断创新、创造,让民族复兴的梦想花开,让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梦想变为现实。(张楠之)

光明日报发表李东东《满江红》贺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

  中新网北京12月18日电 17日1时59分,嫦娥五号返回器携带月球样品在内蒙古四子王旗预定区域安全着陆,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取得圆满成功。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理事长李东东为此创作《满江红——贺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并于18日在光明日报发表,以传统诗词形式祝贺并讴歌中国探月工程的卓越成就。

  据了解,探月工程是《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的16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之一。自立项以来,国家航天局组织全国2000多家单位、数十万名科技工作者,团结协作、集智攻关,高质量高效益完成六次探测任务,实现“六战六捷”。

  发射人造地球卫星、载人航天和深空探测是人类航天活动的三大领域。开展月球探测是中国迈向深空的重大举措。2004年中国正式开展的月球探测工程命名“嫦娥工程”,分为绕、落、回三期。2007年10月,嫦娥一号卫星成功实现绕月飞行和科学探测。2013年12月,嫦娥三号探测器在月面软着陆并自动巡视勘察。2020年12月,嫦娥五号探测器实现了月面自动采样并返回地球。至此,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圆满收官,即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李东东所撰《满江红——贺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上阕描写中华民族千年奔月梦想和新中国科技工作者对深空探测的不懈追求;下阕写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期圆满收官,国防科工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为中国航天事业不断建功立业。

  现转载《满江红——贺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以飨读者。

满江红

——贺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圆满成功

李东东

一握清辉,空寂寥,蟾光照夜。

冲霄去,岁逢庚子,嫦娥奔月。

百代梦回天易老,几多雄隽情难却。

携月壤,万里似征鸿,归心切。

 

绕落回,三步略。

巡河汉,志如铁。

有韶年耆宿,青丝鬓雪。

澄碧丹红抒长卷,熔今铸古开新界。

寄初心,谱中国航天,千秋业。

(完)

专家:中国探月成果为月球科研站选址与建设提供科学依据

  中新社北京11月24日电 (张素 郭超凯)嫦娥五号探测器24日成功发射,这是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中的收官之战。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当天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时表示,中国探月工程的研究成果为月球科研站选址与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李青说,探月工程的研究成果,大幅提高了中国科学家对月球地形地貌及地质构造、物质成分、月壤特性、月面环境等的全球性、整体性与综合性的认识,使中国掌握了第一手的月球探测数据,为后续的月球探测工程和月球科研站选址与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

  李青说,根据目前月球探测历程所取得的成果和未来的月球探测计划,建立月球家园——也就是建立支持长期人员生存的综合型月球科研站,或者叫月球村——实际上已经被提上计划日程,从技术上讲虽然还有很多关键技术有待去突破,但是应该已经没有太多科幻成分。这也是人类航天事业发展的大势所趋。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据悉,中国国家航天局已对后续月球探测进行论证,规划了嫦娥七号和嫦娥八号任务,这两次任务目标是建设月球科研站基本型。中国也向国际社会发出倡议,希望与世界各国合作,共建国际月球科研站。

  李青强调,在政策的持续支持下,在长期和平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下,在长期良好的国际合作氛围下,更在所有航天工作者不懈的努力下,这一天才有望早日到来。(完)

焦点访谈:嫦娥五号此次探月任务有多复杂?带你一看究竟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11月24日凌晨4点30分,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这次嫦娥五号探月任务是我国航天探月工程三步走“绕、落、回”的最后一步,嫦娥五号将采集月球上的月壤样本返回地球,任务环节多,技术动作复杂,称得上是对中国航天深空探测能力的一次大考。为了这场考试,中国航天人已经准备了10年。

  11月24日凌晨4点30分,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从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飞行2000多秒后,顺利将嫦娥五号探测器送入预定轨道,现在它已经在奔往月球的途中。精准的发射为嫦娥五号完成任务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而发射前的所有准备都是成功的前提,记者记录下了顺利发射之前的关键时刻。

  11月22日22时30分,距离嫦娥五号发射还有30小时,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指挥中心4楼指控大厅灯火通明,火箭发射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推进剂加注开始了。

  在已经完成的探月工程前两步中,将前四个嫦娥探测器送往月球的还不是这枚被称作“胖五”的长征五号火箭。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运载火箭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说:“嫦娥一号、二号、三号,包括四号都是用长征三号甲二系列发射的。但是要托举嫦娥五号,把它送到上太空,送上月球去,力度还不够,还差点劲,所以就要搞一个更加先进的长征五号。长征五号之所以诞生,跟这个很有关系。”

  龙乐豪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运载火箭系列总设计师,国家月球探测工程副总设计师,他亲眼见证了此前所有嫦娥探测器由他主持研发的火箭顺利发射升空。今年82岁的他已经退居二线,但这次仍然来到了发射第一线。

  龙乐豪说:“这次执行的任务应该是在3年以前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长征五号第二发飞行试验的时候失败了。失败以后,设计师队伍经过908天日日夜夜的奋斗终于把失败的原因找着了。为什么我这次一定来?因为从嫦娥工程立项到今天有17个年头了,从探月工程来讲,“绕”我们开头了,“落”是中间的,“回”是取样返回,这次是最后一战。”

  11月23日13时30分,距离发射还有15个小时,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开始加电。在这之前,探测器已经被包裹在了火箭的整流罩里,安装在火箭顶端。加电程序就是在发射前把它唤醒,准备登月之旅。

  体重8.2吨、身高超过7米,这次要登月的嫦娥五号探测器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块头,它不仅是目前我国航天探测器中最重的一个,也是系统最复杂的一个。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副总设计师彭兢说:“这个探测器四部分,从下往上,从跟火箭对接的部分开始算,分别是轨道器,上面一点在轨道器肚子里面有一个返回器,然后是着陆器,最顶上是上升器。”

  一次探测任务需要四个探测器来完成,这是因为嫦娥五号的主要任务是要从月球表面采集月壤样本,然后再带回地球。这一来一回,并不是直接往返那么简单。

  根据任务计划,火箭把嫦娥五号送入地月转移轨道后,嫦娥五号将脱离地球的引力,开始飞往月球,在经历多次变轨后,到达月球轨道。此后,探测器将两两分离,着陆器和上升器在合适的时机着陆月球表面,进行月面的采样和封装。完成这一步骤后着陆器将留在月面,只有上升器携带采集的样本从月面上升,再次来到月球轨道,和此前一直在绕月飞行的轨道器和返回器交会对接,把采集的样品从上升器转移到返回器内后,轨道器携带返回器启程返航。在进入地球轨道后,返回器和轨道器分离,独自返回地球。整个任务预计需要23天左右。

  负责抓总研制嫦娥五号探测器的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是我国许多航天器的诞生地,从东方红一号到北斗卫星,再到载人飞船、空间站,嫦娥五号成功发射后将是五院抓总研制并顺利升空的第300个航天器。为了完成如此复杂的任务,此次嫦娥五号探测器是站在此前所有航天器肩膀上的集大成者。

  11月23日18时30分,离发射还有10个小时,长征五号遥五火箭开始加注液氧推进剂,火箭发射的前期工作进入倒计时状态。这是我国第二次在海南文昌低纬度的航天发射场发射深空探测器,但是和上一次发射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时有连续14天的发射窗口相比,这一次探月之旅对发射时间的要求要苛刻得多。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火箭总体主任设计师、长征五号遥五火箭发射01指挥员黄兵说:“探月任务涉及到地球和月球之间相对的关系,实际上,整个2020年也就只有3天具备这样的条件,包括发射所在的位置,可能都决定了24日凌晨4点半把重达8吨多的探测器打出去是最合适的时机。”

  从发射开始,对时间控制的严格要求贯穿了此次嫦娥五号任务的始终。

  彭兢说:“这个任务最复杂的地方就在于每一个环节都必须在前一个环节没有差错的基础上才能往下走,一旦出现了差错,可能刚开始只是几秒钟的差别,或者几分钟的差别,到一定程度,或者说其它一些条件变化之后,可能整个任务都没办法继续了。”

  在如此严格的时间要求下,即使是此次任务最核心的月面采样环节也只有两天左右的时间来完成。不管最后采集了多少月壤,上升器必须在计划的时间内上升,和一直在绕月飞行的轨道器对接,才能让采集的样品顺利搭上回到地球的“班车”。

  作为探月三期工程中最核心的一个任务,也是此前中国航天探测器从未在实践中试验过的一个环节,如何在月球采集到尽可能多的月壤样本并且封装好,是嫦娥五号研制的重点。早在论证阶段,专家们就决定采取两种取样方式。

  彭兢说:“一种是钻取,一种是表取。具体来讲,钻取就是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获取不同月球表面到月表以下不同深度的月壤。表取就是从月球表面去铲土。”

  此前,全世界除了美国利用载人登月靠航天员带回月壤样本外,只有前苏联利用无人探测器成功从月球钻取带回过月壤,但无人探测器带回的月壤重量只有300多克,此次嫦娥五号预定的目标是要带回2公斤左右的月壤。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利用一次机会尽可能多带回一些样本,设计师和研究人员做了大量的准备。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研究员赖小明说:“采样是自主的过程,像机器人自己给程序自己往下走那个过程,这个规程非常重要,也是通过地面一系列试验去适应在月面上的一些情况,这个试验得有五六百次之多。”

  为了更好地保证任务能准时完成,在研制过程中,航天工作者不断升级嫦娥五号的自主性,让嫦娥五号成为最有头脑的探测器,包括落月、采样、上升等各个关键动作,都由探测器自主来完成。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嫦娥五号副总设计师查学雷说:“交会对接,会花不到1秒的时间就会牢牢地把对面的线抓在一个范围内。在一个范围内以后,再不断地进行校正,然后把它缩减。现在理论上,只要21秒就能实现两个飞行器从抓捕到最后锁紧建立连接这样一个过程。”

  11月24日4时27分,离火箭发射只剩下最后三分钟,火箭发射前液氢和液氧推进剂已经加注完毕。嫦娥五号探测器十年磨一器,等待的就是这出征的一刻,为中国航天工程再创下新的纪录。

  11月24日4时30分,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点火升空。

  嫦娥五号奔向了月球,第一步已经成功迈出。在接下来的23天里,它将按照事先准备的一个个指令,在太空中挑战一个个高难度动作,而地面上的航天人也将面临一个又一个考验。奔月是古老的神话,也是中国人的千年梦想。青天明月,将留下嫦娥的足迹,也将见证中国航天能力的进步。我们预祝嫦娥五号一切顺利,也期待它为我们带回来自月球的惊喜。

专家:中国探月成果为月球科研站选址与建设提供科学依据

  中新社北京11月24日电 (张素 郭超凯)嫦娥五号探测器24日成功发射,这是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中的收官之战。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当天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时表示,中国探月工程的研究成果为月球科研站选址与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李青说,探月工程的研究成果,大幅提高了中国科学家对月球地形地貌及地质构造、物质成分、月壤特性、月面环境等的全球性、整体性与综合性的认识,使中国掌握了第一手的月球探测数据,为后续的月球探测工程和月球科研站选址与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

  李青说,根据目前月球探测历程所取得的成果和未来的月球探测计划,建立月球家园——也就是建立支持长期人员生存的综合型月球科研站,或者叫月球村——实际上已经被提上计划日程,从技术上讲虽然还有很多关键技术有待去突破,但是应该已经没有太多科幻成分。这也是人类航天事业发展的大势所趋。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总体副主任设计师李青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据悉,中国国家航天局已对后续月球探测进行论证,规划了嫦娥七号和嫦娥八号任务,这两次任务目标是建设月球科研站基本型。中国也向国际社会发出倡议,希望与世界各国合作,共建国际月球科研站。

  李青强调,在政策的持续支持下,在长期和平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下,在长期良好的国际合作氛围下,更在所有航天工作者不懈的努力下,这一天才有望早日到来。(完)